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4-完)


病症二─幻聽(Auditory Hallucination):「有沒有人聽到,他和我說我愛妳,沒有人聽到嗎?」

 

和許美華徒步走在人行道上,總是無話不說的我們誰也沒有說話。

 

路上車水馬龍,霓虹色的燈把城市包裝得五顏六色,幾個十幾歲的女孩化著不符年齡的妝容迎面而來,我突然意識到了我的毫不遮掩,根本稱得上衣不蔽體。經過大片玻璃櫥窗,我撇了一眼玻璃上的自己。

 

「shit!我這什麼德性。」

許美華笑了,我聽得出來是如釋重負的那種。

「沒關係啦!還好妳還有反應,整路我都緊繃死了!」美華嘆了口長長的氣。

 

我終於能夠理解那種失戀時,會花大部分的時間來分神,然後忽然清醒自己怎麼了,然後繼續分神的狀態。這真的是身不由己。

 

後來老樣子,我們到了那間最常來吃的小麵館。用鵝黃色燈飾裝潢得古色古香,有面牆是專門給人簽名的,不知道誰發明把自己喜歡的人的名字和自己寫在一起,再畫上一把傘,以為這就叫作浪漫。小時候覺得這樣做很好玩,長大後發現塗鴉還在,才恨不得推倒這面牆。我就是那個想要把牆推倒的人,還好幾年前我偷拿立可白塗掉後,很快的又被某些國中生給覆蓋上去了。

 

許美華今天仍然點最喜歡吃的酸辣麵,外加五顆水餃。

 

「欸,對不起,那時候我沒有第一時間和妳說。」美華拿著衛生紙擦拭著桌子。

「不要對不起,反正妳又沒惡意。」

「但我沒想到高韋是這種人,真的很可惡,男人齁……」美華搖了搖頭,像個老人一樣。

 

對我來說,我聽過太多男人的壞話,但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會被拿來形容他,說實話,我至今仍不覺得他是這種人。

 

「這是妳們點的酸辣麵還有五顆水餃。」

 

「妳今天怎麼吃這麼多?」我撐著頭看著她。

「NONO,這五顆水餃是華妃娘娘賞賜給妳的,不准妳都不吃東西,休想趁機減肥。」美華把水餃盤子推過來,露出一種平常一定會覺得很噁心,但此時此刻卻很溫馨的笑容。

「妳很煩,謝了。」

這就是好友之間,所有情感存在的樣式,永遠不會是漂亮禮貌的字眼,但感動彼此都很清楚。

 

喜歡寫作,喜歡說故事。沒有過度浮誇濃烈的愛情,只希望為每個人留下一點註解。 PS. Love&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