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破解女友「口是心非」的教戰守則

阿東說要請我吃飯。但他出現在餐廳時,一臉如喪考妣。

「幹嘛?又和女友吵架了喔?」其實我這句話也是多問的。阿東會找我,也只有這個原因,不然他平常哪會這麼大方請我吃飯。

「唉,你們女人,真的很難懂耶!」他邊搔頭邊說。

「不然你以為海底針是你隨便撈撈就可以撈得到?當然是要花心思的啊!說來聽聽吧!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問。

「那天,我女友打電話給我,說她要加班到十點多。我問她需不需要去接她,她猶豫了一會兒,說大概不用,那時應該還有捷運,她搭捷運也可以。我想想也是,現在捷運這麼方便,所以我就說好啊,那妳就搭捷運好了,反正捷運很快。結果第二天她就生氣不理我了,我也不知是怎麼回事!」阿東一臉無辜。

「唉,其實我以前就提醒過你,你有沒有在聽?有沒有在聽?虧我平常這麼努力調教你。」我只差沒摔筆。

「你仔細想想,你剛剛講的話裡面,有很多關鍵字,魔鬼就藏在細節裡。首先,『十點多』就是一個線索,十點出頭也是十點多,但若事情沒做完,也可能接近十一點,那時要搭捷運就很趕了。而且她還猶豫了一會兒。然後,女人講話很不確定的時候,就是在暗示你了。『大概』不用,那時『應該』還有捷運,她搭捷運『也可以』。這邊出現了三個不確定的用詞,就是希望你去接她。如果她直接說,不用了,我搭捷運就好,這種很明確的用語,應該就是真的不用去接她。」我分析。

「天啊!女人的心思實在太複雜了!我怎麼可能一一解讀?」阿東做出了孟克的經典圖—吶喊的那種表情。

「也不是說每個女人都這樣啦!我只是根據你提供的線索做合理推測而已。那有甚麼辦法?愛到了卡慘死,你的每一任女友都是這一型的啊!很多事都是一體兩面。你喜歡這一型的,可能就是她們有某種特質很吸引你。那種大剌剌的女生,你可能又不會喜歡。那既然愛了,就試著好好去了解她呀!」我說。

「還有,我覺得你還犯了一個蠻大的錯誤,說甚麼反正捷運很快,這種話,若是我聽了也會不太舒服。捷運很快當然是沒錯啦,但即使懶得去接她,口頭上還是要表達關心啊!女人很需要這些細微的關照,只是沒說出口。你應該要說:『那麼晚了,自己要注意安全喔!辛苦妳了!』或者說:『如果太晚有需要我去接,一定要打電話給我喔!』之類的,讓她覺得有安全感。」我繼續開導。

「是喔!好吧!被妳這麼一說,我大概有點理解了。」阿東做出受教的樣子。

「當然啦,如果你覺得一直猜心很累,不然你就直接跟你女友說,你真的很重視她,但是天資駑鈍,可能常常聽不出她話裡的弦外之音,請她有甚麼要求就直接說,只要能力範圍內能做到的,一定盡全力去做。你沒聽過勤能補拙嗎?人笨,就只能勤勞點來留住女友的芳心啊!」我良心建議。

 

「嗯!這辦法聽起來不錯,值得一試!」阿東臉上露出曙光。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