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他不是我的英雄 (1)

Share

我是林樂晴,今年三十歲,是個普通的女人。

用著普通的身高呼吸著不算新鮮的空氣,用著普通的臉蛋交過幾個不像樣的男友,用著普通的智商面對社會的殘酷與醜陋,唯一不普通的,就是陪伴我從小到大的「倒楣」。

只要出門沒帶傘,就一定會下大雨。買杯珍珠奶茶,杯子裡面要不是沒有珍珠,就是珍珠變成愛玉。買塊雞排,袋子裡面常常沒有雞排,有時變成米血,有時是甜不辣。只要我的手一碰到電腦,十次裡面會當機五次,不管是新電腦還是舊電腦。智慧型手機常被我用到沒有智慧、失去反應。在網拍買衣服,不是寄錯款式就是寄了鞋子來。

這些事,基本上每兩天就會碰到一次。

類似這種小倒楣的事,就像夏天的螞蟻那麼多,不管再怎麼預防、再怎麼撲殺,它隨時隨地都會跑出來,生生不息。小事就算了,我把它當習慣,但還是有很多事情的倒楣程度,是我這輩子都不會忘掉的。

比如在幼稚園的時候,明明大家吃一樣的午餐,但偏偏我食物中毒肚子痛,一個忍不住,屎就拉在褲子上。喜歡的男孩嫌我臭,再也不跟我玩,我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和其他女孩手牽手盪鞦韆耍浪漫。

國小的時候,明明我一直乖乖地在自己座位上看書,但隔壁座位的男同學一直和其他同學聊天,我實在忍到受不了,正要開口希望他們放低音量,老師犀利的眼神馬上掃到我身上,還在聯絡簿上註記「上課影響其他同學情緒」,害我回家被爸媽唸了一頓,瞬間化身成小竇娥。只是那時年紀太小,不知道包青天住在哪裡,所以完全沒有對象可以喊冤。

而國中的時候,全校在操場舉行升旗典禮,我就一定會被鳥屎滴到。明明頭頂上是藍天白雲,晴空萬里,沒有樹枝也沒有電線。是飛過我頭頂時正好拉屎的話,一次我可以原諒,但常常這樣,豈不是衛生習慣太差了嗎?因為受鳥屎愛戴的關係,我在學校聲名大噪,大家叫我森林女王,只不過圍繞在我身上的不是可愛松鼠、敦厚貓頭鷹、俏麗小白兔,是鳥屎。

好不容易熬到高中,終於可以擺脫森林女王這個稱號,開學第一天帶著興奮的心情上課,中午到合作社買便當,一踏出合作社的門,門上的招牌就狠狠地往我的頭砸下來,我整個人痛到倒在地上,便當也灑了,眼角還瞄到落在我旁邊的無緣雞腿。學校叫了救護車送我到醫院,縫了五針,隔了兩個星期,有一天放學時,掛在教室外面的整潔第一名獎牌莫名其妙地又掉下來,直往我的傷口砸過去,我再一次被送到醫院,重新縫五針。

連教官都感到不可思議,「我在學校待了十幾年,還沒有碰過學生一個月被砸到頭兩次,兩次都叫救護車送到醫院的。」

說真的,要不是我自己親身經歷,我也不知道有人可以倒楣成這樣。想要超越我,可能還要翻過三座中央山脈。

後來還有一次,早上才剛到學校,正要把早餐打開來吃,就被教務主任叫去出公差,幫忙檢驗抽查的作業。我整個傻眼,因為我內心對文字有些排斥,只喜歡看圖片,於是我告訴主任我無法勝任。主任要我別擔心,還有其他同學會幫忙進行,結果那些「其他同學」都在幫忙聊天和睡覺,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在做抽查。面對這種孤軍奮戰的狀況,我也已經習慣到不能再習慣,我只好以最快的速度,在下午一點半時全部完成。主任開心地發給大家便當,結果便當少了一個,正好我站在最後面,發現便當已經發完那一瞬間,空氣都變得稀薄了。

主任也一臉的莫名其妙,不曉得為什麼會少訂一個便當。他不好意思地向我道歉,我也只能無奈地笑笑,決定回去吃早餐。結果早餐酸掉了,我便拖著又餓又累的身體到合作社買東西吃,卻什麼都賣完了,連硬邦邦的麵包都沒剩半個,請問大家是在學校做防颱準備嗎?

最後我買了一碗泡麵來吃,打開泡麵時,我卻萬分驚訝地發現:裡面沒、有、調、味、包!

誰說地獄只有十八層,我當下馬上跌入一百八十層,無法理解上帝怎麼會無視我到這個地步!

可以看看我嗎?一秒就好,Look at me!

我難過地把泡麵丟掉,跑去打公用電話回家給媽媽,一聽到老媽的聲音我就哭了出來,不管我後面還有沒有其他等著用電話的同學,我把我所有的委屈伴隨鼻涕還有眼淚一起發洩出來,「媽!嗚……我肚子好餓……泡麵裡面沒有調味包,像話嗎?妳說啊!嗚嗚……我想吃東西啦!嗚嗚嗚……我想吃東西……」

好吧!情緒失控的下場,就是這件事被全校的人知道了,連主任也在隔天買了一個一百五十元的便當安撫我受傷的心,同學們隨時隨地問我:想吃東西嗎?無時無刻塞食物給我,好怕我一餓就又哭了。之後,老爸老媽只要一想到泡麵,就會忍不住大笑,覺得自己女兒為了一碗泡麵大哭實在太蠢。

他們不懂,老是被上天遺忘,是一種無法解釋的孤獨,你會忍不住心慌,因為你不知道你還得被遺忘多久。

雖然老媽常說:「女兒啊,妳不要老是覺得自己倒楣,那是因為老天爺希望妳可以過得特別!」

但是,我要聲明,我一定要登報聲明,在此先謝過老天爺的好意,可是現在是個講究溝通的年代,我們需要好好聊聊,我需要表達我的意見,我一點都不想過得多特別,我只希望可以過平順的生活,正常平凡地長大,不需要特別到讓我很快就失去了我的爸媽,早早嚐到一個人生活的滋味。

倒楣的體質,我覺得也是基因遺傳的,老爸老媽只倒楣一次,就失去了他們的生命。他們去參加朋友兒子的婚禮,路途中被一輛酒駕的車子撞上,爸爸當場死亡,媽媽是送到醫院才過世。我在家裡接到警察的電話,先是大聲尖叫後便暈倒,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在北京結婚定居的大姑姑趕回來照顧我,幫我處理很多事,那時候的我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敢碰、什麼事都不會做,只知道流淚,只知道傷心,只知道自己很倒楣,如果不是因為英文考不好,必須重考,我就能和爸媽一起去參加婚禮,和他們一起離開,不用自己一個人面對失去他們的痛苦。

爸媽告別式那天,酒駕司機出現在我面前,希望我可以原諒他,強調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喝了酒還開車,怎能說不是故意的?拿別人生命開玩笑的人,怎麼能說不是故意的?我告訴他,我會恨他一輩子,因為只有這樣,我才有繼續生活下去的動力。

但我恨他的時間並不是很長,爸媽離開兩個月後,他再次酒駕,自己撞上了安全島,當場死亡。大姑姑告訴我這件事時,我應該要覺得開心,覺得惡有惡報,因果循環,但我沒有,我反而有些失落,因為失去一個可以恨的人。

但我也沒有想像中的快樂,畢竟我失去的,早就回不來了。

(待續)

本文出自:《然後 你還在》 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雪倫Sharon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