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那些不是非我莫屬的航班時刻表

Share

文 / 李秉律

譯 / 黃孟婷

有時會想起記憶中那個人。在法蘭克福機場遇見了一位非常熱愛機場的老爺爺,因為如此,每週總有兩三天來機場。該有多著迷才會把機場當成散步的地方呢。

這位老爺爺當時過來坐在看來迷路的我的身邊,並告訴我許多資訊。特別的是,老爺爺隨身攜帶著一本小冊子,手冊裡記滿了各種機場資訊及航空公司情報,甚至連飛航常識和簡單的外語也寫在手冊裡。他會漫步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看到像是需要幫助的人便會伸出援手。或許他是在品味著這些來往過客特有的味道也說不定。將自己喜歡的那份感覺一點一滴地吸收進自己的身體裡。這麼做或許也會散發出糖果般的濃郁甜味吧。於是,我向著老爺爺豎起了大拇指。

我認為,他是個懂得珍惜自己深愛事物的人。而我同樣也是喜歡飛機的人,我想,老了之後,也要效法老爺爺,像他一樣常到機場坐坐。

在四周封閉的空間裡,距離,再也無法縮短,是因為活在不到十五公分的鳥籠裡的關係嗎?一進入名為機場的空間就油然升起一股奇妙的感情。所以我們才總是舊地重遊嗎?

使冷冽空氣變得暖熱的隱隱微光、飲品的香甜氣味、夾雜著人們笑聲的通話內容等⋯⋯以及那些不是非我莫屬的航班時刻表,身著制服的人群創造出速度的波流,而離開的人與留下的

人則形成一股氣層⋯⋯雖然機場是由冰冷建材所構築的笨重建築物,然而,機場內實際上卻滿溢著驚人的熱度以及不容忽視的情感能量。

我曾在機場目擊過一段難忘的場面,那是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人間的傷心離別。

仍有許多話想對彼此訴說的兩人到了該分別的時間。男人必須離開,而女人必須獨自留下。兩人相擁了一段不短也不長的時間後鬆開了擁抱的臂膀。接著,男人離開了。女人留下了。

我以為那就是結局。因為自己也必須出境,所以沒多花時間持續觀察兩人的發展。當時,男人與出境閘門已有一段距離,突然間,他呼喊著女人的名字,回頭奔向她。男人穿過兩道門與駐守閘門的幾名機場職員,朝著女人跑去,終於,彼此緊緊擁抱。兩人完全無視周遭人們的視線,嚎啕大哭起來。

他們的關係彷彿是來不及說出「我愛你」的兩人。又像是雖然相愛卻無法說「我愛你」的關係。又或者,直到臨別關頭,才體悟到這是愛情的兩人。

感到鼻酸。其他人似乎也是如此。

一開始聽見的是男人的哽咽聲,隨後女人的啜泣聲也傳了出來。因為兩人相識不久的關係,在機場之前從未見過彼此的背影。

或許正因如此,離別時,看見對方背影的瞬間,這才體會到背影才是那個人的真實面貌。

背影,還真讓人傷心啊。

本文出自《起風時 我愛你》大田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大田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