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曾經都很可愛

第一次戀愛,我是那種死也不把愛講出口的人,不要說甜言蜜語,根本就是拒絕溝通,我總認為對方應該要懂,不需要我說,他如果愛我就能猜得到。

 

還記得他每次打給我都會問我妳在幹嘛,有次他打給我忘了問,我說你怎麼沒有問我在幹嘛,他就很配合地說妳在幹嘛,我那天特別慈悲和藹就回答他,我在想你啊。他非常高興,一直問我真的嗎。

 

只是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心意,對方就能開心,可是為何這件事情那麼難?好像是一種學習,必須要跌倒幾次才慢慢知道這世界不是圍繞著自己,必須去表達、去溝通,對方才能了解很多事情,對方也才能真正感受到被在乎、被關心。

 

但這種愛人的能力真的是需要學習的嗎?不是應該是與生俱來的嗎?

 

我還記得很小的時候我有自閉期,但是再大一點我就異常活潑,那時候的自己實在很陽光,小朋友的內心真的很乾淨。

 

那時候我和姊姊平常都是跟阿公、阿媽住,只有週末會回家住,我知道阿媽喜歡看歌仔戲,每次我看到歌仔戲都會叫我阿媽看,可是如果回家,我就得打電話跟我阿媽說現在哪台有歌仔戲,偏偏我幼童時沒有不能依賴人的想法,每次要打電話給我阿媽,我都問一次我媽電話。 有一天晚上大概九點多吧,我又發現了歌仔戲(那個年代三台真的很常有歌仔戲啦),我就叫我媽幫我撥電話,我要跟我阿媽講。

 

是這樣的,在大人的世界都會覺得這種情況有點為難,因為已經很晚了,老人家也該睡了,但我很相信我阿媽平常這時候還沒睡啊,可是我媽就一直要我不要去打擾。

 

小孩的心靈是很單純的,我只覺得我看到了一個我知道阿媽喜歡的東西,為何我不能趕快跟她分享? 當下真是氣我平常沒把電話記著啊,也就是那晚,沒錯,就是那晚,我終於背下了我阿媽家的電話。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叫阿媽看歌仔戲的基因,就像是會遺傳一樣,我的弟弟小我七歲,在他還是無辜天真單純的幼童時,他也做了跟我一樣的事情。

 

我會知道是因為有次我回到阿媽家,聽到我阿媽用很開心的語氣跟親戚說,我弟那天打電話要她看哪台有歌仔戲。 語氣裡面盡是那種我沒有被遺忘、我被記得、他心裡有我的高興。

 

當然現在的我,或是現在的我弟,都不會在看到歌仔戲時撥通電話給我阿媽。

 

因為我們都不再像個孩子那麼單純,不再認為心中有什麼就該去分享,我們像所有大人一樣,開始害怕去給了會造成別人的負擔,害怕會不會造成別人的為難,讓別人想拒絕又不敢,害怕會不會讓自己尷尬,會不會遇到釋放好意卻被拒的難堪?我們討厭彆扭,討厭被當成笑柄,我們覺得應該是要被人討好,而拉不下臉去做討好的動作。我們好的沒學到,學到最多的就是替對方預設立場,認為對方需要什麼、不需要什麼,對方一定是怎麼想,對方這麼做一定代表什麼,沒那麼做一定代表什麼,我們就是不像個孩子大大方方開口用講的、用問的。

 

 

《姊妹淘作家TOP 100年度大賞》>>即刻投票去

在姊妹淘眾多文章中,你最想收藏誰的文章?

用「讚」和「收藏」給專欄作家們鼓勵,累計積分還可獲得價值萬元Babyou福袋組可愛圓仔行動電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