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最應該給交代的人,是自己

從小到大,妳都很守規矩,妳很少讓父母、師長煩心,偶爾考試考差一些,都會把他們嚇壞,因為那不是他們眼中的妳。妳一直是好學生和乖小孩,因為妳必須給他們交代,那對妳來說並不困難,而且很快就成為習慣。

 

從學校畢業後,妳繼續成為一個好員工,因為妳必須給組織一個交代,要成為一個可以幫團隊加分,而不是拖累大家的人。除了工作表現,妳也努力做一個受大家喜愛的人,因為做人跟做事一樣重要,而我們很難不在乎別人對我們的看法,甚至有時候,我們有些作為,也只是為了給大家一個交代而已。

 

後來,妳遇見他,那是一份妳期望很高的愛,妳希望那份愛可以給妳交代。但很奇怪的,我們總是很容易在一份愛還沒有給我們交代之前,就先給了它更多的交代。我們的付出、想念,總是一不小心就給的太多,可能是因為我們都很相信「要怎麼收穫,先那麼栽」的道理,也可能是因為我們實在是太渴望那份愛,最後可以給我們一個好的交代。

 

有時候,妳會希望他,也可以給妳一個交代。那是一個妳自以為早就復原的夜晚,妳以為自己不再需要壓抑,卻突然淚如雨下,突然歇斯底里,妳在那陣突然來襲的心酸裡,跟自己自言自語……關於那段感情,妳真的問心無愧,妳沒有對不起他,是他欠妳一個交代。

 

可能很快,也可能要經過很久,妳才發現那其實是一個我們永遠不會真正得到的交代,要離開的人給一個交代,就像戀人們分手時說「再見」,一樣地言不由衷。充其量也只能證明,我希望的跟你希望的,我相信的跟你相信的,就是從這一刻開始徹底不同……

 

可能很快,也可能要經過很久,我們才會突然發現,我們明明是為了更快樂才去愛,卻在真正走進愛的時候,經常忘記問自己,是不是真的快樂?我們才突然明白,如果我們終其一生的努力,都是為了讓自己更好,那我們就應該要更在乎自己的感受,用更多心思和時間,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更在乎自己是不是真的快樂?我們這一生曾經給過別人的交代很多,而我們其實最應該給交代的人,是自己。

角子
雜項工作者。 從唱片創意、藝人書製作到經紀。 好玩的事都做。 如果還能賺點錢就更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