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閃婚,認識不清的悲劇

Share

看到這次的主題—閃婚,心情有點沉重。我不禁想起前不久才見面的小芸。

小芸是我的高中同學,高中時我們感情還不錯,但大學時她到南部念書,所以比較少聯絡。在理工科女生本來就是寶,再加上小芸的清純可愛,很受男同學和學長的歡迎。追求者眾,大學四年,小芸曾和一位學長交往,分手後又和一位同學交往,但畢業後各分東西,也就漸行漸遠。

工作一段時間,一晃眼,也接近三十歲了。這期間,雖然也有幾位條件不差的追求者,但小芸並沒有心動。

「有人以為我很挑,但事實並非如此啊!如果沒有強烈的感覺而勉強交往,我覺得對男方也不公平。」小芸解釋。我能認同這樣的想法。

然而看著身邊朋友大部分有了歸宿,小芸也想定下來。她在婚友中心認識了一個男人,比她大五歲,對她展開熱烈追求。小芸覺得他溫文儒雅,也有穩定工作,便接受他的追求。交往三個月後,他向她求婚了。姻緣就是這樣奇妙的東西。

「我從來沒想過我會閃婚。但也許覺得時候到了吧!似乎一切就變得很自然。」小芸說。他們住的房子,是小芸娘家幾年前幫忙付的頭期款,房貸是小芸付的。

「結婚後我有要求我老公,要他負擔一些家裡的開銷,但他總說他另有理財投資的方式,可能幾年後才會回收,不希望我過問。反正我薪水也還負擔的起,為了維持感情,我也就不多問。」

結婚隔年,小芸生了一個可愛的兒子。他丈夫似乎對父親這個職務感到不適應和焦慮,常常對幼小的嬰兒暴怒,小芸覺得非常恐懼。有天兒子又哭了,小芸哄半天還是無效,沒想到丈夫摑了她一巴掌,大罵:「妳這個當媽的是怎麼帶孩子的?」小芸嚇到了,一時手足無措,怕爸媽擔心,也不敢回娘家,只好抱著孩子往婆家跑,希望婆婆能主持公道。

「我兒子打妳有甚麼錯?妳不好好安撫他,還敢來告狀?男人工作那麼辛苦,還要聽孩子吵,他哪裡說錯了?帶小孩不就是女人的責任?我還不就是這樣把他們帶大的?」小芸的淚水滾燙流下。這個家,已經不是她能待下去的地方了。

小芸想盡辦法要離婚,但她丈夫就是不肯。

「想離婚嗎?妳會後悔的!」他一陣冷笑。小芸不寒而慄。但她沒有放棄,還是堅持到底。最後他終於肯簽離婚協議書了。小芸覺得鬆了口氣。但她前夫並沒有放過她。因為小芸的房子有增值,他竟然要求分一半。

「那你理財投資的獲利呢?我也要分一半。」小芸不甘示弱。他們打起了官司,一清查財產,小芸全身的寒毛都豎起了。原來打從結婚一開始,他每個月的薪水都領光,名下也沒有任何股票等有價證券,他也不肯說錢到哪兒去了。

「我覺得自己真的太天真了!這麼短暫的交往就結婚,婚後也完全不清楚他的財務狀況……」小芸苦笑。她以前學生時代無憂無慮的清亮眼神,現在卻變得疲憊而晦暗,我感到一陣心疼,卻也無力幫忙……而小芸雖然獨力撫養兒子,她前夫又另打一個官司,想要一半的監護權,這樣他才能繼續掌控未來他兒子的任何重大決定,也許是想對小芸予取予求。他串通他的律師說謊,掩蓋自己的惡劣行徑,以至於法官也無法判定誰是誰非,兩個官司至今仍纏訟下去……

有時候,我也寧可自己還停留在單純的學生時代,不知道這些人心險惡的故事,不要聽到這些人世間的無奈和哀傷。我回想起和小芸以前一起手牽手繞了一大圈操場去倒垃圾,互相聊著對未來的憧憬,那是多美好的時光……我想,閃婚不一定就得不到幸福,然而小芸的遭遇,的確讓我感到無比難過與心寒。那樣的創傷,不知多久才能復原,那是因為當初認識不清而產生的悲劇。結婚是人生重大的決定,在婚前,我還是建議大家都能試著多了解另一半的背景,讓自己的婚姻多一些保障。

天生凡骨臉書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閃婚就是真愛?】

Advertisement
天生凡骨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