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一點都不可憐

這天晚上下大雨,他去公司接她下班,兩人正要去市區的某間餐廳路上,在車裡她說了一些工作上事情,接著又說了某個同事的男友對那同事有多好,他一邊開車一邊聽她說話,對她說什麼內容沒多想什麼,但不知怎麼搞的,她聊天當中經常夾雜著『可憐』字眼。

 

「我好可憐喔!都沒有人好好疼我。」

「我真的好可憐喔!現在講話都沒人回我。」

 

她不斷地看窗外說自己可憐,直到他眼白一翻,嘖了一聲,覺得不耐,不顧後方有沒有車,立刻就靠右停下。因為『可憐』這個字眼,他生氣了,車上很安靜,安靜的讓兩人陷入僵持的氣氛中,只見雨刷在兩人眼前奮力的刷,有節奏性的發出聲響,她嚇壞了,說不出一句話,因為她從來沒見過他發那麼大的脾氣。

 

他們兩人才剛交往沒多久,照理說應該是無論做了什麼舉動都會被另一半認為可愛啊。她以為這是種撒嬌方式,說自己可憐只是想要讓對方摸摸頭說:「怎麼啦?」但這討愛方式完全錯了。

 

「妳為什麼要一直說自己可憐?」

「沒有啊,我只是說說而已啊,又不是真的可憐。」

「妳一直說自己可憐,說得好像我對妳很不好!」

「我說可憐又不是說你對我不好,說說不行嗎?」

「妳這樣會讓我覺得是我的問題!」

「是你自己多想,我根本沒有那個意思!」

 

男人有一種尊嚴是不容許女人去質疑,更不容女人在旁唉唉叫。

 

若說這男人不解風情,倒不如說這女人剛好戳中了這男人的自尊吧。或許言談當中聊到了誰對誰好這種最容易吵架的話題,只要是人有感覺的都會感覺出來『你/妳正在拿別人的另一半來跟我比。』然後就會出現一個關卡叫做『自信與自卑』,只要那關闖不過去就會開始發脾氣。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