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謝謝你在我的人生中缺席

「原來,電影裡演的都是騙人的,人的骨灰根本不是細細綿綿的像麵粉一樣。」

 小安說,當她佇立在殯儀館的長廊等待著撿骨時,心中浮現的居然是這樣的一個念頭。

 

「而且,我也沒想到燃燒過的骨頭,脆弱到只要用一根比擀麵棍還粗一些的木棍就可以磨得碎。」

小安停頓了一下又說:

「還會發出超清脆的聲響。」

我聽著她敘述這幾天的遭遇,情緒平靜地根本不像是個剛剛處理完自己父親後事的人。

 

這也難怪,畢竟小安的父親在她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就拋下他們母子五人離家,原因是:

這一次,他覺得自己應該找到真愛了。

對,這一次。

 

小安不記得那是他第幾次的外遇,只記得長大後的某一天母親拿著他留下的書信給自己看,上面是這樣寫的:

「我覺得這一次,我真的找到真愛了。」

 

小安曾經問過自己的母親為什麼會嫁給這個人,母親淡淡地說:

「當初的他是很好的,不然怎麼會跟他生了四個孩子。」

母親一直沒有再婚,雖然曾經談了幾次戀愛但最後都無疾而終。

「再找個伴吧~」

小安勸過母親好多次。

「我一個人過日子挺好的,幹嘛要再找一個人來伺候他。」

不知道是真的豁達看開了,還是心中的陰影始終過不去,母親這樣回答她。

 

失去音訊幾十年後,三年前的某天他們接到了偏遠地區一家醫院急診室的通知:

他中風了,住進了加護病房。

兄弟姊妹四個人商量過後,出面繳清了他的醫藥費。

出院後的他無力獨自生活,母親出面幫他找了家安養院,讓他住了進去。

但是,他並不滿意這樣的安排,不止一次的抱怨為什麼都沒有人來探視他。

 

上個週日的午後,小安在台北的住家突然聽見了後陽台傳來悅耳的鳥叫聲。

她起身離開了工作室,走向陽台時鳥就飛走了。

這時候電話響了,電話那頭是大哥的聲音:

「他過世了。」

聽到這句話,小安落下了連自己都驚訝的眼淚。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