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傷害的話,從不是無心

「你聽我說,我之前說的那些,真的不是有意的!」當我們說錯話、鑄成錯時,這就是我們最常用的解釋了。只是,我們都很清楚這解釋大多無用。只要說過傷人的話的人,應該都很清楚,但不願意承認,那就是「其實當我們說出傷人的話時,我們的內心是真的想要傷害他」。

 

是的,這就是實話,只是話說出去了,就覆水難收,對方所感受到的傷害,立即就在他的表情與情緒上反應出來。可能我們後悔了,所以辯解自己「真的不是故要這樣說的」;或者我們其實知道對方受傷的當下,其實有種滿足感,為了掩飾這種滿足的罪惡感,於是我們辯稱「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但我們都是故意的,真的,所有傷人的話,在被說出口的當下,內心都是「故意的」。

 

為什麼想用言語傷人?或許不是因為對方,只是因為自己。自己在職場上、社會上、課堂上、家庭裡、甚至只是晚上去小吃店受了某個店員的氣,讓自己覺得挫折,怨氣無處發,就發在那些愛我們的人身上。為什麼選擇他?因為他最近,因為他愛妳所以不會生氣,因為……或許我們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愛他,我們只是把這種感情關係變成一種高低分明的奴役,對方就是得聽從、遵照、承受我們所給予的一切正負能量。我們在外頭受了傷,用傷害愛自己的人來滿足自己,轉化成處理、面對外界給予自己傷害的能量。這不是勵志,這是人性的卑劣。

 

更卑劣的是,我們知道這種作法的卑劣,但我們卻不由自主。於是我們不停道歉,去弭平自己刻意造成的傷害,同時,又從未停止給予傷害。

 

或許實情並非這麼黑暗,我們用言語刻意的傷害自己所愛的人,是因為他確確實實地傷害了我們自己。他在外頭偷了別的女人、對妳說了不可原諒的話、做出妳無法相信的爛事……總之他傷害了妳,這傷害大到妳無法立即承受,得要說些什麼反擊,最好這反擊可以立即讓他受傷,於是妳在對他的理解中搜尋詞庫,找出最鋒利、最一刀見血、能讓他最痛的那些字眼與批評,對他進行報復。因為妳跟他是最親密、也應該是最瞭解彼此的人,於是你們也是最清楚如何有效傷害彼此的人,當這種互相傷害不停循環,愛與痛的交纏,將你們捲入愛情的無間地獄。

 

妳當然可以離開,當然。不過愛讓妳不肯放棄,妳不停出言傷害,因為妳還在乎他,妳希望用他的痛楚,去證明他其實還在乎妳。這種情況一點都不稀有,卻也一點都不正常。虐愛只應存在故事中,放到現實裡妳是在想什麼?

 

愛情裡不能說的詞彙,太多太多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最痛的地方,這些讓人痛苦的穴道,就只有愛人最瞭解。只消站在他的立場,就能輕易找出傷他的話,然而同時,我們也能感受到與他同等的痛楚,那像反作用力一樣,回射到我們身上。

 

所以癥結點在於:我真的想要傷害他嗎?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