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18歲與30歲】如果過去還值得眷戀,別太快冰釋前嫌

我很常用林夕的歌詞下標題,因為他就是我的第一偶像。出生在七年級前段班沒什麽好處,可是我很慶幸生在這時期,因為剛好我的青春期是林夕產量最大的時候,也是唱片業還發達的時候,那時候最喜歡看MV和逛唱片行,我從來不是王菲的歌迷,可是她每張專輯我都有,因為大家都知道林夕總把更用心的歌詞交給她唱,王菲最後一張專輯是零三年的將愛,那年我十九歲,好像是個分界點,像是一個時代的結束,在那之後也很少買唱片,唱片業一年不如一年,到現在我想大概也沒人在喊打擊盜版了,因為可能連唱片圈的人自己都在網路下載啊。

 

昨天聽到王菲和林夕最新合作的歌,剎那間好像又回到十幾年前,期待著王菲的新歌,因為期待著林夕的詞,然後終於聽到作品時沒有失望的悸動。這首歌剛好也是描述對青春愛戀的回顧和感觸。一切讓我想起十八歲和三十歲的戀愛有何不同。

 

說起來,也沒有太大的不同,妳依舊會期待見到對方,希望相處的時間越長越好,又擔心對方會比妳先厭倦生膩,依舊想讓對方開心,依舊對對方的冷落敏銳,依舊在初期體貼溫柔,後來逐漸坦然自我,不同的地方是妳比十八歲懂得讓自己分心,妳內心總估量著最差的退路,妳隨時做好心理準備,如果對方冷淡了離開了,妳不會再怪自己,再鬼打牆般反覆檢討自己從哪裡開始出錯,是否哪個對話哪個表情影響了結局,妳不會再責備一切都是自己的過失,不再認為只是自己的無心或自私讓對方離開,妳會比十八歲的時候清楚,一段感情的開始,不可能只由一個人決定,而一段感情的結束,也不可能只是一個人促成,妳會比十八歲的時候清楚,分析感情裡誰對誰錯的比例對事情毫無意義,對自己也不見得有好處,妳會比十八歲的時候放下得更快,不會再去求神問卜,纏著每個朋友分析對方的心態,蒐集所有分手後又合好的案例來激勵自己執著,因為妳再也不可能像第一次戀愛那樣以為不能失去誰,妳比十八歲的時候清楚沒有人是不可取代的,失戀再苦妳也捱過了,日子一定還是可以過下去,甚至過得更好。

 

所以說不管幾歲,戀愛本身沒有什麽不同,只要遇到對的人,不管幾歲都還是發情,都還是可以愛得像十八歲;不同的是對失戀的準備,十八歲的時候毫無防備,即使兩人兒戲般的分合多次,也從不真的認為誰可以離得開對方,直到對方連耐性都沒有,所有殘餘的感情被耗盡,開始視妳為麻煩般避之唯恐不及,妳都還無法接受兩人難再圓破鏡,三十歲的時候就算是在濃情蜜意最甜時,妳也沒有因此鬆懈,忘了從高處摔下的震撼和傷痛;不同的是對失戀的處理,十八歲的時候很瘋狂,糾纏只是小事,借對方朋友的帳號,假裝跟對方聊天套話,潛入對方的信箱尋找可供自己想像的任何訊息(那年代沒有臉書那麼方便),妳給自己執著很好的藉口,妳告訴自己如果對方不記得,自己也放下了,那這段感情就沒人在意了,那些往事就沒人記住了,所以妳怎樣都不能讓自己淡忘,有時漸漸風平浪靜,還硬要跑去打聽觀察他一點點的動態,再無限放大想像這些動態,讓自己的內心再度洶湧,因為妳怕最後連妳也不在乎了,那段感情算什麽。即便妳知道做這些事情會讓對方厭惡,都還可以在內心說服自己,「寧可他討厭我,也不要他對我沒感覺」,「寧可成為他的敵人,也不要像朋友淡如水」,妳害怕自己對他而言只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

 

也所以在十八歲時,分手以後妳寧可對方對妳指責對妳埋怨對妳咆哮,也不要他冷靜地勸退妳,說彼此不適合,兩個人還可以做朋友,妳其實很知道做朋友終究會變陌生人,可是無力回天之際妳只能妥協,抓住最後一絲希望也好,假裝成熟地說兩個人可以做朋友,但妳對他的心態卻不是朋友,妳看他復原得快,很快就可以若無其事地發展新生活,很快就對兩個人過往的爭執不再計較,也懶得討論,這一切折磨得妳情緒失控,因為妳就想激出他的脾氣,妳想看他生氣來證明他還有點在乎妳,直到他連朋友都不願意跟妳做為止,這些情節只是反覆上演。

 

現在回想當時的迷惘和痛苦為何得花很長的時間平復,答案原來很簡單,不完全是因為多愛那個人或那個人多愛自己,更多是因為自己當時很需要那些迷惘和痛苦,只有這樣才能證明兩個人真的有愛過,對方真的有愛過,自己真的有愛過,如果自己輕易放下了過往,就顯得那些過往多輕,當時的自己嘴巴上希望一切快點過去,內心深處卻害怕一切真的過去。而三十歲的自己大概是認命了,經歷過那些分合,妳早就明白再不願意那些都還是會過去,死守著只是讓自己越來越孤單。

 

「如果過去還值得眷戀,別太快冰釋前嫌」,當我看到這句歌詞時,就想到十八歲的自己,那麼激烈而且對時間無知,對青春的長度沒有概念,當時詮釋這句歌詞的方式就是跟著感覺走,隨著慾望過,拼命順著自己的渴望去糾纏去反覆去起落,大概還會有些陶醉自己的深情與激情,而三十歲的自己,其實還是認同這句話,但做法會不一樣,會做得更極致且冷靜。

 

如果對方要離開,就別反抗吧,妳越是安靜他越是愧疚,人都善忘,愧疚感其實無法讓一個人對妳掛心太久,但寥勝於無,慢慢他還是會開心地上下一個女人,不過當激情消退,日子歸於平常,偶爾一些相似的情景也許會讓他那潛藏的愧疚感悄悄浮上心頭,也許只是短暫幾秒,卻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愧疚越顯越美,妳在他內心也越變越好;如果對方要離開,妳就讓他走,不反抗也不多話,別自以為深情還寫了個長信緬懷一切,妳期望那封信能讓他想起曾經,重新擁有當時的悸動而回頭,他只會隨便看完,即使感傷也只有當下幾秒,信件大概不會留著太久,或是多年後突然無意間拿出來看,他看到的只有自己有多帥多有魅力,當初居然讓一個女人對自己那麼眷戀無法放下,他看到的是這女的好恐怖,難怪當初會想離開(因為妳在分手當下寫的信絕對是噁心煽情到極點!),可是如果妳什麼都不說,連個結論都不給,他要分手,妳就馬上消失,或許剛開始他覺得有點輕鬆,因為沒有他本來設想的難纏場景,可是很快他會想為什麽妳消失那麼快,妳去哪了,為什麽妳什麼都沒說,這些懸念會逼得他有機會認為他很在乎妳,多年後依舊是個謎團時不時出現在他心中。

 

十八歲的時候只看當下,就要他對自己有愛有恨有情緒,要用這些證明他對自己還有牽掛還有在乎,十八歲解讀的「別太快冰釋前嫌」,是寧可兩人有恨有爭執;三十歲的時候妳知道人生雖短卻也沒那麼短,有些事要看的是長遠,不是眼前,要讓他漫漫人生真正對自己有所牽掛,要用智慧而不是蠻力。所以三十歲解讀的「別太快冰釋前嫌」,是不糾纏但也不幫助他釋懷。

 

當然,這一切的說法,也可能只是三十歲的自己,無法再承受情緒上的大起大落,也失去了任意悲傷的時間(←隔天還得上班呢),不得不振作而替自己找的出口而已。

 

***

 

後記

 

我老公常常喜歡問過去的事,然後在內心暗自比較而感到不是滋味,可是我覺得那並不單純是對象的問題,還有很大部分跟年紀有關係,畢竟我們相遇的時候我就不是十八歲,計較這些除了讓感情出現疙瘩,我看不出對誰有益,也在此奉勸所有人,人都有過去的,知道了就好了,如果追問不休,該在乎的當下不在乎,不需在乎的過去很在乎,最後失了感情,讓在乎妳的人變成不在乎妳,妳才在那邊覺得一點也不值得,就太遲了,妳問那些問題只是想確保自己是獨一無二的,是最與眾不同的,比起過去妳是最特別的,但妳每次問的時候,只是讓對方再次回想過去的感情(而記憶可能是比較美好的),而妳問的舉動也只是讓對方再次感到厭煩,因為他得一再解釋妳有多好妳有多不一樣,年輕的時候自己想法是如何不同,不管心有沒有愧,這些事情解釋起來都是令人心煩,因為誰喜歡一直往後看?如果是還在意的過去想起來煩,不在意的過去還要逼自己回想更煩!這種愛問對方過去的人也要小心,妳在那邊以退為進,自以為撒嬌說那你以前這樣現在怎麼沒有那樣時,小心妳正在幫對方整理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潛意識,他會慢慢被妳暗示,也許我真的比較喜歡以前那個,不然為什麽我以前比較有動力呢?男人不擅長整理自己的感覺,他不會去想是因為年紀的關係還是什麽的,他只會被妳的話推導向妳不想要的結論。

 

本文出自就跟你說了是蜜蜜

就跟你說了是蜜蜜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