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他不是我的英雄 (2)

Share

他不是我的英雄 (1)

Advertisement

大姑姑原本想安排我到北京念書,好就近照顧我,可是我想留在台灣,留在有爸媽味道的房子裡生活,留在一個完全屬於我的地方,我才能感到安心。大姑姑不放心我才高中就要自己一個人生活,於是回來台灣陪我,兩個月回北京一趟。

結果不到半年,大姑丈就小小偷吃了一下,原以為神不知鬼不覺,誰曉得遇上了個找死的小三,打電話找大姑姑挑釁,還說了小三都會講的台詞,「不被愛的人才是第三者。」想看正宮跳腳大鬧。

但我在此敬告小三們,這台詞在電視劇裡看看就好,遇到像大姑姑這種有氣魄的女人,只會得到一句淡淡的回應,「沒腦子的女人,才會去當別人感情的第三者。」

隔天,大姑姑說她要回北京處理一下,幾天後再回到台灣時,她已經恢復單身。她笑著告訴我,「天底下男人多的是,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到現在,只領悟到她說的,天底下男人的確多的是,不過,面對傷害,我還是很難當作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半年後,大姑姑和我們社區外聘來教媽媽們英文的新加坡籍老師談起了相差八歲的姊弟戀。我高三畢業時,他們結婚了,新的姑丈要回去新加坡接手家裡的事業,大姑姑原本還決定要留下來繼續和我生活,不過我拒絕了,我仍然覺得大姑姑的第一次婚姻會失敗是因為我的關係。

我不能再成為誰的羈絆。

於是我拍著還沒有發育完全的胸脯,跟大姑姑保證我自己一個人絕對沒有問題,但是大姑姑去了新加坡後,我每天夜裡都得開著燈才敢睡,每天都在催眠自己「一個人沒什麼大不了的」,每天都在學會一項新的生活技能。自己辦大學入學,自己照顧自己三餐,發燒時自己看醫生,自己學寫家計簿,雖然有爸媽留下來的錢,但仍然要學著省吃儉用。

接著我就發現自己越來越堅強,因為經驗值累積,讓我不停地升級,小怪對我來說就只是小菜一碟,像丁香炒豆干或是蒜香海帶芽,兩三口解決。

被雨淋濕了,就換件乾淨的衣服。摩托車壞了,就有堂堂正正坐計程車的理由。生活的確會遇到不少難關,如果問我,人生要先點哪一個技能,那絕對是「安慰自己」。

先解決自己,才能解決生活。

不過,再堅強的人也一定會有弱點,你說鋼鐵人史塔克有沒有弱點?當然有,雖然他吃辣,但他怕小辣椒,你說雷神索爾有沒有弱點?當然有,如果他沒有持續健身,就拿不起雷神之鎚,到時候系列電影第三集的男主角就變成進擊的洛基,你說倒楣達人堅強之后林樂晴有沒有弱點?當然有,就是單身時看到情侶在我面前猛放閃,會讓我的寂寞更上層樓,超越一○一大樓。

坐在我正對面的官敬磊一手放在旁邊的椅背上,一手摸著坐在他左手邊我的一號室友明怡的小臉龐說:「妳怎麼又瘦了?」

明怡笑彎了眼,「哪有。」

明怡是我的大學同學,她非常溫柔,認識她到現在,從沒有見過她失控的樣子,講話輕聲細語,絕不會像我這樣吼;笑不發出聲音,絕不會像我這樣發自丹田;行為舉止除了優雅還是優雅,絕不會像我這樣橫衝直撞。我們兩個像是距離最遙遠的兩顆星球,卻在某個時機,穿過宇宙、翻過銀河,一瞬間撞上,成為好朋友。

大一開學時,她坐在我後面,我們沒有交集,她有她的小圈圈,我有我的小世界,在教室碰到面,頂多點個頭打個招呼。有一天,我在走廊不小心碰見從屏東來找她的父親和她起了爭執,甚至呼了她一巴掌後才離開,我當下愣在原地,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動彈不得。

當你撞見一個人的祕密,就表示你們將不再只是兩個毫無關聯的點,而會產生一條線牽引著彼此。

我和明怡的這條線已經十幾年。

官敬磊先是皺了皺眉頭,露出一臉心疼的表情,再把臉靠到明怡面前,「是不是我不在台灣妳都沒有好好吃飯?」

明怡他被逗笑,伸出粉拳,用了約莫兩百公克的力量輕敲了官敬磊的肩頭一下。官敬磊順手拉過她,把她擁在懷裡,然後輕輕吻了明怡的額頭。

看到這一幕,我頭皮整個發麻,胃酸在沸騰。再這樣下去,我真的很怕我會不顧和明怡同居多年的情分,拿起水杯往他們身上潑,好幫他們的愛火降降溫。只好出聲警告,「可以不要在我面前上演言情小說的戲碼嗎?」

現在不是深夜時間,是陽光一曬就會融化的三十四度C正中午,台語來說就是「透、中、道」!

而且隔壁桌還有保護級的小孩,可以不要污染他們嗎?

官敬磊一臉無所謂地笑了笑,「這是真情流露,免費贈送,外面看不到。」

「不必,感謝你的好意,我沒有說我想看,立湘,妳想看嗎?」我轉過頭順勢問了坐在我一旁的三號室友立湘,但她正和她手上的設計雜誌談戀愛,根本沒有心思附和我,我嘆了口氣,覺得孤單。

立湘是設計師,只要一看到設計相關的書籍還是作品,眼睛就會馬上發出雷射光,被她眼神一掃,就連哥吉拉都會馬上變成小壁虎 baby,如此強而有力。

我完全能夠理解立湘的狀態,如果是我在廚房裡專心研發新食譜,完成料理前,就算有八顆核彈瞄準我,我也絕對不會離開。創作的人都有一點偏執,這點很多人都無法理解,包括明怡和我的二號室友童依依。

說到童依依,都遲到多久了?

我看了一下手錶,明明約好十二點半,現在都已經將近一點鐘了。我快餓死就算了,單身的人有什麼罪,得這樣被情侶放閃攻擊?十分鐘內她再不來的話,這星期早餐她就必須自理,再加個打掃客廳的懲罰。依依沒有拒絕的權利,因為我是房東加管家,我說了算。

正當我漸漸適應自己一個人的生活時,明怡原先租屋的房東因為簽賭欠債,賣了房子跑路,把明怡的東西全都丟到管理室,連押金也沒有還她。因為家裡還有房間,我便讓明怡先來家裡住下。沒多久,我的直屬學長康尚昱介紹了依依進來。隔年,明怡和依依在某一天外出買晚餐時,撿到了遇到壞房東的立湘。我們四個人就這樣一起住,一直同居到現在。

我們從同學變成好友,變成姊妹,再變成家人。

原以為畢業後大家會各奔東西,但她們依然留在這裡,用著小小的房間,老舊的傢俱。這間房子除了我和爸媽的回憶,還有我們四個人的花漾青春。至於未來,其實我不知道會變得如何,可是經歷過爸媽的事故,我學會凡事都先做最壞的打算。

沒有人是不會離開的。

所以我選擇好好珍惜現在,珍惜她們在我身旁的時間,於是我這個善良的房東不只提供住,還包三餐、消夜和下午茶。明怡喜歡中式料理,我考上中餐證照,自稱台北士林小當家。依依喜歡西式料理,我也有西餐證照,一分鐘上好菜不是問題。立湘喜歡甜食,我也去學西點烘焙,烘焙王東和馬的太陽之手我也有。不過重點是我很喜歡做菜給大家吃,因為那是唯一能讓我感受到家庭溫暖的時刻。

(待續)

本文出自:《然後 你還在》 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雪倫Sharon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