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此生的願望:替我照顧她

Share

他有點緊張,從兩週前看到帖子開始。

踏進婚宴會館前,他以為自己可以把「神色自若」這四個字演得很好,畢竟也曾經在職場上好多年,把自己衿住他倒還是會的,沒想到一開始就找錯會場,急急的走到會場又發現自己居然忘了把準備好的紅包帶來,他不禁懷疑,自己內心到底有多不想祝福這對新人。

但他畢竟還是來了。

新人沒料到他會來,似乎沒有幫他安排座位。他跟招待點了點頭,自己找了個最靠近門的角落,他不知道自己可以撐到什麼時候,也不知道自己受不受得了國中同學們的眼神,畢竟所有的人都知道,他跟新娘曾經是一對,長達14年的歲月。

「相信在場的賓客都是真心幫今天的新人—王皓和小安獻上你們的祝福,我們先來看一段新郎和新娘的成長影片…」主持人的話他有聽沒有懂,「相信我們都是真心的,難不成實情是有人不是真心的嗎?老子都特別來了,難道你還懷疑我的真心嗎?」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覺得主持人的話帶著諷刺的意思,聽起來格外不順耳,他之前從未在別人的婚禮上這麼感覺過。

成長影片播完了新娘的幼年時期,進入求學階段,他心裡有點緊張,國中時期,那是他們的戀情剛萌芽的時期,雖然不算正式交往,但也算曖昧期吧,結果照片讓他大失所望,新娘居然選了一張跟新郎在大隊接力時,一前一後的合照,照片上寫著「原來我們的緣分從13歲就註定了。」

WTF!他心想。國中的時候,妳先寫情書給我的耶!王皓根本把了妳好多年都沒把到啊!「他當時算哪根蔥?」他有些憤憤不平。

正確地說,他有出現在成長影片裡,不過是在王皓那段,六個留著平頭的男孩在籃球場上流著汗抱著球的合照。

結婚進行曲響起,新娘的父親挽著她進來,「好久不見伯父了,他看起來老了些…」有好幾年的時間,他會去小安家陪她爸爸下圍棋,小安的爸爸很喜歡他,總說他像自己的兒子,小安的爸爸很會桿餃皮,他甚至也偷學了些功夫。

小安穿著白紗的神情有點羞怯,一個35歲的女人還能展露這嬌羞可愛的表情,他覺得全世界也只有小安辦得到。

王皓在紅毯那頭等著,他看著伯父把小安的手遞給王皓,那瞬間,他覺得自己的身體開始不住地顫抖,彷彿下一刻靈魂就要震得灰飛煙滅。

一如所有其他的婚禮,接下來是上菜,新娘換裝,走進來玩遊戲,抽捧花,他覺得有些累了,再下來不過就是敬酒,他不想這麼近距離的看著他們變成一家人,正想早點離開,沒想到有人叫住了他,在台上。

「今天,我希望我的好哥兒們,阿倫可以到台上來……」王皓拿著麥克風在台上講話。

幹,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要這樣凌遲我?「你已經娶了小安,還不夠嗎?」他心想,他的身體又抖了起來,因為情緒太過激動,一時在椅子動彈不得,站起來也不是,不站起來也不是。

最終他還是妥協了,緩緩的往舞台上走去。王皓跟小安手牽著手,低著頭,什麼話也沒說的等候在舞台上。

他剛站定,王皓便再度拿起麥克風,「阿倫是我跟小安的國中同學,我們三人曾經是非常好的朋友……」講到這,他發現小安開始不斷的啜泣,王皓摟著小安,輕輕地拍了拍她,他當然也想這麼做,但小安畢竟已經是人家的新娘,他不好再做什麼,只能傻站在一旁。

「…很可惜,自從他七年前離開我們之後,我就失去了人生最好最好的哥兒們,小安也失去了一位….很好的朋友……」他看著王皓說完整張臉都漲紅,小安更是鼻水眼淚爬了滿臉,台下國中同學桌也全都哭成一片。

「可是我來了….」他對著王皓大喊,「可是我來了啊,你們到底知不知道我來了?」他又轉頭看看小安,不斷在他們前面揮舞著雙手,好心急。

王皓擤了擤鼻涕,擦了眼淚,哽咽地繼續說,「阿倫,我的兄弟,我只想告訴你,如果你今天有來,我跟你保證,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小安,今生今世,連你的份一起照顧她。」

他又看了一眼王皓和小安,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他走過去摸了摸兩人牽著的手,然後低著頭快步走下了舞台。

好了,這就是他要的了,當年他走得太急,急到來不及交代任何事,他當年心裡唯一放心不下的就只有小安,如今,他總算等到了兄弟的承諾。

就替我照顧她,那是我到來生前,唯一的願望。

Advertisement
御姊愛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