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妳就不要哪天單身

記得那時妳我都沒男友,我們每天下班後就相約出遊,吃遍各大小餐廳、一起看電影喝咖啡討論劇情,妳喜歡泡湯,我愛逛書店,全台北都有我們的足跡,妳我要好到裸裎相見,彼此同睡一張床,妳說這生難得有我這姊妹,我説我們要當一輩子的好朋友。

 

後來出現一個男生要追我,我猶豫但不排斥,妳極力勸阻,妳說他看來就不是個好東西,但既然妳討厭,我就放棄,因為一個途中殺出來的路人甲,根本比不上妳我的情誼。

 

過了一段時間妳失去音訊,打到公司妳老說晚點回覆,接著就沒消沒息。之後妳才含羞的承認妳交了男朋友,現在正熱戀期。

 

妳交了男友不打緊,但從那之後我們聚會只能約在你男友有事不能陪妳的空檔,有時才聊到一半,男友一通電話妳就匆匆結束趕回去。這也罷了,妳的話題永遠繞著他打轉:「我男朋友..我男朋友…。」除了跟妳男友有關的話題,其它妳一概沒興趣。

 

幾次後妳突然對我説:「妳怎麼不積極點找對象,都沒人追喔?」,我説真的就沒人追。妳露出一副同情中帶著得意的神色:「妳太矮了啦,打扮又像小孩子,男人都喜歡有女人味的。」我聽了不爽,但這麼說的對象是妳,我也只能哈哈一笑:「好啦,那妳到底什麼時候帶妳男朋友出來?」妳轉了轉眼睛,猶豫一會說:「啊唷,妳先交男朋友再說啦,不然我怕他被妳搶走。」

 

晴天霹靂也無法形容我當下的心情,尤其當我察覺妳是認真的。我很累也很失望,但是既然我們說過要當一輩子的好朋友,我就當妳是失了魂走了神。

 

三年後妳到他家同居,之後妳找我的次數大增,但從不曾關心我,即使那時我才剛結束一段深刻的戀情。妳只不停地抱怨他爸爸不喜歡妳、他媽媽嫌貧愛富,男友也不幫妳,但妳又說非跟他結婚不可。問妳不快樂為什麼還要嫁,妳臉不紅氣不喘:「結婚生小孩才有保障呀,不然要是跟妳一樣,交個幾年又變成單身不就很慘。」

 

那一刻我終於清醒,妳不只是失了魂走了神,妳根本是變了另外一個人,我的好姊妹消失在黑洞,眼前只不過是個把一切的同性當成假想敵、庸俗又自私的女人,「妳就不要哪天單身。」我説。我再也沒找過妳,直到某個半夜妳發簡訊說妳要尋死,我才基於人道主義去見了妳。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