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結婚的朋友可以偶爾陪一下未婚的我嗎?

不知為何我覺得我接下來要講的事情,應該會有人覺得我是嫁不出去的剩女才會在這大肆宣揚結婚的壞話,我也能理解就算有人覺得我說的話都是自我安慰,畢竟偶爾跳出來當旁觀者看我這樣義正嚴詞的模樣似乎還真是有些許的可憐啊。

 

有時候連我自己都覺得沒結婚的人很可憐,可憐的原因是以前常常聚在一起的朋友,都不能再常常出來相聚了,白天吃個午餐下午茶還可以,晚上要約個喝一杯就難上加難。

 

不是他們不願意,而是為了要避免家庭紛爭,與其要跟另一半吵架,還不如乾脆不要出門,晚上早早幫小孩洗洗睡最好。而像我這種未婚的人也很識相,不希望朋友的感情一天到晚為了出門小酌而吵架,這種事情只要經歷過一兩次就夠你受的了。

 

有天和朋友聊到關於現在找知己還不如找伴侶的話題。

 

「現在要找個知己很難!」

「所以大家才都跑去談戀愛啊,既能忍受脾氣又能維持親密關係的人很難找,那就只好跑去結婚啊!」

「所以大家都寧可去經營感情也不經營友情?」

「經營友情?別去想,算了吧,朋友不是三五下就馬上約出來,但是另一半一定要隨傳隨到,不然就馬上換人!」

「還真現實啊!」

「所以到最後就跑去結婚,你傳我,我也傳你,我不出門,你也別想出門!」

「一種相互制約的概念。」

 

某夜我顧自地感慨起來,當身邊的朋友們一個個跑去結婚生小孩,臉書動態上全部都是以小孩為主,想起許多朋友們還沒結婚前,在邀約聚會的時候特別爽快,甚至比你還興奮,整晚大家一起瘋瘋癲癲,有哭有笑有三字經,就算醉得走在馬路上跌坐在地上還會先大笑再去扶對方,甚至還會偷拍你醉的樣子隔天再來拿出來討論,雖然宿醉到想罵髒話,但看到照片後還是會大笑一場。

 

而現在已婚的他們,都有這社會上給予所謂的責任兩字的壓力,婚後生活循規蹈矩,對任何事情也只有忍來忍去,在我這個未婚者眼裡看來那叫做束縛,綁著自己的慾望,來達成別人的期望。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