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一夜情–流浪靈魂,用身體互相取暖

Share

她從來沒想過,三十多歲的她,會是這樣的狀況。年輕時,她也期待著婚姻。

她相信總會出現一個人,讓她嚮往著—「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那句話。那樣的人並非沒出現過,曾有兩個讓她心動的人,只是終究沒能修成正果。

過了某一個時空,愛情,對她似乎沒那麼重要了。過了就是過了,遇不到就是遇不到,那種渴盼期待的心情,再也找不回。

她不知道別的單身女性怎樣,但對她而言,生理上的需求並沒有那麼迫切。她比較害怕的是,心理上的寂寞。大部分的時候,她還是一個人過,也還算自在。但總會有幾個睡不著的夜晚,當DVD也填不滿她心裡的空缺,她也會想要身邊有一個人的溫度……

她不習慣上夜店。那種喧嘩,蒸騰的酒精,男女之間太過直接的挑逗,那種讓她欲嘔的混濁空氣……

她總是在網路上尋找伴,並非一夜情的網站。她知道風險很大,但她有一種奇特的天賦,可以從文字中嗅出對方的氣味,和她一樣孤獨的氣味,孤獨,卻沒有殺傷力。她喜歡曲折迂迴和對方聊聊不相干的事,童年,學生時代,以前的某個好友,電影的某個場景等等,覺得無趣的人也會自然迴避。氣味對了,最後她一暗示想要甚麼,對方也馬上能意會。

很神奇的,被她從文字中篩選的男人,大多是類似的款式。失意的藝術家之類的。清瘦,微駝的背,修長的雙手,虯結的眉,晦澀但隱隱有著微光的眼神,灰色略起毛球但整體還是頗有些質感的毛衣,過了耳的長髮,有的有鬍渣……

男人見了她,總是略略驚喜,眼神中從荒蕪驟然抽出嫩芽般的一絲生氣。歲月在她臉上並沒有留下太多痕跡,仍然清麗的一張臉龐,也自有一份嫵媚氣息。

更神奇的是,這一類看似文弱頹廢的男人,過時的文青,卻有著驚人的能量。每每在激情之後,她總是虛脫。更多的感覺,卻是想哭。這些人,其實內心深處都有著極大的能量吧?也許是被這時代的甚麼給壓抑住了?她和他們,都是同一類的人吧?一部分是為了性,在這繁華卻又蕭索的城市互相取暖,而另一部分,卻彷彿是在尋找自己……她和他們,都在掙扎吧?努力想要過得符合社會的期待,又沒辦法徹底放下任性的自己,於是浮浮沉沉……彷彿唯有透過性,在那一抽一插之間,才能確認自己的存在感……悲哀嗎?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妳的專長是低頭。」有個男生這樣對她說。這是張愛玲小說「傾城之戀」裡,男主角范柳原對女主角白流蘇說的話。她聽了忍不住笑出來。她在網路上和他交談時,並沒有提起張愛玲,但她的確衷心愛著張愛玲的文字,也許她寫過的話透露了甚麼線索,不免略略有些心驚,她以為自己夠敏銳,而那男人可能比她更細膩。

「抱歉,我只是不習慣看著別人而已。」她說。刻意不提范柳原和白流蘇。她不想和他有太多交談和連結,不想有進一步的關係,不想談她心愛的張愛玲,那會令她興奮且多話,臉頰泛紅。既然只有一夜,就別聊太多,也別留太多情吧!那些層層疊疊的,現實生活中各自的心事,只怕交織起來,是更層層疊疊釐不清的雙倍心事,而不會是解脫。

有這些過客短暫的陪伴,好像,在這城市裡,她已不覺得那麼孤獨了。也許是遇見了不少相似的流浪靈魂,用身體互相取暖,好讓自己繼續有能量在這城市過下去。她想,或者,哪天,或許會遇上一個人,彼此都需要對方繼續陪伴,像一千零一夜一樣,那麼,故事就會繼續了。在這光怪陸離的城市之中,甚麼事不會發生呢?

天生凡骨臉書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容易變成炮友的關係

Advertisement
天生凡骨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