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誰才是績優股?

她在公司新人訓練那段時間,認識了阿東和阿宇。由於三個人都在同一個分公司,所以各種活動也就常常被安排在同一組,便漸漸熟稔起來。相較之下,阿東當然顯眼多了,頂著美國長春藤名校研究所畢業的光環,穿著也頗有品味,活動之中又常常發表意見,侃侃而談,博取不少女同事注目的眼光。而阿宇總是比較安靜,顯得有點宅。

 

新人訓練結束後,三人就各自到不同的部門,但還是常常一起約著吃午飯。沒多久,阿東便私下對她展開追求。其實她也不確定自己是否喜歡阿東,但多少基於一些虛榮心,想像自己若和阿東交往,想來會讓不少女同事感到欣羨。而且她覺得阿東學歷不錯,表達能力也強,未來在公司應該也會有不錯的發展,可算是績優股吧!因此她便接受了阿東的追求,兩人開始交往。

 

沒想到交往一段時間,她完全感受不到戀愛的愉悅。阿東不願公開兩人的戀情,兩人在辦公室只好躲躲閃閃。下班後或假日一起吃飯或約會,阿東也常對她有意見。

「我覺得妳這件衣服的質感,嗯……好像不是很好耶!下次我出錢幫妳買高檔一點的衣服。」阿東說。她聽了覺得不太舒服,她自己也會賺錢,何必要他出錢?她默默地沒說話。

「妳們部門的小瑜,雖然比妳資深,但我覺得她能力實在不怎樣。妳應該要有點企圖心,超越她當上組長。」阿東又說。她覺得小瑜姊人很好,何況她自己也沒甚麼事業心,對當組長一點興趣都沒有。兩人常常話不投機,她只好低著頭認真吃飯。

 

有天阿東說要帶她到淡水走走,開車開到一半,阿東便說身體有點不舒服,想到摩鐵休息一下。她雖然有些警覺,但兩人已是男女朋友,她也不便說甚麼。果然進了摩鐵,阿東便生龍活虎起來,也不顧慮她的感受,便強行進入她。她躺在床上,忍住淚水,整個人覺得空蕩蕩的,像失落了甚麼……

 

那段時間,阿東再邀約她,她總推說有事,她想釐清心裡真正的感受。有天下班她遇到阿宇。

「妳怎麼了?最近有心事嗎?」阿宇問。

她嚇了一跳,她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同事之中沒有人發現。但她也不想把事情說出來,面有難色。

「沒關係,不想說當然不用勉強,我們一起去吃東西好嗎?」阿宇問。她點點頭。

整個晚上,平常很省話的阿宇,為了逗她開心,努力找話題。

「我高中時參加管樂隊吹黑管,練太久嘴巴好痠,樂器一拿開,口水還會不由自主流下來……」阿宇說。她聽了也忍不住笑出來。

「大學時我迷上了棒球,球一投出去,那種感覺好痛快!每次打完球,我都可以連吃三碗白飯!」阿宇又說。她聽著聽著,覺得好入迷。她覺得跟阿宇在一起好輕鬆好開心。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