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35歲,我很茫然

我已經很久不上臉書了。

 

那些張牙舞爪的幸福一字排開,從求婚的光輝燦爛、婚禮的Tiffany藍、蜜月的碧海藍天、到生出小孩後的一邊抱怨自己睡眠不足、一邊曬嬰兒的肥嘟嘟小臉。

 

我有點厭倦這種制式的幸福,大家都過著大同小異的人生,這樣還有甚麼意思?

 

我一直覺得自己不一樣,我比其他人更努力、更堅持,我也覺得自己的人生應該是與眾不同的。可能是由自己定義的、而不是人云亦云的?

 

在廿六、七歲之前,過一個跟大家都一樣的人生對我來說很踏實。我一向很怕落後在隊伍後面,所以我貫徹始終每個計劃,而且用更多的耐力來確認結果。那年我信誓旦旦的跟當時的男友說我想結婚,他一臉為難的說:「我馬上要出國念書了,妳還這樣逼我?」

 

十年一晃眼過去,我的人生進程似乎在過去十年完全凍結。我不是沒有時間觀念,我也試過各式各樣的方式來讓自己走進結婚禮堂,看來不僅這些方式不奏效,而且任何不在自己控制之內的「人生計畫」都充滿了變因(如果可以只跟自己結婚就好了)。只是我的焦慮從三十五歲以後開始逐漸淡化,我總算意識到了,原來我可能結不了婚、這輩子也別想生小孩。這可能就是我要面對的人生遺憾,一起跟「沒有C罩杯、沒有出國念書、沒有有錢的爸媽」一起擺放在我的人生十大遺憾裡。

 

奇怪的是,當我由衷的說出我過去「凍結」的十年,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因為「凍結」意味著沒有前進;但在人前的光鮮,往往給我時尚新女性的錯覺。只是,或許在心裡深處,那些工作上、個人上取得的成就,其實對自己來說也不算數?就算妳薪水成長三倍、買了自己的房子、一年出國旅行兩三次、彈了一手好琴,但妳就莫名其妙的覺得這只是一種過渡,等著靠岸的那種。

 

狀態:懸而未決。

 

有天晚上,我做了個惡夢喘著氣在夜裡醒來,看著整個城市在腳下閃閃發亮。妳懷疑他們都在柔軟的黃燈裡面過著怎樣的生活?是不是都獲得了當初所預期的溫暖?妳想起那個遙遠的夢想,每次妳考全班第一名時,妳唯一要的禮物就是芭比娃娃,然後妳把娃娃一個個放在粉紅色的娃娃屋裡,看到她們過得很幸福,然後妳就笑了。

 

這就是妳夢想的目的地,但是不知道手上拿的地圖是印錯了還是山寨,竟然把妳變成了傳說中事業心很重的女強人。

 

 

「嘿!其實我只是無路可退。」當妳面臨的人生機會始終沒有婚姻時,妳只能走眼前看起來靠譜的路。

 

然後,妳慢慢開始注意到身邊真正過得很幸福的人,不論是單身、結婚或離婚的,都是保留自我原形的那種。她們首先清楚知道自己的原形是什麼,所以不會因為變成了媽、變成了老婆、變成了三十五歲的大齡剩女,就覆寫掉了自己原本的樣子。至於後面這些多出來的身分,都建築在穩固的原形地基之上。

 

但妳終究還是接受了一輩子漂流的這個可能性,然後不知怎麼著,妳就踏實了。

 

茹絲葵
在外商公司闖蕩多年,任性但時常踢到鐵板。希望自己變得圓熟一點,但又害怕失去自我。矛盾,說穿了就是一個鑽牛角尖的人。這不是一個開心的故事但卻也不憂傷。它只是忠實地記錄了一個台灣女生的上海觀察。認真的希望,越來越多的台灣人能在自己想要的戰場努力,並且得到自己要的東西。不管是在兩岸的哪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