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上不該愛的人

羅伯是有婦之夫,瓊安很清楚這點,因為他早已跟她說過。瓊安是位漂亮迷人,受過良好教育,前途看好的律師。儘管出身政治世家,父親仕途顯赫,可是,她似乎找不到能夠寄以終身的愛情。她結識羅伯之時,正值芳心空虛寂寞,很需要有人作伴,比她大九歲的羅伯,使她能偶爾享受浪漫晚餐及知心伴侶和肉體之愉。與孤獨無伴的生活相比,他已經使君有婦的事實,似乎變得無足輕重。此外,她自己工作忙碌,這種遊戲人間的感情使她不必做出許諾,也可以繼續追求和探索其他有發展性的情感關係。而另一個好處就是,她可以讓父親不必擔心她會變成老處女;她的父親向來對羅伯評價很高,這讓她感覺舒坦些。

 

瓊安不斷告訴自己,她沒什麼錯—已經結婚的不是她!這稱之為拒絕面對現實,可是瓊安並不了解這點。這可能是因為她以前就跟已婚男子交往過,結果還算圓滿—從來沒有被逮到。她想找個不差的人墊檔,以等待天定姻緣來臨。但瓊安還不知道,如果你跟錯誤的事物糾纏不清,好東西就進不來你的生命。另一個現實是,她正處於情緒低落的時候,很想要找些樂趣,或是一些興奮刺激的事,但在情感關係中尋求刺激,只會自討苦吃。

 

不自覺地墮入情網

瓊安不確定那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她發現,自己日夜不停地想著羅伯。他們各方面都如此相配,實在是奇妙!他喜歡吃海鮮,她也喜歡海鮮。他喜愛歌劇,她也喜愛歌劇。最妙的是他們都是律師,能夠分享日常工作經驗。最重要的是,他們有一個共同的關心對象:瓊安的父親。

 

羅伯是瓊安之父的法律顧問,是他的私人律師。雖然,瓊安拚命想要打消這種念頭,可是她忍不住會幻想與羅伯共度此生,將會如何美妙。他是那麼的大方!最了不起的是,他非常謹慎,做什麼都小心翼翼,免得被妻子發現。瓊安心服他,因為他非常負責體貼。

 

羅伯跟瓊安交往過的其他已婚男子不同, 那些人只不過吃過幾頓她燒的菜,跟她同居過幾個月,就無法自拔,當他們想拋棄妻子跟她結婚,她就會溫柔地把他們推出大門,同時提醒他們,當初他們就講定只是玩玩而已。這次輪到瓊安上鉤了。她意識到,自己已全心愛上羅伯,並懷疑他是否愛她。她不敢明白地問他,他也從來不提。她知道他非常敬愛他的太太,他們是社區標竿人物,認得羅伯的人都認得他的太太,他們就是那種標準夫妻。沒有人知道羅伯與瓊安暗渡陳倉,雖然他們已經廝混了四年。爹地有一點擔心,瓊安不再帶男朋友回家,可是她老是提醒老爸,午餐約會跟晚餐約會一樣地有意思。

 

瓊安只能把對自己和羅伯的幻想藏在腦子裡,因為她不能跟任何人談論羅伯。她不能冒使家人蒙羞的風險,特別是她的父親又快要競選公職了。此外,羅伯已經表明,無論如何他絕不會離開妻子,她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孩子的母親。瓊安很想問他,這樣一來她算什麼,可是她通常都會打消念頭,保持沈默。他們在一起這些年來,從來沒有吵過架,連一句難聽的話都沒有說過。平靜地過了將近四年後,她也不打算現在才開始爭吵。但是,她實在希望,能夠找個人談談她的處境。她曾試圖與朋友討論,可是她只要一說對方「還在跟別人交往」,每個人都眾口一詞:把他甩掉!特別是她的爹地,爹地說,她將會自取其辱,製造醜聞,最好要多注意自己的行為。

 

在他們交往第八年的第八個月, 瓊安和羅伯被迫應付意外出現的生活現實,瓊安懷孕了。她這一輩子從來沒有懷孕過,可是現在卻中獎了。瓊安已經逼近四十,這對生理時鐘是個意義重大的階段。事實上,她一直祕密地祈求懷孕,而且有一、兩次故意不服避孕藥,以達到目的。除了祈求上天賜給她小孩之外,她也想要一個丈夫。最後瓊安向一個朋友透露,她已經懷孕四個月,對方是個已婚男子,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她們一起討論這整件麻煩事,結果發現瓊安早已所求皆應。「你要個小孩,就得到小孩。你要個丈夫,就得到丈夫,﹂朋友如是說。瓊安抗議說:「我連丈夫在哪裡都不知道,過去八年我一直跟羅伯在一起。」她的朋友平靜地解釋:「你並沒有說清楚。你沒有說明,你想要自己的丈夫。你得到的是你想要和期望的—一個丈夫和一個小孩。」

 

下決定時刻到來

麻煩有大麻煩, 也有小麻煩! 你猜瓊安惹上的是哪種麻煩? 一個小鎮的單身女郎究竟應該把孩子生下來,讓父親丟臉,把自己的事業搞砸,一生跟定這個已婚男子呢?還是應該偷偷溜到某個大城市去墮胎,讓靈魂染上永遠的污點,以後可能還得面對地獄的永恆之火?瓊安和朋友努力思索這些問題。

 

在我們心中隱藏著別的用心、不明確的動機、達不到的幻想、不誠實和虛假不實的責任感,當我們把它們拿來作為情感關係的基礎時,這種關係絕對沒有愛的成分。形成這種關係的成分外表可能看起來很像愛,感覺也很像愛,可是在任何方面、形體、表現或態度上,與愛的本質相去甚遠。你不能做一些毫無道理的事,卻稱之為愛。有愛的時候,每個人都是贏家,反之,則沒有人能贏。如果你願意接連不斷地說謊,偷偷摸摸躲躲藏藏,把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就不是在追求愛;你是在表現自己心智和感情的垃圾!之所以是垃圾,是因為你很清楚那些是你不想要,對你不再有用,把你的環境塞得亂七八糟的東西。垃圾還有另一個特點是:有時你會把不想丟掉的東西丟進垃圾堆裡。一旦發現不對勁,你會驚慌地滿屋子亂跑,想把這個東西找回來。突然之間你想到,「我一定是把它扔到垃圾堆裡去了!」你必須慢慢、有條不紊地在這些毫無用處的破舊、黏膩、發出惡臭的垃圾堆裡上下翻尋,尋找你要的東西。一旦找到時,這個東西外表會沾滿垃圾,你必須小心地把它清理乾淨,希望它還有用處。

 

羅伯嚇得目瞪口呆。他表現出支持的態度,可是他也嚇壞了。他最初的本能反應是,一走了之。但他沒有這樣做,反而問瓊安,她打算怎麼辦,她老實承認,她也不知如何是好。她想要這個孩子,可是她並不希望讓父親失望,她尤其想要羅伯的孩子,可是她不想替他惹來麻煩。羅伯告訴她,她必須自己做決定,不論她打算怎麼做,他都會負起該負的責任。三個星期後,瓊安還是拿不定主意。作為一個正直體面的人,羅伯向瓊安的父親自首。好,我們得說實話,他並不真的那麼正直體面!他嚇壞了!他被迫老實招供,因為他不希望瓊安那有權有勢的父親從別的管道—即從瓊安那裡,先聽到風聲。他只想自保!瓊安的父親當然很不高興,可是他也表現得很支持他的樣子。他建議羅伯,立刻向妻子說明一切,因為女人對於從別人那裡聽到這種事情時的反應會很劇烈。他很清楚這點,因為多年前,瓊安出生後,他也有過這種經驗。羅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原本預期自己會被當場開除,想不到,對方卻紳士風度十足,把他當成是惹了麻煩,需要協助的兒子一樣地跟他說話。

 

正視問題,果斷解決

如果你聞到垃圾的味道,還不馬上把它清掉,它會污染整個環境!你身邊可能長蛆,而這些討厭的小東西,也可能爬進最隱密的角落。一旦發生這種情況,你必須正視問題的存在,斷然加以處理。瓊安的父親去找女兒,告訴她,他已經知道真相了。他也告訴她,不論她如何決定,他將支持到底。

 

我們想要某個東西或獲得某個經驗的時候,這種欲望最初呈現出來的形象是很純粹的,它們發自我們的本質,那就是愛。但是,我們的作為,經常與本然的欲望和我們想看到的形象背道而馳。如果你想結婚,可是生命中卻只出現已婚男子,那麼有問題的是放映機(你自己),而不是放出的影像(那些已婚男子)。你的意圖或表達可能被一些垃圾給遮蓋了,弄得模糊不清。你可能需要捨棄這些影像,專心尋求你真正想要的體驗。如果你專心致意地追求這種體驗,自然會出現適當的影像。

 

釐清心中的渴望

你想要有何種感覺?因為人的知識如此有限,我們通常只對自己看見而不是想要的東西做反應。我們相信,來什麼我們就得拿什麼,並把它放進我們製造出來的影像裡。這經常是肇因於我們自以為早已知道故事的結局,我們自以為,隨時都擁有完整的劇本。就在我們開始把手上的東西加以調整,以適應我們想要的東西時,又會出現新的角色、新的劇情,把整個影片攪亂。這種情況一旦出現,我們通常都會感到恐慌,這也就是混沌期的用意:學習如何利用愛的力量和存在,來調整放映機(我們自己)。只要把愛放進放映機裡,所放出來的影像就會更清楚地反映出你的欲望。你的意圖與期許會搭配得天衣無縫,所出現的角色會忠實反映出沒有被垃圾污染了的意圖。只要除去恐懼,除去各種條件,你想要經歷的經驗就會清晰浮現。

 

在生活和情感關係中, 我們必須非常清楚自己在尋找什麼、我們期望什麼、我們想要經驗什麼,以及我們願意做些什麼,以得到這種經驗。在愛之家的二樓,你會學到許多這方面的知識。在二樓的學習主題是理念(看清楚)、誠實(你願意做什麼以追求你的理念)、意圖(你想達到什麼)和期許(你對自己想達到的目標有什麼信念)。這些都可能因為我們心裡留存的垃圾,而變得模糊不清或受到污染。

 

在二樓,你也可能惹上大麻煩,因為人易於想要一個東西,卻不謹守能夠使自己獲得想要的東西或經驗的行動方針。一如你以為生命中出現的一切,都是通往你想要的方向,這是很危險的。有些事物之所以出現,只是為了協助你獲得更清晰的理念而已;有些則是為了協助你澄清或療癒你的意圖。還有些事物經常是有朝向別的地方發展,你卻誤以為它們就是屬於你的。由於期許不明確,因此你開始調整影像。

一、 我對愛究竟有何信念?我在尋找什麼?我在看什麼?我用什麼在看?你對愛的理念是你的經驗的總合,加上你的期許,除以你的慾望。這是很大一票東西,你可能得花點時間才能把它們清點清楚。答覆這個問題, 便是對愛之家做開春大掃除的工具。

二、 我對愛究竟有何期許?當你開始拆除構成地基的石塊時,整棟建築物都會為之動搖。舊習慣、舊思想、舊期許是你地基的基石。你已開始把它們從你的意識中拆除,不幸的是,你沒有代以新的思想、新的習慣或新的期許;因此,你可能需要一些新的東西,可是你必須體認,你不能用舊有的作風去得到這些新東西。你可能有些垃圾先得清掉。

三、 我真的相信,自己配得到愛嗎?期許等於結果。你在內心最深處的想法,會在你的經驗中表現出來,如果你錯過這些事物,你會發現,你得到的經驗與你想要的東西南轅北轍。

 

這些是二樓的問題,而我們在尋求答案的時候,它們也會在混沌期經驗中顯現出來。

 

要記得, 在二樓的時候, 你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可是你不知道該怎麼辦。你知道你想要什麼,可是你不知道如何把它引進你的生活。改變的第一步驟即是檢視你的期許和意圖。你想達成什麼?你想要什麼經驗?處於愛之家二樓的混沌世界時,你必須學會信任,信任自己,信任這個程序,最重要的是信任愛。愛會把你的意圖和期許,用最崇高的表現方式帶給你;恐懼只會使你最害怕的噩夢實現!信任源自心甘情願,也就是你在地下室學到的課題。為了掌握信任,你必須願意放棄你目前相信,以及你覺得自己已知的一切,以便學習新的事物。這種學習將能夠調整你的放映機,協助你澄清自己的意圖。

 

到此刻,你必然知道,心靈的聲音正在跟你說話。這個聲音是你的心靈,你的自我。你在愛之家各樓層經歷各種混沌期經驗時,你的任務其實就是用心傾聽,並且信任所聽到的。這種自我信任使你能夠有意識地選擇自己想要的經驗。信任自己,尊重自己的感覺,絕非自私,而是你所能做的最疼愛自己的事情。你絕不會因此對別人變得麻木不仁;相反地,你因尊重自己而能夠在不帶憤怒、怨恨或勉強的情況下,去扶持和協助別人。你是出於愛心才這樣做,因為你想這樣做。這便是情感關係的用意,它向我們提供一種結構,讓我們彼此扶持和協助,以尋找並分享幸福。這是彼此扶持的系統,而不是柺杖。你在地下室已經學會,把情感關係當成柺杖使用是如何的危險。

 

我在何處?

在愛之家二樓經歷混沌期經驗時, 對自己身處生命的何處感到困惑,是很正常的。也許你的過去充滿了痛苦和混亂,因此,你會允許自己相信,你已盡力把事情做好。如果你得到這種結論,你是對了一半,也錯了一半。對的是,你正在做你需要做的事情,你並不是沒有能力做得更好,只是還有更多東西得去學習。錯的是,你身處的情況是你自己選擇的結果。你做的事,你的各種決定,你擁有的理念,以及你如何追求這個理念,都是由選擇所造成的結果。如果你想要擁有新的經驗,準備把垃圾拿出去丟掉,願意信任這個成長過程,你就必須先正確地評估自己身處何地。

 

在進行這種評估、衡量、反省的混沌期過程中,你必須詢問自己一些探討性的問題,而且預備好傾聽答案。這是一種強力的精神清潔劑,會把所有其他清潔劑的成分,全部帶到沸點。在這種沸騰展開時,你會發現,自己從準備姿態轉入已安置的模式。第一個問題:你在哪裡?

 

這不是指地理位置,而是你處於自己心靈的哪個地方?你是否感覺還不錯,沒有什麼需求,只是想要某些你似乎無法得到的東西?你是否願意學習和試圖成長?你是否覺得疲倦、挫折、沮喪或生氣?是否感到孤獨、困惑和春情難遏?你是否非常努力,可是卻毫無所得?你是否無所事事地等待上天降福?你可以想出更多問題來問自己,可是這些問題要能夠讓你有一個適當的起步。以下是問自己這些問題的程序—

一、 靜止不動。專心呼吸。跟隨呼吸的韻律,傾聽自己的呼吸,持續三至五分鐘。

二、 唸誦一段禱告或重複一段肯定句,把光、愛和心靈召喚出來。

三、 要腦子裡所有的聲音全部靜下來,使你聽到心靈的聲音。

四、問一個問題。

五、 傾聽答案。你可能想把答案寫下來—這表示,腦子裡出現什麼,就寫下來。不要加以檢查,只管寫下來。一旦寫好,就仔細地閱讀你得到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