×
淘心話

談了一場面目模糊的戀愛

一個男人的告白:「喜歡一個人,獻殷勤、討歡心都可以,但不包括把自己假裝成另一個人。被識破事小,丟了自己才事大。」

 

就像是生物的演進一樣,你學會了偽裝,而這些偽裝其實都是一種自我保護。保護愛情不會磨損,再保護自己不會因為折損了愛跟著也受傷。一種關於愛的演化。

 

「會有人愛上這樣的我嗎?」當時的自己一定是懷抱著這樣的心情去愛人的吧,之後你不禁如此去想。在還沒有開始前,就先設想壞的結果;在還未戀愛前,就先預演悲傷情節,就因為這樣,所以才會加倍小心翼翼,不斷提問。愛情很難,你不要敗在自己的手上。也就因為不確定自己是否會被愛,所以才在還沒有把自己交付出去之前,就先學會包裝自己。你用糖衣包裹了自己的自信心缺乏。

 

這當然不能算得上是一種欺瞞,你還是自己,只是稍做了修飾,如此而已。你並沒有變成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人,你還是對得自己的良心,你夜晚仍睡得好。因為在所有愛的最初始,每個人總是會希望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更迷人的自己、更討喜的自己,更叫他會喜歡上的自己,一種關於愛的隱惡揚善。展現自己的好,從來都不是一件壞事,會壞事的,從來都是在於其中的落差,很後來你才終於懂了這件事。

 

愛情本來就包含了一點的討好以及取悅,可是所有的討好,都不應該與真實的自己背道而馳。

 

也所以在稍微清醒一點後你才明白,包裝跟偽裝乍看有點像,所以會叫人分辨不清,一不小心就過了界而自己渾然不覺。他若喜歡藍色,你便捨棄粉紅;他若喜歡夏日,你就可以不過花季,當時你並沒有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因為你也不覺得委屈。面對愛,總是要學會包容與修飾,在一起就是一種互相,你盡力去做到。只是不知怎麼地,你的不委屈,某日竟變成了是一種常態,就像是說了一個謊之後,往後的日子就得不斷地圓謊,一直到某一天,自己就只能活在謊言裡頭。你喜歡藍色、你喜歡驕陽,你喜歡了他的喜歡,開始忘了自己喜歡什麼。

 

原來,自己竟是面目模糊地在談戀愛,然後還想用這樣面目得到真實的愛情,到了最後你才覺得有點好笑。

 

一開始你是懷疑真實的自己會不會被喜歡,現在則是擔心再也做不回真實的自己,進退兩難。當初你因為不想愛情敗在自己身上,所以挖空心思,但沒想到最後卻也是自己在雪上加霜。你的好意,都成了對自己的一種變相的否定,只是擺在被愛面前,自己可以是次選,所以你才忽略。

 

「如果他不能接受最差的你,也就不配擁有最好的你。」突然間你想起這一句話,於是大夢初醒。原來,愛別人的第一步是先做自己,不用刻意造作、更不用故意醜化測試,而是去當最舒服的自己,因為要先讓自己覺得安適了,愛情才會舒適。更因為唯有對方愛上的是真實的自己,愛情才不會虛假,他也才不會輕易就動搖。你懂了,今後你努力讓自己的愛真實,而不是用模糊的面目去經營愛情。

肆一
不覺得愛情是生命的唯一,但認為,有愛,生活會更有滋味。覺得世界是深深淺淺的灰,拒絕追求絕對的黑跟白。不是戀愛高手,但身旁都是戀愛動物,⋯⋯ 相信透過書寫,愛情跟自己都可以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