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交換,禮物的寂寞

收到禮物的那一刻,眼淚不自覺地湧現。粉紅色握杆的自拍神器,靜靜地躺在桌上,像是取笑著這些日子以來的快樂與憂傷。21歲夏天的海岸線,加班後送宵夜的晚秋,甚至是在寒冷的冬夜中握著彼此的手,漫步在東區的街頭,每一段開心與難過,都有他傻酣的側臉。而今,卻像是上個世紀的誤會,擱淺在心裡的某一塊,腐朽的海岸。

 

「你還會記得我嗎?」在他離去前一刻,她終於鼓起勇氣問出這句話。沒有回答,有的只是長長的沈默籠罩靜靜的哀愁。

 

歲末聚首,總是充滿惆悵與難過。如果有些記憶無法被挽回,有些傷痛難以被瓦解,在反覆思索與重複傷心的背後,該如何擁抱回憶的寂寞?

 

重說自己的故事

Robert Ornstein 與他的夥伴曾在《越快樂,越健康》一書中提供一些「重新訴說自己故事」的方法,簡單整理如下*:

 

(1)    跳脫「一定會很糟」的想法

「他還沒有回我,總是這樣。我們永遠回不到,剛認識的那種美好……」

「如果這次再被他拒絕,我這輩子恐怕就要一個人過了。」

「今年跨年又要孤單了。沒人要又悲慘的,長大一歲。」

如果你老是把負面事件套上「永遠」、「總是」、或「很糟」的結果,那麼快樂可能就會離你很遠。試著將故事換成「偶然」、「或許」與「說不定」,讓心情勻出轉換的可能。

 

(2)    降低要求,劃清界線

前幾天酒釀貓在打報告的時候,請我過去看她寫的是不是切中要點。可是當我看到她的報告,幾乎下巴都快掉下來,她連WORD的換行,都要每一行按enter,而且句首參差不齊,整份文件就像被炸過一樣坑洞百出。我一邊幫她改一邊口氣很差地糾正她,但事後想想,她設計出身、熟的是AI不是WORD;更何況那是她的事情,為什麼我要「替她改」呢?有時候光是劃清楚情緒和工作的界線,就會讓彼此輕鬆許多。

 

(3)    想像其他的可能

「已經分手這麼久,為什麼還要傳LINE給我?」前陣子我辦座時,這題討論的相當熱烈,最多人的答案是「空虛、寂寞、覺得冷」,但也有令人噴飯的答案是「懷孕了,要找爸爸。」不論如何,為自己的故事整理出三種以上不同的可能,是讓避免思考僵化的好方法,畢竟很多時候,事情並不像你想像中那麼糟糕。

 

「或許他離去的那一天說的話,就是我們愛過的痕跡。『時間考驗愛情,愛情考驗信心,信心考驗自己。』如果過不了自己,也很難,過得了愛情。到了最後,我們不是輸給了愛情,而是輸給了自己的擔心。」折耳兔說,紅紅的眼眶裡埋藏著一絲堅定。離開他這些日子,或許寂寞,或許難過,但一直沒忘記放下,自己的擔心。直到她終於承認自己是值得被愛的,終於,看見自已的想念其實夾雜著責備,寬心才從中舒展開來。

 

如果有些遺憾難以被釋懷,有些寂寞,總是在歲末湧上心頭,或許我們該做的不是急著找下一個對象,而是從這些缺乏之中,重新說說自己的故事,重新,調整自己的思考模式。

 

在愛裡,從來沒有人該白白受傷。你也一樣,有值得被愛、被呵護的地方。擁抱這些美好,然後跟自己說:「謝謝你一年來的努力,明年,我們再一起加油!」

 

*延伸閱讀:Robert Ornstein & David S. Sobel《越快樂,越健康》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