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汽車旅館丟臉記

 

身為一個生活體驗家(誰取的?),我當然去過汽車旅館,只是因為我在台北沒有車,所以以前要去汽車旅館就會比較困擾一些。

 

有時候我會騎摩托車去,但總覺得這樣好沒隱密性跟旅館人員赤裸裸的對看好害羞;甚至有次還跟前女友騎腳踏車去打砲,搞的好健康的樣子,但事實上騎到那邊都快累死了,休息一下進行旅館內的運動,結束後再騎腳踏車回去,這樣運動完又做不同的運動,我依稀記得那時回程的腳踏車踏的好沉重,一度有快腿軟的感覺啊…

 

所以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搭計程車去,這有一點尷尬的是,司機就會知道你們要去打炮,但我總是會想說反正司機又不認識我,更何況打炮是很天經地義的事情,司機身為一個男人應該會體諒而且認同的,所以一直也不會覺得怎樣。

 

但某次我打完砲後準備離開時,請汽車旅館幫我叫車,上車後總覺得怪怪的,才發現那司機跟我們去的時候居然是同一個司機!那司機跟我說,他知道汽車旅館的時間限制,想說我們一定會叫車離開,剛好那汽車旅館合作的車行是他們家,所以他就算好時間回來接我….

 

這就真的很詭異了啊!我打砲的時間都被你算的那麼清楚,雖然是不會怎樣但總覺得有人知道你的行蹤感覺毛毛的啊!而且司機你怎麼不會覺得我想延長時間?你根本就是打從心底瞧不起我吧?

 

所以後來我就不太敢搭計程車去汽車旅館打砲了。果然汽車旅館會取名”汽車”旅館還是有它的道理存在的啊…

 

還有一次是跟以前的女友與朋友們在外面吃飯喝酒,吃完喝完後大家就各自解散,我跟女友還不想回去,然後發現吃飯的地方附近就有個知名的汽車旅館,就想說不如就散步過去消化一下,然後再進汽車旅館徹底的消化。

史丹利
以前是熱血自由人,現在比較像是單身寂寞邊緣人。著有《史丹利一定要熱血》《史丹利熱血不能停》《去我的沖繩!!》《去我的冒險!!》,因為每次出書都想說盡量不要寫一樣風格的東西,結果現在搞得每次出書都好像是在嘗試一個新的挑戰一樣。很不會寫自我介紹,所以請去Google搜尋「史丹利」,排除掉黃立行、史丹利庫伯立克、史丹利五金跟史丹利化合肥後,那個史丹利就是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