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35歲,我很茫然

我已經很久不上臉書了。

 

那些張牙舞爪的幸福一字排開,從求婚的光輝燦爛、婚禮的Tiffany藍、蜜月的碧海藍天、到生出小孩後的一邊抱怨自己睡眠不足、一邊曬嬰兒的肥嘟嘟小臉。

 

我有點厭倦這種制式的幸福,大家都過著大同小異的人生,這樣還有甚麼意思?

 

我一直覺得自己不一樣,我比其他人更努力、更堅持,我也覺得自己的人生應該是與眾不同的。可能是由自己定義的、而不是人云亦云的?

 

在廿六、七歲之前,過一個跟大家都一樣的人生對我來說很踏實。我一向很怕落後在隊伍後面,所以我貫徹始終每個計劃,而且用更多的耐力來確認結果。那年我信誓旦旦的跟當時的男友說我想結婚,他一臉為難的說:「我馬上要出國念書了,妳還這樣逼我?」

 

十年一晃眼過去,我的人生進程似乎在過去十年完全凍結。我不是沒有時間觀念,我也試過各式各樣的方式來讓自己走進結婚禮堂,看來不僅這些方式不奏效,而且任何不在自己控制之內的「人生計畫」都充滿了變因(如果可以只跟自己結婚就好了)。只是我的焦慮從三十五歲以後開始逐漸淡化,我總算意識到了,原來我可能結不了婚、這輩子也別想生小孩。這可能就是我要面對的人生遺憾,一起跟「沒有C罩杯、沒有出國念書、沒有有錢的爸媽」一起擺放在我的人生十大遺憾裡。

 

奇怪的是,當我由衷的說出我過去「凍結」的十年,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因為「凍結」意味著沒有前進;但在人前的光鮮,往往給我時尚新女性的錯覺。只是,或許在心裡深處,那些工作上、個人上取得的成就,其實對自己來說也不算數?就算妳薪水成長三倍、買了自己的房子、一年出國旅行兩三次、彈了一手好琴,但妳就莫名其妙的覺得這只是一種過渡,等著靠岸的那種。

 

茹絲葵
在外商公司闖蕩多年,任性但時常踢到鐵板。希望自己變得圓熟一點,但又害怕失去自我。矛盾,說穿了就是一個鑽牛角尖的人。這不是一個開心的故事但卻也不憂傷。它只是忠實地記錄了一個台灣女生的上海觀察。認真的希望,越來越多的台灣人能在自己想要的戰場努力,並且得到自己要的東西。不管是在兩岸的哪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