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寫給白領OL:我親愛的鬥魚座女人們

諮商師問我:「那麼妳現在感受到什麼呢?」

 

我閉著雙眼,腦中浮現一隻漂亮的鬥魚,孤伶伶的被裝在一只玻璃瓶裡,看著外面的世界。

 

雖然說鬥魚被隔離獨居幾乎是司空見慣的事,但以一條魚來說,未免顯得寂寞。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鬥魚除了跟異性可以一對一相處,面對其他同性(或是某些看不順眼的異性)則是充滿了攻擊性,人類雖然自古便喜愛看勇士與公獸在競技場上喋血決鬥,或看鬥雞在泥地上把對方啄到禿頭,甚至盯著Z頻道看假惺惺的摔角節目,但對於鬥魚來說,人們仍然習慣看她們隱藏脆弱不安的內在,以一種優雅從容的外貌呈現在世人面前。

 

所以,鬥魚一直是自己跟自己相處的,她看著這個世界,宛如是這個世界的一部份,但又不在這個世界的裡面,她有一個自己的玻璃瓶,隔絕了自己與他人,這個透明的獨立空間讓她得到一種妥協式的安全感,用與眾人彼此相愛的可能性來交換。

 

我知道自己不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鬥魚座的女人,老實說,社會上鬥魚座女人可能多到超乎想像,台北,上海,東京,倫敦,巴黎,馬德里…特別是在都市裡求生的女人,都多多少少帶有這樣的性格。

 

因為內在極度敏感脆弱,於是外在刻意更加驕傲堅強。

 

女人在都市裡求生是遠比想像更加需要技巧的。

 

首先,我們必須在職場占有一席之地,確保經濟無虞,因為經驗法則告訴我們男人沒有想像中的牢靠,甚至結了婚也無法像買蘋果電腦一樣加購AppleCare或ManCare可以保固什麼的;除了金錢上的安全感以外,職場也能給女人增添成就感與自我價值,不過男人永遠弄不明白,白領女性跟白領女性之間其實是很難合作的,她們可能可以坐在對面一起喝著來自模里西斯Bois Cheri產的茶,吃著法國的松露巧克力或英國的司康,但極難心平氣和無私無我的讓彼此的團隊互相合作而不計較誰付出比較多,但這也不能怪女人,因為我們真的願意犧牲生活中的一切來證明自己做得到,誰會希望這種用生命燃燒的工作成果被另外一個可惡的同性搶走(即使我們還是會相約喝下午茶)。

御姊愛 30歲過後,對男人走務實路線。不浪漫可以,付錢慢不行;愛無能可以,性無能不行。文章獻給所有骨子裡是男人的女人們,對,就是給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