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那些我在婚姻裡想問的問題

我很喜歡問問題。

 

在婚姻裡面有一個極大的好處,就是你旁邊會有一個人,他無處可去,必須回答你的問題。

 

「如果有一天,我難產死掉,只剩下你跟孩子相依為命,孩子漸漸長大,他哭著要一個新媽媽,你怎麼辦呢?」

這是一個常見的情境題,我在雜貨採買完畢,拎著塑膠袋走回家的路上,問了彼得先生。

「這個很麻煩。」彼得先生皺著臉,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小孩還很小嗎?」

「嗯嗯,」我點著頭,「正是三四歲最需要媽媽的時候,哇嗚哇哭著說別人有媽媽,我也要媽媽的年紀。」

「這個很麻煩。」彼得又重複了一次。

「快說,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你要怎麼辦?」我逼問起來。

「我會拿照片給小朋友看啊,告訴他你不是沒有媽媽,只是媽媽死掉了。」

「這樣小朋友有點可憐耶,他不會明白為什麼別人的媽媽是活著的,他的媽媽卻死掉了……」

「爸爸也很可憐啊,爸爸也不明白媽媽為什麼會死掉。」彼得搖著頭,不太想要繼續討論這種沉重的話題。「所以媽媽盡量不要死掉才好。」

我不願意放棄,繼續追問著。

「如果小朋友就是要一個新媽媽,你會娶一個新的女人嗎?」

彼得深深吸了一口氣。

「不會。」他堅決地回答。

「但小朋友想要新媽媽……」

「如果真的是這樣,非要媽媽不可的話,」彼得先生認真地看著我,彷彿人生再也沒有回頭路似地說出以下這句話:「那我只好男扮女裝。」

 

*

 

另一個問題,發生在我們一起看電視的時候。

 

電視節目在播老婆抱怨老公的橋段,其中有一個明星的老婆說,她生產的時候,非常辛苦,老公卻拒絕進來產房陪伴。

 

「欸,等妳生產的時候,我要進來陪你嗎?」彼得先生問。

「看你自己啊,我可不想勉強你。」

「那整個過程,我可以錄影嗎?」

「我覺得生產的時候,我一定很醜。」我忍不住猶豫了起來,「可是對寶寶來說,這應該是個珍貴的記錄……你說呢?」

「真難選擇……」彼得先生一時之間也無法決定。

一陣子過後,廣告時間,彼得先生拍拍我,「啊,我想到一個好辦法了。」

「什麼東西的好辦法?」

「就是我們剛剛討論的,生產要不要錄影這件事。」

「你說來聽聽看。」

「錄影的時候,妳可以戴面具啊。」彼得先生說:「這樣就沒有人看到妳醜不醜了。」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他,覺得自己很聰明的彼得先生繼續補充說明:「我剛剛還想到,妳可以戴熊的面具,這樣我以後就可以跟寶寶說,他是熊的後代咧……哇妳覺得怎麼樣……熊的後代實在太厲害了……」

葉揚
政治大學企管碩士,目前於大型網路公司,擔任業務經理。生平第一次投稿,便以〈阿媽的事〉榮獲「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 平常是個上班族,持續練習創作中。最喜歡聽普通的人,說自己的故事,都是出乎意料的精彩。最近容易對各種奇妙怪異好笑瘋狂的事情感到著迷。 葉揚個人粉絲團連結:http://www.facebook.com/yehyang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