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是累了,還是不愛了?

我們一直好好的,好不好?

不知道為什麼,工作到一半,這句話一直竄進我的腦海裡。

這句話的發起人是我高中男友,第一次發起的地點是在台北車站附近的壽德大樓十五樓,發起時間是某個週六下午。

基本上我完全不記得那天我在鬧什麼脾氣,真的一點點印象都沒有。我只記得我陪他去補習,我們在傳字條,用屁眼想就知道一定是他什麼話講錯了,我不爽又不想講出來,自己在那邊鬧彆扭。

他當然一直問我,我當然一直不講。

後來這傢伙也不曉得哪來的戀愛天份,明明就是初戀,又或是跟我真的是絕配,他居然自己發現此路不通、那我來想想其他辦法。

就這樣僵持幾十分鐘,他突然傳一張字條,內容是:「等下帶妳去吃水煎包,好不好?」

欸欸,是水煎包耶,而且好像蠻餓的,不對,我現在是在生氣,我怎麼可以說好?可是台階都來到眼前了,我繼續嘔氣好像也已經有點無聊,但是他又還沒猜對我在生什麼氣,這可怎麼好?

記得,被愛的人永遠是那麼欠揍,掙扎一下,我居然給他聳肩!

他眼看我終於有個回應,非常把握時機地問我到底生什麼氣,後來我好像還是沒講,不過兩個人又開始講話了,講著講著他就說:「以後不要吵架了好不好,剛剛好難受喔。」

是真的很難受啦,但我又很欠揍地給他搖頭!

他也很有男子氣概啊,他就問我為什麼不好?

我哪知道啊,我就想要搖頭嘛,我就活該把自己搞得天怒人怨爹不疼娘不愛啊。

不過既然都有說有笑(我們到底把台上的老師當什麼?),他就發起了這句往後常常出現的名言:「我們一直好好的,好不好?」

現在回想我也真亂有個性(或是說亂活該)一把的,我真的從頭到尾都回答不好。

我後來覺得應該這樣比喻,被愛的我,覺得吵架(其實嚴格說來是我單方面發脾氣)就像坐雲霄飛車,很刺激,但重點在於,我知道再怎麼刺激難熬受不了,它會結束,它會平靜,我不會真的死掉!

而對於愛人的那一方來說,吵架就是走鋼索,也是刺激難熬受不了,但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而這邊的重點在於,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會不會死掉。

也就是我愛鬧,但我知道最後會沒事,他會讓我、會哄我,中間的混亂只是刺激我的心臟和感覺,是一種痛苦的享受,是一種激情。而對他來說,每次都還是認真看待,真的以為這步沒踏對,就會失足摔下去。

換句話說,他一點都不享受。

昨天我和一個男生朋友講電話,他就講到男生很犯賤,真的不要太快就對男生太服從,我就問他:「但如果一直讓你患得患失,沒有安全感,你不會覺得很累,很想要放棄嗎?」

他說:「會啊。」

那你們到底想怎樣?

我自己的經驗是認為,有些時候很奇怪,都說男人理性,女人感性,可是在感情上,女人卻喜歡對感情做思考分析歸納,而男人,完全跟著感覺走。

為什麼我都不認為欲擒故縱是好招,可能因為我認為真正的不在乎不叫作欲擒故縱,而如果妳在乎卻在那邊欲擒故縱,就要小心下面會發生的事情。

根據我親身體驗外加目睹身邊慘案,我們可以發現,事情是這樣的,女人難搞,男人就會著急,就更想要去獵補,女人很享受這種被渴望和注意的感覺,於是更難搞,男人就像滅火大隊,又失火了,我要趕快去救火。

表面上,感覺上,男人很在乎這個女人,男人為這個女人患得患失,難受失眠買醉心神不寧,連男人自己都覺得自己愛死這個女人了,然後突然有一天,男人不再那麼積極去滅火,換女人急了。

你為什麼都不再為我著急?你為什麼吵架還睡得著?你以前看我生氣都會很擔心?為什麼我跟其他男生出去沒關係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基於男人是不太會去探討自己的心路歷程,就讓我來替他們探討一下。

以前我以為這是麻木,是習慣,後來我發現這叫做累了,這是自我保護。

這跟愛不愛無關,應該這樣講,不是因為不愛了所以他不哄妳了,但是累了卻非常有可能讓愛的感覺消失了。畢竟男人一切都是跟著感覺走,他也說不上來為什麼,但就是不想這麼做了,不想要了。

所以我才懷疑我是男人,我好像常常有這種心情,如果一個男人對我熱了又冷,第一次我會著急,會想哪裡出問題了?是我不夠積極嗎?再來一次我不是在乎,可是那種著急程度會降低,也許我表現得還是反應很大,但我自己知道我開始在找退路,多來幾次,就想在防災演習怎麼逃生一樣,總是有那麼一次真的就走出逃生口不再回頭。

我的心態是會累啊,我生活不用過喔,重點是感覺在這過程中不停被磨損掉,好像我一開始明明就想要那這件事情完美,你幹嘛要一直做讓我決心動搖的事情?你看我著急是很爽嗎?你看我緊張才能感覺到我的熱情嗎?但我覺得這樣為別人而活很累啊。

難道就不能一直好好的嗎?

也就是在這個疑問跑出我腦海時我才明白,如果有個人這麼跟妳說,這麼請求妳,妳要知道,這是他累了的徵兆。

不愛了也許不是讓一個人累了的原因,但累了非常有可能會是不愛了的原因。

本文出自就跟你說了是蜜蜜

就跟你說了是蜜蜜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