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ㄟ …誰需要你來當感情導師?

那天去錄一個電視節目,主題跟感情有關,我跟另一位男性作家當來賓,腳本內容裡我的稱呼是「兩性作家」,他是「兩性專家」,他看著腳本碎碎念了一下,「我不要當『兩性專家』,這個稱呼很

怪,兩性哪有專家…」

 

我笑著說,「沒辦法,我才出一本書,你出了十幾本,看起來是很像專家啊…」他還是忍不住的一直看著這串文字。

 

雖然我跟前輩對這種稱呼介意到不行,但其實不少名人為了擴展事業路線,倒是很熱衷當別人的感情導師,只是路線不同,有的人神回覆,有的人像個聖女貞德大聲疾呼基本教義。

 

出第一本書前,幾個出版社不約而同跟我討論過市面上兩性書的市場,「妳知道的,現在大部分兩性書要不是走喃喃自語的路線,要不就是走姊姊妹妹站起來的風格…」某位總編輯解釋。

 

喃喃自語那種,市面上也很紅,就是文章充滿了「妳知道的,他雖然愛妳,但只是不夠愛妳…」、「能不能請你也偶爾回頭看看我」、「我走過,我明白妳的難過」…這種類型的文章你一定看過,通篇

不知道是在對誰說話,但總之文藻優美情感誠摯悲戚,如果瞎貓碰上死耗子,剛好打中你心中某個軟弱的點,立馬就能熱淚盈眶,於是往往高居暢銷榜的前幾名。翻開作者頁,附上一張有fu側臉的照

片,就越發更加詩意了。

 

另一種姊姊妹妹站起來的書也很多,例如那些討論「女人要靠自己,絕對不要嫁XX」、「當自己的____(皇后之類的皇族名詞請填空)」,這種書寫得越淺顯易懂越多人買,沒為什麼,就是個讀

者市場的問題,你自己想想你幾歲的時候特別愛看那些教人向上向善心靈雞湯之類的書呢?這種類型的書作者通常看起來都光鮮亮麗,畢竟她教你要站起來呢,能讓你看到她聚餐喝一小時就掛倒在旁邊

爛醉的樣子嗎?只不過這種類型的作者有時會忘了以身作則的告訴妳,女人愛自己,其實不必靠名牌加身,不必靠一直換男人,不必靠裝逞強,不必靠喝酒抽煙澆愁解悶。

不過話說回來,我們對寫文字的作者需要這麼強求嗎?一個寫憂鬱情感的作者,他非要真的沈淪於感情患難?一個寫姊姊妹妹要獨立自主的人我非得希望她真的看破人生堅強起來?雖然我們總覺得神經

病寫「我的正常人生」或正常人寫「我的精神病告白」是一件古怪的事,但我得說,每個兩性作家勢必都曾經當過感情上的大魯蛇,沒受挫過的人,很難寫出貼近人心的文章,但是受過傷的人,不代表

就能醫治別人的傷,他頂多只能理解你此時有多痛。

 

我常常收到許多讀者寫來問我他該怎麼處理感情的疑問,其他更有名的「兩性專家」就不用說了,曾經聽過有信箱躺了兩萬封讀者來信求問的事。對讀者來說,寫信給作家像是上廟裡拜拜求籤,籤詩上

的話,雖然籠統,但你自己會對號入座好像得到了解答。其實若你跟朋友討論往往也有一樣的答案,只是你相信名人,相信作家,就好像你問了一間香火鼎盛大家都說靈的廟,貌似比較安心。在心理學

上,這是「暗示」效果,你明明就知道該怎麼做,但透過一個外在的刺激,你才像是被觸發了開關一樣的決定了作為。

 

如果,你原本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學習讓你自己當自己的感情導師,因為作家不是你,藝人不是你,每個人的容貌職業教養修為個性經歷通通都不一樣,遇到的對象也截然不同,沒有一種解答適用於

所有的狀況,更何況,那些掛著兩性專家名號的人,你沒看過他們真實的人生,怎麼知道他們自己做不做得到他們所說的那些話?

 

你的需要,你自己最知道,你的能耐,你自己最清楚。我們其實不需要情感導師,有時,我們只不過是想看看別人走過什麼樣的路,然後明白,原來我不是全世界唯一有這種疑惑或困境的人,有了陪

伴,看著別人能繼續走下去,於是,我的世界也突然有了亮光與希望。

 

對我來說,讀者跟我是平等的,許多人比我更辛苦認真的工作,面對社會上更現實艱辛的挑戰,甚至連智商都更優秀,我明白大家只是偶爾軟弱的時候需要陪伴,看看彼此慘痛的經歷與故事,感嘆或笑

笑人生就是這樣,無奈的事很多但所幸我們都走過來了,到底誰需要別人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當導師?

御姊愛 30歲過後,對男人走務實路線。不浪漫可以,付錢慢不行;愛無能可以,性無能不行。文章獻給所有骨子裡是男人的女人們,對,就是給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