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他不是我的英雄 (2)

他不是我的英雄 (1)

 

大姑姑原本想安排我到北京念書,好就近照顧我,可是我想留在台灣,留在有爸媽味道的房子裡生活,留在一個完全屬於我的地方,我才能感到安心。大姑姑不放心我才高中就要自己一個人生活,於是回來台灣陪我,兩個月回北京一趟。

 

結果不到半年,大姑丈就小小偷吃了一下,原以為神不知鬼不覺,誰曉得遇上了個找死的小三,打電話找大姑姑挑釁,還說了小三都會講的台詞,「不被愛的人才是第三者。」想看正宮跳腳大鬧。

 

但我在此敬告小三們,這台詞在電視劇裡看看就好,遇到像大姑姑這種有氣魄的女人,只會得到一句淡淡的回應,「沒腦子的女人,才會去當別人感情的第三者。」

 

隔天,大姑姑說她要回北京處理一下,幾天後再回到台灣時,她已經恢復單身。她笑著告訴我,「天底下男人多的是,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到現在,只領悟到她說的,天底下男人的確多的是,不過,面對傷害,我還是很難當作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半年後,大姑姑和我們社區外聘來教媽媽們英文的新加坡籍老師談起了相差八歲的姊弟戀。我高三畢業時,他們結婚了,新的姑丈要回去新加坡接手家裡的事業,大姑姑原本還決定要留下來繼續和我生活,不過我拒絕了,我仍然覺得大姑姑的第一次婚姻會失敗是因為我的關係。

 

我不能再成為誰的羈絆。

 

於是我拍著還沒有發育完全的胸脯,跟大姑姑保證我自己一個人絕對沒有問題,但是大姑姑去了新加坡後,我每天夜裡都得開著燈才敢睡,每天都在催眠自己「一個人沒什麼大不了的」,每天都在學會一項新的生活技能。自己辦大學入學,自己照顧自己三餐,發燒時自己看醫生,自己學寫家計簿,雖然有爸媽留下來的錢,但仍然要學著省吃儉用。

 

接著我就發現自己越來越堅強,因為經驗值累積,讓我不停地升級,小怪對我來說就只是小菜一碟,像丁香炒豆干或是蒜香海帶芽,兩三口解決。

 

被雨淋濕了,就換件乾淨的衣服。摩托車壞了,就有堂堂正正坐計程車的理由。生活的確會遇到不少難關,如果問我,人生要先點哪一個技能,那絕對是「安慰自己」。

 

先解決自己,才能解決生活。

 

不過,再堅強的人也一定會有弱點,你說鋼鐵人史塔克有沒有弱點?當然有,雖然他吃辣,但他怕小辣椒,你說雷神索爾有沒有弱點?當然有,如果他沒有持續健身,就拿不起雷神之鎚,到時候系列電影第三集的男主角就變成進擊的洛基,你說倒楣達人堅強之后林樂晴有沒有弱點?當然有,就是單身時看到情侶在我面前猛放閃,會讓我的寂寞更上層樓,超越一○一大樓。

 

坐在我正對面的官敬磊一手放在旁邊的椅背上,一手摸著坐在他左手邊我的一號室友明怡的小臉龐說:「妳怎麼又瘦了?」

 

明怡笑彎了眼,「哪有。」

 

明怡是我的大學同學,她非常溫柔,認識她到現在,從沒有見過她失控的樣子,講話輕聲細語,絕不會像我這樣吼;笑不發出聲音,絕不會像我這樣發自丹田;行為舉止除了優雅還是優雅,絕不會像我這樣橫衝直撞。我們兩個像是距離最遙遠的兩顆星球,卻在某個時機,穿過宇宙、翻過銀河,一瞬間撞上,成為好朋友。

 

大一開學時,她坐在我後面,我們沒有交集,她有她的小圈圈,我有我的小世界,在教室碰到面,頂多點個頭打個招呼。有一天,我在走廊不小心碰見從屏東來找她的父親和她起了爭執,甚至呼了她一巴掌後才離開,我當下愣在原地,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動彈不得。

 

當你撞見一個人的祕密,就表示你們將不再只是兩個毫無關聯的點,而會產生一條線牽引著彼此。

 

我和明怡的這條線已經十幾年。

 

官敬磊先是皺了皺眉頭,露出一臉心疼的表情,再把臉靠到明怡面前,「是不是我不在台灣妳都沒有好好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