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親愛的,妳喜歡怎樣的自己?

那是一個很慘的夜晚。她穿著新買的白色滾毛邊短裙洋裝,裡頭搭著一套新買的紅色緹花蕾絲內衣,一頭長髮仔細的上過電棒捲子,手腕耳後和髮梢噴上Jo Malone的玫瑰香水,黑色透明絲襪雖然在寒

冷的夜裡讓人發冷顫抖,她還是不顧一切的穿了,搭上細跟高跟鞋和他送的玫瑰金項鍊,她覺得任哪一個男人看到都會忍不住想咬下一口的,她幻想自己半推半就的像隻引狼入甕的小白兔,覺得今晚一

定是美好的聖誕夜。

 

「你在哪裡?來接我吧。」她傳了訊息給他。但是對方久久沒有回應,連已讀都沒有,明明約好的。

 

將近一個小時後,他回傳了,「今天臨時不行,抱歉。」

 

什麼?就一句今天臨時不行了?

 

「為什麼?因為她?」

 

「嗯」,他只回了一個字,她可以想像他偷偷摸摸地傳簡訊時有多狼狽,但說不定,他可能只是煩躁不知道該怎麼回,所以寫了一個字,就把手機扔在一邊了也說不定。

 

為什麼是今天?為什麼他選擇了回去陪他女朋友?難道我就不算是他的女朋友嗎?到底哪一樣該做的我沒有做?到底為什麼?難道只是因為我比較晚跟他交往所以就永遠名不正言不順嗎?

 

嫉妒的心把她撕裂,美好嬌俏的樣子蕩然無存,她不只感到被遺棄,甚至覺得被狠狠的羞辱了,只是因為比較愛對方,所以就落得只能被選擇的下場,她痛恨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毫無跟對方抗衡的方

法,當然,她知道,愛情像場拔河,妳不拉不行,但拉得越緊,對方越不想被妳牽走,即使大可以突然放手讓對方瞬間跌個踉蹌,但妳只是沒有勇氣這麼做,妳還在說服自己,「事情還沒到那麼糟的地

步,再一次,再一次,我就會徹底放手」。

 

然後,妳不斷的被對方傷一下,好一下,傷一下,又好一下,這期間,妳不只被對方傷害,也開始自我傷害,酒一瓶一瓶抱回家,菸一根一根點,淚水一包面紙又一包面紙的流,但始終,妳就是遲遲沒

有放手。

 

然後妳開始催眠自己,是我欠他的。把自己的悲慘推給命運,永遠是比較簡單的方法,因為妳不必認真面對自己的軟弱。

 

「你今天不來,就不要後悔……」她醉醺醺地坐在家裡的地上,趴在床沿,床頭是一排點燃的浮水蠟燭,這讓她想起歌劇魅影裡燭火遍佈的地下密室和水道,她覺得自己就像魅影,雖然存在但永遠見不

了光,密室是一樣的密室,只不過家裡是自己的淚流成河,她感覺自己很悲壯,寫下了這樣的簡訊,她不相信,那個男人一點也不在乎她。

 

但最終,男人連讀都沒有讀。

 

那個男的,真的一點都不在乎她。

 

「或許他剛好在忙…」、「或許他手機被搶走摔爛了…」、「或許他有點自責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我…」、「或許……」,她想了一萬個他沒有讀訊息的理由,然後,打了一個臭臭的酒嗝,假睫毛哭到

脫落一半,頭髮上了膠後卻抓了又抓,披頭散髮,簡直比鬼還可怕,因為她是一隻失意的鬼,連嚇唬人的本事都沒有。掛著淚痕,她沈沈地睡去。

**

親愛的,我明白,愛情裡的光彩可以讓人燦爛得彷彿在雲端;而愛情裡的陰暗,卻可以禁錮人於幽谷,他愛妳的時候,妳像是備受嬌寵的公主,小心翼翼被捧在掌上,稍一不慎就怕弄疼;當他不愛妳的

時候,你們之前像是隔了無形的牆,那個最熟悉的陌生人硬是不應,不理,不再關心。

 

與其渴望對方最後一絲愛情的憐憫,我想問,妳到底喜歡怎樣的自己?

 

妳到底喜歡怎樣的自己?

 

妳曾經可以這麼漂亮,這麼開朗,這麼俏麗,這麼自信,這麼具有吸引力,此時,為什麼非要選擇讓自己如此不堪?為什麼非要由愛生恨,淨想著搶回來或報復?妳大可以驕傲地轉身離開,重新過自己

安穩的小日子,再度讓自己回到標示為「Available」的架上,美美的,甜甜的,迎向未知的未來。

 

未來,不一定絕對美好,但起碼,肯定比妳現在好多了。

 

把盼望寄託在別人身上,是對自己最大的殘忍,因為妳永遠控制不了別人,自始至終,妳能夠掌握的,只有妳自己而已。

 

而妳,究竟喜歡怎樣的自己?

御姊愛 30歲過後,對男人走務實路線。不浪漫可以,付錢慢不行;愛無能可以,性無能不行。文章獻給所有骨子裡是男人的女人們,對,就是給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