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4-完) 

 

病症三(下)─酒精中毒 (alcoholic intoxication):「發明不醉不歸的人,應該都是篤信酒後吐真言的真理。人總是亟欲聽實話,可又擅於說謊。」

 

人生最崩潰的就是,在自己最狼狽的時候遇到認識的人。拜託,千萬不要是他,不會這麼巧吧……。

 

我緩緩抬起頭,突然一股噁心,我轉頭要奔向廁所。

「喂,妳還好嗎?」那個人在背後喊著,腳步好像也跟了上來。我根本來不及進廁所,就在洗手台上吐了。我忽然感受到,他輕輕的在我背後拍著。是他吧,只有他才會這麼溫柔,只有他才會在我最脆弱的時候,陪伴著我。

 

我喘了一口氣,抬起頭看著鏡子,心裡一震。

 

「你是誰啊!!」看著鏡子反射的陌生人,我不知道我心裡是震驚比較多還是失落比較多。

「我就知道妳是林璇,我藍又杰啊!妳根本沒變耶!」他興奮的說著。

「藍又杰……,高中補習班的阿杰嗎?」我翻了腦中所有的姓名檔,找到一個符合的樣本。

 

高中的時候有個男生幾乎每天都能在補習班見面,就是他藍又杰。無論是數學、英文甚至是全科班,說得誇張一點,他幾乎佔滿我的補習生涯。

 

「可重點是,你也瘦太多了吧!根本判若兩人。」我用眼神掃了藍又杰全身,完全兜不上高中時期又胖又害羞的模樣。

「大二我去美國後,就瘦下來了!」他邊說,邊拿幾張衛生紙遞給我:「擦擦嘴吧。」

「謝謝。想不到一眨眼竟然就過了十年,你去美國之前,我們還有講電話耶!」

「對呀我還有打給妳,可是之後妳是不是搬家了,連手機號碼也換了,甚至MSN也都沒回我,想說至少還可以看妳的無名,結果竟然無名也倒了,我臉書也找不到妳。」

「我是搬家了,手機也弄丟,MSN還被盜帳號換了一個,有夠衰。還有我的臉書是英文名啦,找不到很正常。」

 

我說完,他就把手機遞到我面前,要我輸入電話。

 

 

我們走回去吧台,我還沒開口許美華就說話了:「我還擔心妳是不是睡在廁所了,原來釣了個帥哥回來呀。」

原本趴在桌上的馬曉玫抬起頭,昏沉沉的說:「真有妳的,林璇,馬上找到新歡了。」

我翻了個大白眼說:「他是藍又杰啦!妳們記不記得。」

許美華和馬曉玫皺起眉頭,相視了一下,曉玫說:「妳是說那個送情書阿杰?」

美華補了一句:「胖子阿杰才對啦!你跟大素顏的林璇一樣讓人認不出來哈哈!」我馬上再翻了個大白眼。

「妳們竟然幫我取這麼多綽號!」藍又杰笑著說。

 

高中的時候,藍又杰讀男校,很多男生為了要追馬曉玫,總是要他幫忙送情書,所以我們都叫他送情書阿杰。而我很多時候都負責收信,畢竟馬曉玫根本不屑那些信,只好先由我代收。不過當然,我也收過好幾封他幫忙送的信。好吧,就一兩封而已。

 

「那個阿強呢?照三餐寫情書的阿強。」馬曉玫趴在桌上慵懶的說。

「噢,他結婚了!還生了兩個小孩。」阿杰回。

「啊那個很帥的郭力誠呢?」許美華興奮的問著。

「他有個很穩定的……男朋友。」阿杰尷尬的說。

「竟然!唉,帥哥都當Gay去了,要老娘怎麼辦啊~~」美華拿起酒杯一口乾完。

 

「欸我想到了我明天還有班,我要回去了……」曉玫用手撐起來氣若游絲的說。

「誇張,喝成這樣,我陪她回去好了。」美華酒量很好,小心拉著曉玫和我告別。「欸藍又杰,失戀的林璇就交給妳了,她也醉得很,不要亂來喔!」

「白癡喔,我自己可以啦!」事實上我可能隨時都會吐倒在路上。

 

「那我騎車送妳回去好了。」藍又杰笑著說。「放心,我不喝酒的,我只陪朋友來而已。」

「那你要騎慢一點,我很暈。」我很自然的就答應他了,或許是藍又杰看起來真的很無害無須擔心,也或許是因為,我想要有個人陪。

 

我跨坐上了機車,手抓著他的衣角。我終於能體會喝醉酒的人為什麼都要吹吹風了,微涼的風能夠將噁心想吐的感覺稀釋,只是在這接近午夜的城市,沒有喧囂,我好像更能聽清楚我的心跳。

 

我坐在他背後,回想今晚,好像回到了高中時,那個扛著升學壓力卻過得很開心的自己。好像不管時間怎麼走,總會有不變的人陪在身邊,在最低落的時候,毫不費力的抓住我。

 

「啊,我都忘記問妳住哪了!」藍又杰停紅燈的時候大叫。

「算了,都騎到這裡了,你就隨便騎帶我兜兜風吧,我想吹個風。」

「好。」

「你都不會問為什麼喔?如果你明天要忙你可以拒絕呀。」

「我什麼時候拒絕過妳了。」綠燈了,藍又杰輕催油門。

「多年不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油嘴滑舌了。」我用安全帽輕撞他的背後。

 

「妳記不記得以前補習完,我常常像這樣騎腳踏車載妳回家?」他說。

「記得呀,你都說順路,後來我才發現你家根本反方向。」

「因為有一次妳家人在忙,妳問我可不可以載妳回家。」

「那也不用就這樣載啊,搞得我媽偷懶,那次之後就說『那以後叫那個順路的同學載呀』,超沒良心的。」

 

又停了紅燈,藍又杰看著機車上的後照鏡,笑著對我說:「因為那時候都沒有和妳講,其實我一直喜歡妳。」

 

「我們的愛情都是醉生夢死,多麼熱戀相愛,多麼瘋狂激烈,總有一天都要醒來。」

 

 

《待續》

 

P’s粉絲專頁

 

P’s作品《撕幾頁青春,愛上一個靈魂》悅知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喜歡寫作,喜歡說故事。沒有過度浮誇濃烈的愛情,只希望為每個人留下一點註解。 PS. Love&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