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女孩成為女人第一課:勇敢承認對方不夠喜歡自己,然後認賠殺出

有時候我認為,女孩和女人的界線是很清楚的。

 

就像有次看康熙來了,陳婉若說感情沒什麼好執著,這個走了就走了,妳就翻下一張牌,妳怎麼知道不會剛好下一張就是王牌?

 

小S聽了就說這是有經歷的女人才會講的話耶。

 

我想這就是女孩和女人的差別,無論妳多聰明,妳多有慧根,妳的領悟力或感受力有多強,有些事情就是需要時間,就是需要妳來來回回,反反覆覆,哭哭笑笑地走過,等妳終於不在同樣的情景裡做出同樣的錯誤,等妳突然懂了曾經有人早就告訴過妳這些話,妳就是那個過來人了,妳是女人了。

 

當女人沒什麼好,當女孩也沒什麼不好,女孩就是多了個不怕死,不見棺材不掉淚,妳跟每個小孩說現在一直熬夜,以後皮膚會老化很快,沒有人會真心害怕,妳跟每個小孩說現在一直荒廢時間,以後出社會會後悔,沒有人會聽得進去,因為他們有大把的時間和青春,隨時都可以回頭。他們有很多條件可以回答妳「可是」,他們有很多條件可以賭自己與眾不同,結局會和其他痛苦的人不同,自己會是喜劇收場的幸運兒。

 

年輕一點的時候,我失戀可以什麼都不做,哭個幾天幾夜恨天恨地,現在我失戀還是邊掉淚邊工作,生活總還是要過,而且妳知道眼淚什麼也換不到,哀求什麼也換不到,妳拿自尊出來,什麼也換不到,妳很難不學乖,妳很難還很浪漫地覺得,如果我哭到心會痛,對方一定會感覺到,老天一定會同情我。

 

不會的,時間一樣在過,一秒都不會為妳暫停。

 

記得嗎,總是有人很喜歡說,不要回頭看,過去已經過去,也改變不了,人應該要往前看。

 

從聽到這句話到真心誠意地相信這句話,再到這句話融進自己的血肉,成為自己的某種行為模式,至少需要花上個十幾年吧,還是我比較笨,真的可以不再反覆,不再回顧,結束以後就期待未來,我學了很久。

 

我想起每次我去廟裡拜拜,其實我從沒刻意求過什麼,除了家人快樂平安,對於自己,我永遠都是講同樣一句話,「我希望能讓我平靜,讓我發揮我應有的智慧,讓我做出正確的判斷」。

 

當學生的時候我也是,我從不信考試是靠運氣,我總是祈求讓我平靜、讓我發揮我應有的實力就好。

 

工作上我也是這麼想,對金錢我也是那麼想,讓我做出好的決定,我盡我的責任和能力,其他的我不強求。

 

感情是我的死穴,也是我的亂流,有時候我覺得自己無能,有時候我忍不住會想要求饒,拜託就賜我一次好運,對於感情,好像我自己永遠不會做出正確的決定,好像我永遠都在強求。

 

漸漸的我知道是我的問題,我太懶。我不是不知道什麼是正確的決定,可是錯誤的事情做起來比較輕鬆。

 

就好像我不太懂有沒有公務員的命幹嘛要算一樣,去好好讀書不就好了,就好像我覺得考試怎麼可能憑運氣定生死,不趕快唸書光拜拜會有用喔,就好像我覺得做事情遇到困難在所難免,那有什麼不能解決的,面對嘛,過了就過了,沒過就沒過啊,那好歹是面對了,面對了就有經驗值,逃避或是責怪別人都沒意義啊。不過後來我想,其實他們大概也知道自己在做的事情很枉然吧,但正確的路想來就比較辛苦,那還是去拜拜或是逃避比較輕鬆吧。

 

對於感情,我好像也是這種人,我可以同樣的錯誤錯一萬次,而且都知道錯在哪,然後下次還是錯在一樣的地方,追根究底我錯誤的源頭來自於我很懶,我不敢面對對方其實不夠喜歡我,不敢面對自己其實沒有很喜歡對方,不敢面對這個人不是自己要的,因為好懶,我懶得再去認識一個人,然後又發現不是這個人。

 

我寧可逃避地想著對方的好,說服自己對方是那個人,祈求老天就是這個人,我也懶得正視事情的真相其實那麼簡單,一切的煩惱和錯誤就只是因為,不是這個人,真的不是這個人。我就是懶,我懶得振作,我懶得面對,在一團錯誤裡攪和是相對輕鬆的。

 

我最近常說男人和女人有一點是非常不同的,也是這一點造成男人顯得絕情的原因,男人如果不夠愛眼前這個人,他們很少會去在乎那眼前這個人在乎不在乎自己,也就是說男人不愛一個女人,那這個女人到底有多愛這個男人,對於男人來說是無所謂的,所以當事情變得不好玩了、麻煩了,他們可以說退就退。

 

但我所有認識的女人,不分個性,不分年齡,都有一樣的問題,就是儘管她們沒有很愛眼前這個男的,她們也很計較這個男的夠不夠愛自己,也就是說女人不管多愛一個男的,都想要設法讓這個男的迷戀自己、視自己為第一順位,對這種事情異常執著,執著到願意浪費很多精神和時間在上面,執著到最後大概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還愛不愛,只覺得這種苦戀感和眼淚應該就是很有感情、很難割捨的意思。

 

當然用我這篇文章的定義來說,這些人是女孩,不是女人。真的擁有女人的智慧,會很清楚自己要的到底是什麼,如果對方沒有辦法通過那些大原則,這些女人會很快認賠殺出,期待下一手牌是好牌,而不會拿著一副壞牌,認為靠自己的能力可以打成一副好牌。

 

所以有時候我回想小時候失戀,有些大人告訴我要往前看,下個會更好,我總認為這是風涼話,我總懷疑她們沒愛過,現在我比較懂了,那是因為不往前看又能怎樣?下個不會更好妳又能怎麼樣?愛過了又怎麼樣?捨不得又怎麼樣?不是我豁達,就是那能怎麼樣呢?

 

如果我還是一個女孩,如果我還是可以不怕死,我什麼也敢賭,大不了就是認輸重來,大不了被人笑我眼光差,大不了就是掉一陣子的眼淚。女孩是這樣的,只要還有一絲感覺會被牽動,隨時都願意回頭,不論哭了多久,只要能開心一秒,就覺得值得再飛奔到那個人身邊一次。沒有空去想自己到底有多喜歡對方,總之先把對方喬到很喜歡自己就對了。

 

那女人呢,就多了那麼些該死的智慧去判斷值得或不值得,適合或不適合,對於沒有結果的事情少了盲目的樂觀,對於有過的快樂心存感激,對於將有的痛苦懂得迴避,抽身抽得不情願,但又甘心。大概是因為會發現做錯事情的後果也沒情可說,自己也無法騙自己因為年輕才犯錯,所有成敗都是自己要承擔,好像不能再拿自己開玩笑。

 

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分類在哪裡,骨子裡我還是蠻孽小的,只是當我很想騙自己這個人不錯,就這樣攪和下去吧,又有更清楚的聲音告訴我趕快去翻下一張牌。只能說,有時候老天開人智慧還真的是很不會挑時間。

 

 

本文出自就跟你說了是蜜蜜

就跟你說了是蜜蜜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