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懷念的不是做愛,而是愛

分手十多年,A仍不時偶而還會提起某位前女友,在他交過的女友之中,這位女子不是條件最好的一位,也不是交往最長的一任,A當初甚至覺得她有點無趣,因為她是個很沈靜的女孩,也不擅於打扮,在這之前他的上一任女友則活潑漂亮又外向,所以A在這女孩身上並沒有很用心,他將她視為過渡期女友:在找到更好的馬以前,暫時可以彌補慰藉的驢子。

交往一段時間,A在公司的派系鬥爭中敗下陣來,不僅沒有爭取到夢想中的主管職位,死對頭還坐上了主管寶座,可想而知,之後A每天都過得如坐針氈與水熱火熱,更讓A消沈的是,原先跟他交好的同事也紛紛見風轉舵,連一起吃個午餐都不願意。

一個原本在公司意氣風發的紅人,落得只等他自己知趣辭職的下場,龐大的壓力讓A身體跟著出了狀況,腰酸背痛、夜晚盜汗、陽痿一起發作,出自男人的自尊,他從沒跟女友說過工作的狀況,女友對於兩人之間突然沒有性生活,也沒多問過一個字。

有次A和女友去看電影,發現她換了個大帆布包,他心中暗忖她實在沒啥品味,電影看到一半,A的背又開始劇痛,他沒多說什麼,女友卻突然彎腰從包包取出一個小枕頭,墊在A的背部,A很驚訝,看完電影之後他問:「妳怎麼會帶這個?」「之前看到你常常坐立難安,有時還會敲背,我就隨身帶著備用。」

早上起床時,A常疑惑為何穿的衣物和昨晚的不同,有次迷濛醒來,才發現是一旁的女友默默的用乾毛巾幫他擦汗換衣服,看電視時,女友忽然提:「其實擺個小攤子,賣水果也不錯。」

「什麼賣水果?」「我有點想換跑道,要不要一起擺攤做小生意,不一定要待辦公室。」當時的A對女友的提議完全不屑,還說:「要擺妳自己去擺,擺路邊攤遇到認識的人,那我還不如去死。」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