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克制自己的欲望,是人生最重要的功課之一

 

打從學生時代讀過”性善”與”性惡”說之後,

我就常常在思考這個問題,是啊! 到底人性是”本善”;還是”本惡”呢?

壞人是因為生下來就是個壞人;還是由於生長的環境與過程才慢慢變成了一個壞人呢?

好人是因為生下來就是個好人;還是由於不斷的學習與努力才漸漸變成了一個好人呢?

 

不過後來我發現,去思考這樣的問題,其實真的有點多餘。

畢竟就算你想破了頭,也想不出答案,甚至也沒人能真正肯定的回答你。

 

就像我曾聽過有人這麼說:「人生,就是一個不斷失去的過程。」

持這樣說法的人認為,每個人剛生下來時,都充滿了無限的可能性,

但隨著年紀的增長與遇見的人事物越多,這樣的可能性也相對的變得越來越少。

就這樣的觀點看來,似乎頗能言之成理,但如果換個角度思考呢?

其實相反的,人生,不也是個不斷獲得的過程嘛!

甚至如果我們再試著去想得更深入一些,

這人生,不就是一個不斷失去,卻又不斷獲得的一個輪迴,不是嗎?

 

而人性呢,似乎也原本就並存著”善”與”惡”的兩面,

就像卡通裡常演的那樣,往往當你陷入天人交戰時,

左右肩膀上就會分別冒出一個小天使跟小惡魔,然後各自拼了命想說服你並取得主導權。

所以我想或許應該這麼說吧!

其實人性並非絕對的善或惡,而人生也並非只是純粹的失去或獲得。

又或者我們根本不需這般武斷的去二分它們,而是應該坦承的面對並接受它們的共存。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很相信”相由心生”這個說法。

只記得當年還愛過夜生活也時常流連夜店的我,

有一天又通霄玩到隔天將近中午才回到家裡,正當我換下衣服、準備上床補眠時,

我突然從鏡子裡頭看見了一個臉色發青的自己,

真的不唬爛! 我那時真的覺得自己的臉是青色的,

雖然不致於像史瑞克、浩克或白雲(?)那樣綠,不過確實是帶著淡淡綠光的青色沒錯!

於是我有點傻住了,然後接著我更盯著鏡裡頭的自己瞧了好一段時間,

我發現不只是臉色發青,我的眼睛也紅紅的,而且看起來邪氣帶很重……,

對! 沒錯! 這才是重點,這個我看起來很邪、很壞,而且感覺還很陌生。

我記得的自己不應該是長得這副德行,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相由心生”嗎?

 

 

我開始慢慢回想關於自己這些年來的言行舉止與所做所為,

我發現當我只顧縱欲自己去盡情玩樂的同時,

似乎也在不知不覺中做了許多不該做的事,甚至還傷害了很多不該傷害的人。

即使我可以依舊故我的大喊”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但如果這樣的自己,

對於身旁的人而言盡是不良的、邪的、惡的,那這又真的是我所想要的嗎?

 

於是漸漸的,我體悟到一件事情:

「學習如何克制自己的欲望,是人生最重要的功課之一。」

無論是在生活的各個面向,包括愛情,

放任自己的欲望去無限膨脹,都是一種既傷人又傷己的行為。

當購物的欲望,膨脹到超過自己的理性與經濟能力。

當對金權的欲望,膨脹到不惜犧牲自己的原則與親朋。

當愛上另一個人的欲望,膨脹到無視應有的責任感與道德感。

當被愛的欲望,膨脹到足以自私又狠心的去傷害另一個無辜的人。

我想,即使你可以找到再多的理由去試著合理化,甚至說服自己或他人,

但你卻無法改變一個既定的事實,那就是:

「縱使還稱不上是壞人,
  但就在你放任自己的欲望去無限膨脹的同時,你也變成了一個不好的人。」

 

我不知道一個不好的人,該如何去追求幸福,或擁有一個好的人生。

但我卻知道一個懂得克制自己欲望的人,至少比較不會去傷害到自己身邊所愛的人。

這個世界,究竟是因為隨著我們的年紀增長,

還是時代的進步,才有了越來越多的誘惑?

或許有人會說,縱欲是人的天性;

克制慾望根本就是違反天性的行為。

但如果縱欲代表的是要去傷害你愛的人與愛你的人;

而克制慾望至少還能保護他們免於受到你直接或間接的傷害。

那麼,我還是寧可選擇違反那所謂的天性,

並且繼續努力的學習如何克制自己的欲望,這門人生最重要的功課之一。

 

而原因其實很簡單,

就是我真的真的不希望去傷害我愛的人與愛我的人,就只是這樣而已。

 

 

本文出自阿宅的浪漫小宇宙

阿宅的三喵臭臭鍋

阿宅的浪漫小宇宙
誰說浪漫不能實在又熱血你說阿宅總是不懂浪漫;我說其實是你不懂阿宅的浪漫☆攝影or邀稿合作請寄: huckisme@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