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那些我在婚姻裡想問的問題

我很喜歡問問題。

 

在婚姻裡面有一個極大的好處,就是你旁邊會有一個人,他無處可去,必須回答你的問題。

 

「如果有一天,我難產死掉,只剩下你跟孩子相依為命,孩子漸漸長大,他哭著要一個新媽媽,你怎麼辦呢?」

這是一個常見的情境題,我在雜貨採買完畢,拎著塑膠袋走回家的路上,問了彼得先生。

「這個很麻煩。」彼得先生皺著臉,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小孩還很小嗎?」

「嗯嗯,」我點著頭,「正是三四歲最需要媽媽的時候,哇嗚哇哭著說別人有媽媽,我也要媽媽的年紀。」

「這個很麻煩。」彼得又重複了一次。

「快說,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你要怎麼辦?」我逼問起來。

「我會拿照片給小朋友看啊,告訴他你不是沒有媽媽,只是媽媽死掉了。」

「這樣小朋友有點可憐耶,他不會明白為什麼別人的媽媽是活著的,他的媽媽卻死掉了……」

「爸爸也很可憐啊,爸爸也不明白媽媽為什麼會死掉。」彼得搖著頭,不太想要繼續討論這種沉重的話題。「所以媽媽盡量不要死掉才好。」

我不願意放棄,繼續追問著。

「如果小朋友就是要一個新媽媽,你會娶一個新的女人嗎?」

彼得深深吸了一口氣。

「不會。」他堅決地回答。

「但小朋友想要新媽媽……」

「如果真的是這樣,非要媽媽不可的話,」彼得先生認真地看著我,彷彿人生再也沒有回頭路似地說出以下這句話:「那我只好男扮女裝。」

 

*

 

另一個問題,發生在我們一起看電視的時候。

 

電視節目在播老婆抱怨老公的橋段,其中有一個明星的老婆說,她生產的時候,非常辛苦,老公卻拒絕進來產房陪伴。

 

「欸,等妳生產的時候,我要進來陪你嗎?」彼得先生問。

「看你自己啊,我可不想勉強你。」

「那整個過程,我可以錄影嗎?」

「我覺得生產的時候,我一定很醜。」我忍不住猶豫了起來,「可是對寶寶來說,這應該是個珍貴的記錄……你說呢?」

「真難選擇……」彼得先生一時之間也無法決定。

一陣子過後,廣告時間,彼得先生拍拍我,「啊,我想到一個好辦法了。」

「什麼東西的好辦法?」

「就是我們剛剛討論的,生產要不要錄影這件事。」

「你說來聽聽看。」

「錄影的時候,妳可以戴面具啊。」彼得先生說:「這樣就沒有人看到妳醜不醜了。」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他,覺得自己很聰明的彼得先生繼續補充說明:「我剛剛還想到,妳可以戴熊的面具,這樣我以後就可以跟寶寶說,他是熊的後代咧……哇妳覺得怎麼樣……熊的後代實在太厲害了……」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彼得先生這時得意洋洋地打開手機,開始熱心地查詢關於動物面具的圖片。「嗯嗯,我真的好會想這種兩全其美的辦法。」他喃喃自語。

 

望著Google搜尋引擎上出現林林總總的動物面具,我突然覺得,其實男人決定不進產房,也算不上是一件太壞的事情。

 

*

當然,在婚姻之中,被提出的也不總是些嘻嘻鬧鬧的問題。

 

有一天彼得先生與我,一同接受採訪。

記者問彼得:「有沒有希望另一半可以對你展露更多的地方?」

我以為彼得先生又會延續他的陋習,說出一些無厘頭的話讓記者問不下去,可是他卻仔細地想了一下,然後說:「我從來沒有看過妻子哭過。」

記者跟我同時瞪大了眼睛。

「你是說,與另一半交往結婚的十六年來,她從來沒有哭過嗎?」

「嗯嗯,對,」彼得先生點點頭。「在我面前沒有,至少次數少到我記不得了。」

記者把頭轉向我,等待我的答辯。我趕緊回答:「怎麼可能,我當然有哭過啊。」我不太明白,從小到大,我一直覺得自己哭的次數與分量,跟一般女生的平均值差不了太多。

「妳大部分都是哭完了的臉,或是快哭了的樣子,然後就躲起來了,沒有真的在我面前掉過眼淚喔。」彼得先生再度強調。

 

我沉默了下來。

 

這個問題讓我想了很多天。

我想彼得先生說的是真的,透過他,坐在婚姻咖啡杯裡一起旋轉的過程,我才明白,原來自己是這樣的一個人。

 

如果你問我,戀愛跟結婚有什麼不同。

我想我會回問,大餐跟作菜有什麼不同。

 

吃大餐很美,有氣氛,有蠟燭,有菜單,有風度翩翩的笑容,也有人幫你拉椅子。

作菜很難說,有買菜,有煮菜,有好吃也有難吃的時候,而且不管怎麼樣,最後終究要洗碗。

 

愛情是一種熱烈,灼熱,疼痛,拉扯,某種程度很像尿道炎。

我想起蕭伯納曾經說:「愛的成分不過就是,在兩個女人中過度高估了其中一位。」

 

我認為因為相處時間變得很長的關係,婚姻存在的變數,遠比戀愛時期多得多。

 

也是這樣的緣故,在婚姻中,可以問的問題,與可能出現的答案,往往出乎意料之外。

 

我也不敢說自己是婚姻專家,不過在持續一年半的婚姻之中,我的心得是,或許戀愛是很癡迷的,但婚姻就像為愛人設計的一對翅膀,振翅飛起來的時候,因為那高度,讓無可避免的風險之中,往好的地方想,也多了很多風景可以欣賞。

葉揚
政治大學企管碩士,目前於大型網路公司,擔任業務經理。生平第一次投稿,便以〈阿媽的事〉榮獲「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 平常是個上班族,持續練習創作中。最喜歡聽普通的人,說自己的故事,都是出乎意料的精彩。最近容易對各種奇妙怪異好笑瘋狂的事情感到著迷。 葉揚個人粉絲團連結:http://www.facebook.com/yehyang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