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7)

Share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

Advertisement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4-完)

病症六─潛伏期(incubation period):「所有事情都是有徵兆的,差別在於你有沒有發現而已。又或者,你把自我催眠和刻意逃避當做唯一的回應。」

我像個遊魂一樣,看著手機發愣。忽然想起,我們還有一本屬於我們相簿,他刪掉了嗎?

我等著手機網路慢慢載入,開始有點焦躁不安。我想我現在的行為,連我都嗤之以鼻,自討苦吃大概是我此刻的寫照。

他沒有刪掉,整整一百六十七張照片,他一張都沒有刪。我開始懷疑,在他和我提分手的這幾天是不是連臉書都沒有碰了。於是我點開與他的對話框,顯示:上線中

他在,那他在做些什麼?他是不是也在看著我們的照片,是不是猶豫還要不要留著我們的訊息?還是,他瀏覽著另外一個女人的臉書?我的腦袋像是被引力吸引的潮汐,承載著所有和他有關的疑問,隨著漲潮退潮,沖刷著我每一份思緒。好累。

臨時休假了幾天,完全沒去過問工作,實在很不像負責任的我。於是我還是拿起筆電,看看有沒有什麼工作上的重要郵件。畢竟,沒有了愛情,如果再丟掉工作,我就真的一敗塗地了。還好,除了一封主管要我收假第一天帶新人去和客戶開會以外,沒有什麼重要的訊息。

我很順手的又點開了臉書。奇怪,這不是我的帳號,是高韋的。

我仔細回想一下,上次用這台筆電大概是兩個禮拜前,平常在公司上班到很晚,回家後幾乎都沒再開電腦了。所以說,這應該是他兩個禮拜前用了我的電腦後忘記登出的。

女人的好奇心,是和貓同個廠商訂製的,怎麼可能放過可以一探究竟的機會。平常,我不會要求看他的臉書,我不是那種一天到晚偷看男友手機的女人,誰打來,誰傳訊息,我從沒過問,一方面是是想要保有彼此的隱私權,另一方面,是我給予的信任感,只是沒想到,我敗給了我的信任感。

我打開他的收件匣,第一個還是我,六天前傳的:我先睡了,不要玩太晚。

他的生活圈真的很小,除了公司,幾個固定朋友,就是我,所以我才壓根沒想過,會有一個我不知道的女人出現。往下拉,不是群組,就是那幾個我聽他說過的朋友,沒有什麼不同。我忽然不知道,我拿到了他的臉書,我還能做些什麼,我竟然連一點線索也查不到。

還是說,是許美華看錯了,其實他選擇離開我,真的只是出自於我們的問題?沒有任何人介入,沒有誰劈腿,就像我認識的他一樣,單純而誠懇。

忽然一則最新通知跳出來,我自然而然的點開。有個朋友按他最新的動態讚?我馬上移到他的個人頁面,半小時前:如果這是種解脫,我該笑,還是流淚?

這是什麼意思?是他後悔和我分手了嗎?我滑動滑鼠的滾輪,上一則動態是一天前:離開,是為了成全。

原來,他一直有在更新動態,只是他把我和我們的共同朋友封鎖了。甚至,在分手以前,也有好幾則:

最難的不是選擇題,而是是非題,要或者不要了。

如果我做了壞人,那妳就是讓我使壞的原因。

為了不讓一個人傷心,所以我為難我自己。

這些,我都沒有看過。我忽然覺得,自己像是一個被蒙在鼓裡的傻瓜,在以自我為中心去愛一個人的同時,他早就已經分了心。

新鮮的水果,和過期的牛奶,要怎麼選?

這則動態夾雜在許多把我封鎖的動態之中,但是這篇他沒有,或許是忘了還是什麼原因,但那時我看到了,還回覆了。

Syuan Lin:什麼爛問題,過期的牛奶留著做什麼,笨蛋。

他沒有回覆任何人,所以我也很自然的就忘記了,但在現在看來,我格外覺得敏感。他想表達的不會是,我就是那個過期牛奶,那個不知名的女人是新鮮的水果?如果真是如此,我的回答不就正巧順水推舟了?

我想起了這個月來他的不對勁,並不是什麼粗糙的行徑,而是當此刻回想,他的每個眼神每個笑容都顯得勉強,他說話的聲音,牽手的力度,都有了些許偏差。我不是遲鈍的人,但很顯然的,愛讓我變得駑鈍。我竟然還天真的認為,他的分手,是當下的決定,我完全蒙蔽了自己,他不要我,早就有了預兆,甚至常達多久的潛伏期我都不曉得。

我癱在椅子上,反覆責備著我的愚蠢。當我回過神時,我看見在那則動態下,有個大頭照是脖子後刺了一朵玫瑰的女生留了言:

Mei:你懂的,對吧。

她是誰?我從沒聽過他有這個朋友。我立刻坐正,抓了狂似的打開那女人的頁面。動態全是空的,那相簿呢?

只有一本,滿滿都是高韋,只有高韋。

他睡覺的樣子,他發呆的樣子,他笑得燦爛的樣子,我多久,沒有看過了,但現在我卻在另一個女人的相簿,看到我不曾看過的高韋。

原來潛伏期發作的後座力如此強大,我想我現在,一整顆心都碎了。

「失戀就像生了一場大病,起初沒有咳嗽和噴嚏還暗自竊喜身體康健,卻連末期都來不及反應,愛情就這樣死去。」

《待續》

P’s粉絲專頁

P’s作品《撕幾頁青春,愛上一個靈魂》悅知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P's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