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像風的男人

 

提著大包小包寵物用品的美代匆匆橫越馬路,卻在快抵達對街時被石頭絆了一跤,摔在人行道上。此時已經是深夜十一點,人煙稀少,幸好她的狼狽像沒有成為注目的焦點。來自腳板的疼痛令她一時之間爬不起來,索性就坐在人行紅磚道上,地頭一瞧。鮮紅的血正從大拇趾指甲滲出,染紅了趾間。驚恐、無助的感覺如同血一般地滲透,從四面八方一點一點滴鑽進她全身的毛細孔。她不禁痛哭了起來。

 

亞力,此刻你在哪裡?

 

有所期盼的心,比一個人的孤獨還要來得椎心刺骨。亞莉總是這樣,在她最需要他的時候,他都不在身邊。他就像空氣中漂浮的五彩泡沫一樣,不經意地帶給她驚喜,等她想捕捉時又瞬間消失。美代永遠不會忘記第一次見到亞力時的情形,可以說是第一眼就對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亞力不是那種俊美男型的男人,但很風趣,總能敏銳地察覺人的心意,而偶爾流露出的孩子氣則很能激發女人的母性。他和美代投緣,而彼此又屬於兩種不同的個性:亞力愛成群結黨,美代愛安靜。但一開始,亞力卻願意花上一個晚上的時間和她在電話裡聊天。美代所有的不如意,他都會為她同鼻孔出氣,這令美代窩心極了。

 

在一次校外的舞會中,亞力甚至還為了一個男孩在跳舞時吃美代的豆腐,而演出全武行。一度鬧得全校皆知。但他和亞力卻沒有因此而成為男女朋友,反而經常可以在校園裡看到亞力和另一個長髮、挺做作的女孩走在一起的背影。她記得,亞力曾經輕蔑地表示那女孩是如何地使盡手段倒追他。那時,她還曾為自己和這麼一個被手女孩注意的亞力走得那麼近而有一股優越感。轉眼間,怎麼自己一下就屈居弱勢了。

 

「她對我太好了,幫我到圖書館準備了許多資料,我總不能不近人情吧!」這是亞力給她的回答。

 

她能怎樣,向女朋友似地打班醋罈子嗎?他們好是好,但亞力從未承認過她是他的女朋友。不到三個月,美代從共同認識的朋友口中得知他們分手了。亞力又開始頻繁地出現在他們的朋友圈裡。逗美代開心、送她別具創意的首飾,和她一塊挑剔著過街的女子。但亞力從不挑剔她。在亞力口中,總是讓她覺得自己是他眼中最好、最珍貴的。亞力給了她自信,她以有亞力這樣的朋友為傲。

 

亞力從未明白表示過什麼,但朋友都可以看出她與亞力之間那曖昧不明的情愫。美代不急,但可真急死她身邊的朋友。好友唐棋就常叨叨不停地在她耳邊念著:「去告訴他嘛!問他啊!老是這樣掛在心上,只會折磨自己。」的確,美代的內心忍受著煎熬,她要的不只是朋友而已。終於,她選擇了在他們認識八個月後的那個聖誕節告訴亞力她的心意。然而,得到的答案確定她大出意外。

 

「我覺得我們不會適合的。」他冷靜地有如一部電腦「輸出」訊息。末了還加了一句:「我覺得你該接受大明,他比我更適合你」

 

像被人從背後捅了一刀,美代有著無以言喻的難堪和失望。那天說完了,亞力便掉頭離開舞會場所,一整晚都沒再回來。美代與他失去了聯絡。他不再來電,彷彿泡沫般消失在空氣中。為此,美代傷心了好一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