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他不是我的英雄(3)

Share

他不是我的英雄 (1)

他不是我的英雄 (2)

我緩緩地把眼神放空,怕自己被眼前火熱的情侶閃瞎,然後再多喝兩杯水,免得自己的肚子繼續咕嚕猛叫,接著再假裝自己不存在這個空間,開始神遊,思考著我的早餐店新菜色。從七年前開業到現在,店裡固定每半年更換一次菜單,我希望口味能夠多元又健康。享用早餐是一天最幸福的時刻,能夠為別人帶來滿足,對我來說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

「林、樂、晴!妳說說看,妳不覺得康尚昱這樣很過分嗎?」我的二號室友童依依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入座,用她氣憤的聲音把我拉回這個世界。

我回神看著她以及站在一旁滿臉無辜的尚昱學長,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能看著他們,從喉嚨裡發出疑問的聲音,「啊?」

依依深呼吸一口氣後,繼續說:「我們剛剛去挑新床,明明就說好不用買太貴的,可以睡就好,結果他趁我不注意,偷偷訂下了最貴的那塊床墊。說什麼凡事一起商量,妳說他哪裡跟我商量了,那麼貴的床,我怎麼睡得著?」

尚昱學長很怕我站在依依那邊,馬上澄清,「欸,我是為她好耶,她脊椎不好,常常腰痛,每天都要用的東西,難道不應該買好一點的嗎?」

尚昱學長是我大學時的直屬學長,眾所皆知的貼心王,全系師生都認證的暖男一枚,不枉我大一時一進學校馬上看上他。但沒想到我的暗戀才要開始就立刻失戀,因為他和依依是從小青梅竹馬長大的戀人,看看亮眼的依依,再看看我自己,只能早點死心,洗洗睡了吧。

放眼世界,我最看好的情侶只有兩對,一對是貝克漢和維多利亞,另一對就是康尚昱和童依依。我對依依說過,如果連她跟學長都分手的話,我就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雖然現在我也不怎麼相信。

「是應該買好一點。」我贊成,童媽媽說依依小時候從樓梯上摔下來過,造成脊椎損傷,有時候一痛起來甚至沒辦法起身下床。她現在睡的這個床墊,從她大學一年級搬進來就一路用到現在,的確是應該換了。

一聽到我附和,學長馬上產生勇氣,摟著依依,「妳看!連樂晴都這樣說了。錢再賺就有了,可是世上只有一個妳,妳得要健康,我才會幸福啊。」

聽完,我隨即變成害喜的狀態,還是懷上雙胞胎的程度,胃酸衝向喉嚨。我趕緊拿起桌上的菜單,迅速轉移話題,「請問可以點餐了嗎?」再聽下去,我肯定會連昨天晚上吃的咖哩飯一起吐出來的。

「當然可以,今天我請客,想吃什麼盡量點,我不在台灣時,感謝你們這麼照顧明怡。」官敬磊露出欣慰的表情對大家說。

他的確是該感謝我們大家,他大部分的時間都不在台灣,總是四處跑,去柬埔寨、越南當義工幫助失學的孩子,越亂的國家他越愛去。我非常肯定他對弱勢族群的付出,但有時候一失聯起來,少則一個月,長則半年找不到人,明怡竟然能跟他這樣談戀愛,她的心臟絕對比浩克更大顆吧!

雖然明怡臉上不透露任何情緒,我們依然能夠感受她的擔憂和無助,有時候真想提醒官敬磊,多替這段感情裡處於弱勢的明怡好好想一想,這樣,他會不會就能在明怡的身旁待久一點?

但我只是想,什麼都沒有辦法做,就算情同家人,我也無法任意干涉她的愛情,畢竟我自己的下場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想到這裡,我只好對服務生說:「最貴的都來一份。」這種無能為力的酸澀,也只能從食物得到一點點慰藉。

點完餐,服務生送上幾盤小菜。我才挾了一口辣炒魚乾到嘴裡,官敬磊就問了一句,「怎麼沒有看到妳家大勇?」

聽了我馬上嗆到,辣味在我喉嚨猛搔,使我咳了幾聲。立湘的注意力從雜誌移開,快速地遞了杯水給我,我三秒喝完,活過來之後抗議地說:「我姓林,他姓孫,我住士林,他住土城,他不是我家的好嗎?」

官敬磊臉上露出一抹奇妙的笑容,我才想開口再補充點什麼時,尚昱學長馬上補了我一槍,「他是姓孫,但比起孫媽媽,他更怕妳。他是住土城沒錯,但他幾乎在士林活動,不是在妳的早餐店,就是在妳家,從大學開始,你們兩個人就形影不離到現在,看起來是不太像在一起,但說你們沒在一起,又覺得你們的默契好到不像話。」

沒讓我有說話的機會,依依馬上夫唱婦隨,她看著我,一臉真誠地說:「來,樂晴,今天就來解決我這積了快十年的疑惑。我真的很想知道,妳和孫大勇到底是什麼關係?」

依依一問完,所有人的眼神同時放到我身上。明怡放下手上的杯子,官敬磊放下原本蹺著的左腳,學長放下手上的筷子,依依放下手上的行動電話,立湘放下最難割捨的雜誌,他們正期待我說出一個令大家滿意的答案。我和孫大勇是什麼關係?

我和孫大勇的事,得要從很久很久以前講起……

***

大三開學,孫大勇轉進我們班上,坐在我後面。上課的時間他大部分都在睡覺,就算難得醒著,也是把手伸在桌底下玩掌上型電動,和班上同學沒有什麼交集,左手腕上刺了個Hello Kitty 的頭像,對,沒錯,就那隻沒有嘴巴卻比 Lady Gaga還紅的哈囉凱蒂,它的魅力席捲女人圈,小至新生兒老至八十五歲婦女。只是我沒有想到,孫大勇會站在流行界的吉薩金字塔頂端。


也不怕摔死嗎?

我對他的第一眼印象,就是「流氓」,但絕對不是像電影古惑仔裡面的銅鑼灣霸主陳浩南那樣,帥到讓人自動繳交保護費,而是那種站在大哥後面第十三排,看到血會放聲尖叫接著昏到的那種小牌地痞,出場不到三秒就會被砍死,車馬費只要一個便當的那種角色。

他的劉海總是蓋住眼睛,沒看過他吃東西喝水,淨是嚼著口香糖。黑、灰、藍三色的T恤輪著穿,再加上永遠只有一條的牛仔褲,和一雙黑色的 All Star帆布鞋,一副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不在乎班上同學有幾個人、不在乎做報告沒有人想跟他分在同一組、不在乎老師警告他再睡覺就要當掉他、不在乎全班只剩他一個人沒交報告。他不在乎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變化,他坐在我後面的位置上,隨心所欲。

但這讓我非常辛苦,因為我很不幸地被選為班代,每次班上有什麼活動、要繳交什麼費用,我都要追在他後頭,不是要錢就是要回覆,回答的內容永遠就是不要、不想、不願意,不然就是連理都不理我,只顧著玩他的電動。

「不要生氣。」是明怡每天在學校都會跟我說的一句話。

「妳說怎麼可能不生氣?明明就說今天要繳教學意見調查表,他居然沒寫。全班就他還沒交,每次都要催他,催到我都消化不良胃下垂了!」我把早上做的三明治丟在桌上,完全不想動它,因為孫大勇總是讓我倒胃口。

明怡拿起三明治,拆開包裝放到我手上,「是誰說早餐最重要的?妳要為了孫大勇把胃搞壞嗎?」

才不要!

我馬上吃了一口三明治,接著生氣地說:「妳說他是不是有病?這麼不喜歡學校就不要來上課啊!都不知道他給別人帶來很多困擾嗎?真的一點都不會不好意思嗎?」

「不會。」孫大勇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到我後面的位置上,順便回答了我的問題。

想到剛才正說著別人的壞話,當場被抓到的我原本很難堪,但一回頭看到他又一臉無所謂地打著電動,對他不好意思的念頭一秒消失。我生氣地把三明治塞給坐在一旁的明怡,對孫大勇說:「調查表交過來!」

他沒有反應。

我忍不住提高音量,「快點寫完交過來!」

他仍然把視線放在手中的電動上。

我開始咬牙切齒地警告,「給你一分鐘,現在馬上填好,交、過、來!」

他還是不理我,非常專注在他的電動上,無非是想挑釁我。

他的態度讓我的理智線下一秒鐘立刻斷掉,忍不住伸出手抓住他的長劉海,用力搖晃他的頭,失控地說:「快點寫、馬上寫!教務處說今天要交,你給我快點寫,有沒有聽到!」

孫大勇痛得哇哇叫,明怡和班上其他同學則嚇得抓住我的手,很害怕我鬧出人命。但我忍耐到了極限,明明不想當班代,還硬是被選為班代,下課不是往導師室跑,就是奔波於學校各個處室,再加上孫大勇這個超會擺爛的白目,別班的班代辦一次就能結束的事,我卻得分好幾次處理,還要被行政助理酸,說我的辦事能力有待加強,難道是我的問題嗎?

(待續)

本文出自:《然後 你還在》 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雪倫Sharon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