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過曝的幸福,是美好還是壓力?

她已經決定不再參加同學會了。理由很簡單:因為那群還會相聚的同學之中,只有她還單身。事實上,她也退出了那群老同學的Line群組,幾乎也隱藏了這群同學們的臉書動態。

 

這些舉動,當然讓那些老同學們很不諒解。「她幹嘛這樣?難不成我們就一定得討論她喜歡的內容嗎?」知道她們這樣說,她也不想多做解釋了。她知道,有伴的她們,絕對不會理解單身的她。就算她們也曾經單身過,但一旦她們有了伴,甚至結了婚、生了小孩,她們就只會把自己的生活形態視為常態。單身者會做的一切決定,對她們而言,早已被拋在腦後,過於遙遠了。

 

戀愛中的人,總有一絲高傲,但這種高傲是不自覺的,因為戀愛是美好的,戀愛是幸福的,她們把自己美好幸福的那一面與大家分享,那不是在炫耀,也不是在放閃,她們只是想告訴大家,人生有多美好,而她正擁有美好的人生,就如同吃美食會分享美食照片,以及看完好電影會分享觀影心得的人一樣,她只是分享自己的美好而已,希望能藉此感染世界,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然後,戀愛中的人晉階成了結了婚的人。這些人結了婚之後,人生又更美好了,萬一要生了孩子,孩子總是人生裡最美好的事物啊!所以,她們的分享又更頻繁了。不只如此,她們根本就是把生命都給了這些「美好事物」了,生命中除了工作以外,就是老公小孩老公小孩,同學會要帶著老公小孩,因為要介紹給朋友們認識;臉書上都是老公小孩,因為要跟大家分享幸福;就連Line的好友群組裡,都只能討論老公跟小孩,因為這是她們生命的重心。

 

她們真的不是在炫耀,也不是在放閃,她們只是想跟大家分享自己的生活。而偏偏她就是單身,那些戀愛中的美好、老公小孩的瑣事,根本與她無關,而且可能永遠與她無關。她單身,她得學會為自己打理一切,她得一個人在人生中尋找樂趣,讓她能繼續前進。她的人生裡沒有情人、小孩、老公,但她有想看的電影、想聽的音樂會、想去旅行的地方、想要完成的夢想。但是戀愛中的她們,一切重心都放在她們的情人、老公、孩子身上了,她們不但不想討論這些話題,甚至會覺得單身的她怎麼老想這些小孩子才會想的東西,一點都不長進!

 

思想上的差異,讓她覺得好累。她們早已活在兩個不同世界,而既然有伴的她們佔多數,那就由單身的她主動退出吧!她沒想到這居然會激怒她們,而她們對她的憤怒,卻反過頭來激怒她了!

 

「唉唷,你別這樣啦!你總得面對這一切啊,要不然你要一直單身,難不成就永遠不跟我們見面唷!」跟她較親近的朋友這樣勸她。她當然也想繼續跟這群老朋友保持聯絡,但除了人生主題早已完全不同以外,她更不想面對的,其實是她們「幸福人的姿態」。

 

所謂的「幸福人的姿態」,其實看起來像是種關懷。因為她們都有伴,都是一般定義裡的「幸福」,只有她是單身,也就是一般定義裡的「不幸」。這種「幸福」與「不幸」的對比,其實她們也看得到,於是她們也開始對這位「單身不幸」的朋友寄予同情與鼓勵。

 

「你別擔心,總有一天輪到妳啦!」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