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決定結婚的那一刻起,妳就要知道的事…

秀妍今天什麼事都做不好。午餐不想吃,留在座位上隨意上網,試著安撫一下自己的心情。她心想MSN上的朋友這時應該都去吃午飯了,就在此時卻看到有人登入,是慶雅。

 

  雅雅:妳說今天要提親?

  正式公開:嗯∼

  雅雅:真好。約在哪裡呢?

  正式公開:不知道,突然很不想去。

  雅雅:為什麼?你們吵架了嗎?

  正式公開:沒有,沒有吵架,唉∼

  雅雅:到底怎麼了?

  正式公開:慶雅……

  雅雅:?

  正式公開:決定和這個人結婚,到底對不對呢?

  雅雅:喝!

 

很多人在結婚前會突然變得猶豫不決,心想不知該不該跨進婚姻的大門?和這個人結婚到底對不對?婚後如果不和該怎麼辦?我真的能夠幸福嗎?結婚是件瘋狂的事,我會不會很快就後悔?各種疑問,在腦海裡快速閃過,秀妍也一樣。一旦提親,馬上就要決定婚期,所有的婚禮準備也必須在婚期前完成。秀妍想到這些,不免對提親一事感到恐懼。

 

要和另一個人達成共識、決定一起生活,這不是件容易的事。熱情有可能在某一瞬間突然冷卻,你也會發現對方令人難以忍受的缺點,此外還要面臨日常生活中的經濟問題,這些都令人感到害怕,擔心最後會像父母一樣,過著平淡無味的生活。再加上如果自己的夢想或人生方向必須因結婚而有所改變,那結婚真可謂是人生的一大轉捩點。

 

也因此,準新人通常會變得特別敏感,同時也有許多疑慮。在正式進入婚禮準備階段時,多數的新人都曾經吵過架,而且沒有到每次見面都吵就已經算是難得了。畢竟在婚前會有強烈的不安,這是任何人都無可避免的。

 

但是從心理分析的層面來看,有些錯誤的婚姻還是應該要在事前勸阻。每個人心中都潛藏著一股「重複性強迫」的衝動,會讓過去的不幸重複發生,所以常會看到有人所選擇的對象宛如將過去的痛苦關係又複製到目前的關係之中。例如當父親是酒精中毒者時,選擇的對象多半也是喜歡喝酒的男性;而母親個性比較心軟的男性,娶的太太也是這一類的女性。

 

就算兩人已經決定結婚,如果彼此的關係與自己過去留下來的內心衝突有著病態的關聯時,這段婚姻就有重新考慮的必要了。請仔細想想,你們是不是每一次見面都會吵架?然後一邊抱怨對方,一邊卻又因為有感情而捨不得分手?或者你們兩人的關係是單向付出,而且讓你們感到不自在?我的意思是指對方是否很像過去某個曾經令你痛苦疲累的人。如果染上酒精中毒的父親曾經帶給妳痛苦,那還有需要和像父親這一類的人交往嗎?

 

不過如果兩個人都能清楚自己內在的衝突,而且有把握可以解決的話,那情況又不同了。但如果你的愛情沒有達到如此成熟的程度,就有可能是因為受到強迫症的影響,想讓過去的不幸再次重複。所以你必須自己切斷不幸的連續,這一點沒有人可以幫得上忙,因為這是你自己的人生,你一定要勇敢地切斷它。

 

 

如果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那生命是不是太可怕?

 

外科醫師托馬斯想從生命的重量及整齊劃一中逃脫,好好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結婚對他來說,無異就是「生命中無法忍受的沉重束縛以及自由人生的終點」。雖然過去因為不懂這些而曾經有過一次婚姻,但是現在絕不再重蹈覆轍。結過一次婚之後,他體認到自己不可能一輩子只守著一名女人。托馬斯必須擺脫結婚義務、丈夫的使命等等,心情才能真正感到輕鬆。自由戀愛主義者的他同時愛上了以認真的生命態度深信命運式愛情的特麗莎,以及拒絕一切束縛、自由豪放的畫家薩賓娜。

 

特麗莎相信與托馬斯的愛情是命運的安排,她無法理解嚮往自由戀愛的托馬斯,兩人為此衝突不斷,最後她再也不能忍受托馬斯的「輕」,決定離開他。

 

這是米蘭‧昆德拉的小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裡的故事。它提出一個問題,問我們愛情與婚姻和生命的意義。小說中的托馬斯後來又去找特麗莎,即便又一次戴上生命中無法承受的桎梏,他也要和特麗莎在一起。不過很遺憾的是,就在兩人確認彼此愛意的那一天,卻因為發生交通事故而失去了生命。

 

我們常說「愛情是夢想,婚姻是現實」;羅素也說過:「在婚姻生活的許多義務或現實之前,愛情無法不褪色。」托馬斯的想法亦是如此。所以剛開始才會把特麗莎送走,因為他覺得為留住特麗莎而和她結婚太過沉重。

 

但是為什麼到後來托馬斯又跑去找特麗莎?如果沒有因為車禍死亡,他們真的能過著幸福的生活嗎?很顯然他們萬一結婚的話,最後一定會後悔的。常聽人家說:「我又沒瘋,當時為什麼要結婚呢?」因為結婚讓人後悔,不結婚也會讓人後悔。可是人們為什麼要結婚呢?

 

夫妻間的關係通常會經由以下三個層面完成。首先是現實的層面,要考慮的就是「我會因為結婚而得到什麼」。像是經濟能力的保障、獲得心理上的安定、脫離孤獨等等。第二是文化的層面,也就是雙方如何在文化的期待上取得協調。最後則是心理層面,這個問題涉及到彼此的潛意識衝突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

 

這三個層面互相糾結,夾雜著對彼此的期待與失望,以及愛與恨等各種情緒,使得婚姻生活呈現出高度的動態。在不知不覺間,夫妻兩人會在對方面前表現出最真實的一面,他們會為一點芝麻小事爭吵,或是毫不考慮地說出一些不會對外人說的致命性言語。吵過架之後,雖然兩人都受到不小的傷害,但是只要說一句:「對不起,我一定會改。」這一切便可以化解。這種來回在天堂與地獄之間的過程不斷在上演,理察‧史堤爾就曾經說過:「結婚,是我們在這個世界上所能經驗、圖像最完整的天堂與地獄。」

 

夫妻在吵架時,會讓對方看到自己幼稚又小氣的一面,那是因為兩人間的關係已經具備愛與信任的基礎。他們相信自己再怎麼任性,因為對方愛著自己,所以最後還是會包容自己。不過要是雙方的信任基礎已經被破壞,情況便又不同了。這時候的吵架不會僅止於一時,還會因為對彼此的失望及憎恨而導致關係毀滅。如此一來,結婚就真的變成了愛情的墳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