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好愛這女人」……那女人卻不是我?

電影裡常有這樣的橋段:男主角在酒吧把妹時,會刻意提起已經分手的前女友,說起自己當初是多麼愛她,甚至自己好像永遠忘不了她云云……利用懷念前女友的手段,來讓女孩撤去心防,加以同情,甚至因此覺得這個男人很癡情,增加把妹成功機率。

 

這種招數是否有用?女人的確比較容易跟人聊起感情問題,許多男人不會找哥們談感情困擾,有問題反而會去請教女性知己。不管跟女人提起自己多愛另一個女人的目的是把妹還是單純討教,當對方還不是交往對象時,愛怎麼跟她說自己多愛另一個女人都沒有問題。要是跟自己的交往對象提起自己對前女友用情多深,那可就是白目的表現了。

 

有些男人,不知道是天性單純還怎樣,好像覺得女友就該對自己的過往全數包容。的確,相愛其實也需要包容,只是也要看包容的內容為何。對話之中時不時塞進一些他對前女友的回憶,甚至還會提到「我在那之前從未如此愛著一個女人」,這些話說給別人聽或許有點感人,真愛的故事永遠都是感人的啊!不過面對現任女友,如果男方嘴巴吐出「最愛的女人」不是眼前的她的話,就千萬別提起好吧!畢竟一段感情的現在進行式當中,誰不希望對方最愛的是自己。明明兩人相愛著,他偏要說自己之前多愛別的女人,即使那都是發生過的過往,或許這個當下他最愛的女人就是現任女友,但也不代表女生願意傾聽自己的男人曾經多愛別的女人啊!

 

有的男人會說:「都已經分手了,幹嘛還這麼計較?」好像是女人小心眼。的確,女人面對感情,什麼都是小心眼,這是人之常情,如果男人不能將心比心,還怪女人多疑多慮,這種男人說實在也很難託付啊!

 

如果上面這樣的男人算白目,以下這種案例就要算可惡了!有位女性朋友,對於某任前男友特別深惡痛絕,即使連他長怎樣都忘了,卻永遠不忘記要討厭他,問起這個男人有什麼特異功能,居然能讓這位朋友「印象深刻」,她的回答是:明明就是他劈腿鬧分手,還在她面前哭哭啼啼,說什麼自己其實也很痛苦很不捨叭啦叭啦,她原本都快要相信了,想說放他走也罷,自己也海闊天空,沒想到對方居然在此刻說出這麼一句傷人的話:「妳要知道,我從來沒有如此愛過一個女人!」朋友當下當場傻眼,因為她清楚的很,這個男人口中的「女人」並不是她!於是本來分手的傷痛,變成一股強大的怒意,居然讓她力氣大到拎起手邊的折疊椅往他身上K下去。男人畢竟力氣大,毫無準備地挨了一下之後,馬上就奪回了那張折疊椅,口中還拼命咒罵友人,說她是肖婆神經病之類的,但她根本毫不理會,轉身離開,多年情感因為一句話斷得乾乾淨淨,不流痕跡。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