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似戀關係:為何你們會變成炮友以上,戀人未滿?

Share

「似戀關係」是沒有明說交往,但又同時享有性行為與其他親密的關係[1]。

Advertisement

或許,很少人是在一開始就想這樣,很多甚至是,曖昧過了頭,才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回頭。但問題是,為什麼妳會讓自己走向進退維谷的田地?

這樣的關係通常由兩方組成:不願承諾的逃避者,與不甘放棄的焦慮者[2]。

給不願承諾的逃避者:就算不曾擁有,也還是會失去


其實,妳是渴望被關懷和呵護的,但是因為過去的經歷和曾經受過的傷,讓妳不願意再一次的接受這些痛苦,所以妳學會了——只要不去承諾就不會有失落,只要不曾擁有就不會再一次受傷重重。

所以妳開始在許多沒有辦法被定義,又不需要負起任何責任的關係當中,來回擺蕩。但是在妳的內心深處,還是渴望被愛的,可是,正因為妳並沒有給予對方足夠的承諾,對方也不需要為妳付出完全的責任。最後,妳有限的付出,也只獲得非常有限的愛。

可是當他們離開的時候,其實妳還是會難過。

雖然妳以為只要不承諾就不會有失落,可是只要曾經互相依賴,就得承擔對方離開所帶來的傷害。於是妳的防備並沒有讓妳獲得更多,反而是在不足的安全感當中,一次又一次的去經歷失去的滋味。因為,就算不曾擁有,只要曾經曖昧過頭,也還是會感到失去後的難過。

或許妳也習慣了,習慣在每次失去中,去說服自己其實對方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重要,這樣的習慣或許讓妳難過的成分少了一點,但也因為當初妳並沒有投入太多的感情,說妳從中獲得的快樂也非常有限。

給不甘失去的焦慮者:別讓一時的不勇敢,變成永遠的遺憾


妳值得更完整的愛,一直都很值得。

那些對於擁有和失去的焦慮,很多時候都是妳想像出來的。妳一直希望這段關係能見光,但對方又不願意公開。於是,妳每天都活在不確定裡面,眷戀見面交歡的瞬間,心理卻又相當明白,這種空虛的愛不是妳所期待的關懷。

妳一直都懂,只是妳不忍說破。因為說破了可能什麼都沒有,維持現狀至少可以維繫那些僅存的擁有。說得很簡單,但下定決心很難,這裡提供兩個研究踹妳一腳,或可以讓妳清醒一些:

〈1〉愛得深,也傷得深:這妳早就知道了,但妳可能不知道的是,關係裡付出越多的一方,權力其實越小[3],妳越在乎,就越痛苦;越退讓,就越讓自己無路可退。

〈2〉愛得久,也痛得久:雖然妳們未曾「在一起」,但其實和在一起沒兩樣。而在分手傷痛的研究中,大部分的人需要花「交往時間的一半」以上來療傷,所以,如果妳繼續讓歹戲拖棚四、五年,妳至少得花2年來忘記他[4]。

再說一次,妳值得更完整的愛。別讓一時的不勇敢,變成永遠的遺憾。

三種似戀高危險群


一般來說,有三種關係容易走向似戀:

〈1〉沒有界線的曖昧 :又稱「好友萬萬睡」(Friends with Benefits)[5],原先說好只要身體不要愛,或是從朋友開始,變成超級好朋友,然後擦槍走火,之後就一江春水向東流了。

〈2〉過度自信的一夜情 :原先以為大家都是逢場作戲,各取所需,但幾次交手之後卻發現,自己不是玩不起,而是傷不起。

〈3〉後分手關係(Post-dissolutional relationships) :曾經的親密與了解,讓兩人很快就能知道彼此在床上的需求[6],但也因為害怕「再」在一起的帶來的麻煩與爭吵,就卡在這種「只做愛,不相愛」的窘境。

妳在一段或兩段正式的戀情之後,後來所接續的所謂無以名狀的似戀關係,都是因為恐懼失去所構築出來的「防衛式感情」[7]。但是有一天妳終究會明白,這些防衛並沒有辦法帶妳到達真正的愛,而是會讓妳再一次又一次的失落與難過當中,看見自己的害怕與醜陋。

延伸閱讀

[1]海苔熊(2015)。在怦然之後:關於愛情的16堂課(增新版)。桃園:大真文化。

[2]程威銓(2013)。背德の邊界-危險平衡中的似戀關係。TEDx溫羅汀「決定」。

[3] Sprecher, Susan, Schmeeckle, Maria, & Felmlee, Diane. (2006). The Principle of Least Interest: Inequality in Emotional Involvement 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Family Issues, 27(9), 1255-1280. doi: 10.1177/0192513×06289215

[4] Wright, H. N.(2003)。戀人還是朋友:分手療傷手冊(田鎔瑄、謝慧雯譯)。台北:宇宙光。

[5] Bisson, Melissa A., & Levine, Timothy R. (2009). Negotiating a Friends with Benefits Relationship.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38(1), 66-73. doi: 10.1007/s10508-007-9211-2

[6] Armstrong, E.A., P. England, and A.C. Fogarty, Accounting for women’s orgasm and sexual enjoyment in college hookups and relationship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2012. 77(3): p. 435-462.

[7]海苔熊(2015)。沒有開始,也還是會失去:破除「在一起」的恐懼。姊妹淘。

Advertisement
海苔熊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