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4-完)

 

病症三(上)─酒精中毒 (alcoholic intoxication):「別人都說借酒能澆愁,那我多喝一點,是不是就可以好得快一點?」

 

我趴在桌上嚎啕大哭,美華用手摸著我的頭,努力安慰著我。

「我的姑奶奶呀,妳也太突然了吧!店裡的客人都在看搞得好像我欺負妳一樣,走啦,我們喝一杯。」

美華拉著我走出店門外,沒有了音樂,沒有了餐廳的味道,我平復了一點。

 

「妳幹嘛呀,丟死人了!沒化妝還哭成這樣引人注意,小心被拍起來妳永世不得翻生!」

「妳真的很過份耶,我都這樣了還不好好安慰我!」

「如果我和妳抱在一起哭,用娃娃音安慰妳,那我還叫許美華嗎!」

「所以現在要去哪裡?」

「喝酒呀,電視上不都這樣演,帶失戀的人去喝酒就對了。」

 

美華拿起手機打電話:「馬曉玫,出來和華妃娘娘還有林璇喝酒,就上次那間Bar,對,現在立刻馬上。」

 

美華掛完電話對我使了個眼色:「我搬救兵了,找妳的同伴來。」

 

馬曉玫也是我們高中小圈圈裡的一份子,也是我們裡面頭腦最好的。她有雙我超級羨慕的大眼睛和烏亮亮的長髮,以前補習的時候不知道多少別校的男生追她,可是他們都不知道,曉玫喜歡的是女生,和她在一起的女生男朋友一個比一個帥。但她也在幾個月前分手了,只是她是提出分手的那一個。

 

我不擅長喝酒,基本上我也很少碰酒精類的飲料,以前來酒吧,都是陪來的而已,但現在我應該是很有資格來這裡的人了。希望真的就像電視上演的一樣,喝點酒,聊點天,心情會好一點。

 

 

「許美華,最好每次都這樣突然約!」曉玫站在酒吧門口,遠遠的就念著。

「怕來不及化妝出門呀,沒關係,這裡有個史上大素顏。」美華指著我的臉。

「林璇,我大概從高中以後就再也沒見過妳素顏了耶!」曉玫露出驚訝的表情。

「我也很久沒見到我在家裡以外的地方如此赤裸裸了。」我嘆了一口氣。

「好啦!那還不趕快躲進去店裡。」美華推著我們。

 

 

「妳跟高韋分手了?」曉玫用高八度的聲音對我說。「我以為妳們會結婚耶!」

「哇靠,馬曉玫,妳根本火上加油,這就是妳安慰失戀的人說的話喔,那看來我沒有比妳差去哪裡。」美華喝了一口酒竊笑。

 

我沒出聲,靜靜的看著杯子裡的冰塊,像是海上的冰山,載浮載沉,此刻的我,大概像是撞上冰山的鐵達尼,逐漸下沉。

 

我不想擺出一付可憐樣,但失戀就像是一套劇本,它發生了,人就自然而然變成劇本裡的角色,不用出眾的演技,你越是抗拒,就越詮釋得淋漓盡致。

 

 

 

「其實分手也沒什麼不好,那樣的爛男人早點離開也好,總好過到了結婚才發現他是這種人。」曉玫拿起酒杯:「乾杯,祝妳躲過爛男人。」

我勉強擠出一點笑容,舉起了酒杯:「乾杯~」

 

但我真的躲過了嗎?我該慶幸嗎?

我的那杯酒還剩一半,曉玫就已經又續了不知道第幾杯了。

 

「妳們知道嗎?其實說分手也是要很大的勇氣。」曉玫泛紅著臉,輕輕的說話。「我不是要幫高韋說話,我純粹是想說我的感受。」

 

「我也都快三十了,家裡的人都希望我快點嫁掉,他們從來沒見過我的男朋友,只看過照片,他們根本不知道她是個女人。就算長得再怎樣帥,她終究是個女人,她沒辦法讓我受孕,沒辦法給我那個,我家人期望我應該擁有的家庭。」她泛紅著眼眶說:「所以我必須終結這樣的感情,我必須變成我家人眼中正常的女生,我強迫自己喜歡男人,必須結婚,然後生下屬於我的孩子。好啊,我可以努力喜歡男人呀,但她呢?她能嗎?我又是她第幾個用這樣藉口離開的女朋友了?」

 

我忽然好像明白,是不是每段分手都有它的為難之處,是不是正如高韋所說,是我讓他必須選擇離開?也許,他也曾經為難過吧,他把我丟下不全然是因為他,或者那個第三者,對嗎?

 

「我們都要更好,乾杯。」

 

 

在我蹲在馬桶吐的時候,我就後悔幾分鐘前不該一口氣乾完酒。我搖搖晃晃的走出廁所,頭暈得要命,酒量差的人真的不要以為心情不好就能大喝,只是活受罪而已。

 

我搖搖晃晃的走在酒吧裡,一個男人站在我面前:「林璇嗎?」

 

「每一杯黃湯下肚,其實還是麻醉不了寂寞和痛苦。從前我很勇敢,因為你都在,但如今,我只能用酒精壯膽,躲避傷感。」

 

 

《待續》

 

P’s粉絲專頁

 

P’s作品《撕幾頁青春,愛上一個靈魂》悅知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喜歡寫作,喜歡說故事。沒有過度浮誇濃烈的愛情,只希望為每個人留下一點註解。 PS. Love&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