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在自己的婚禮,遇見老公的炮友

Share

「妳來幹嘛呢?我不是叫妳隨便找個藉口別來了嗎?」

『同部門的大家都來了,我不來才顯得奇怪吧!』

「妳等下就找個理由提前離開好了。」

『你緊張什麼呢?我又不是來破壞你的婚禮的。再說我們不就炮友而已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啦,妳也知道今天長輩都在,我女友又很敏感。」

『老婆,已經是老婆啦!不是女友啦!』

「哎呀一時習慣改不了口,好啦妳別跟我嘔氣了,乖。這陣子忙完我跟我老婆說出差,我們去三天兩夜一趟如何?」

『哼,算你有良心。』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樣,在自己的婚禮上發現這個今天就要交付終生的「老公」,其實一直以來都有偷吃對象。我猜一定不止我。

要不是新祕要我在換婚紗前先去上好廁所,我也不會剛好為了接電話而走到門外;要不是為了接電話走到門外,我也不會剛好看見我老公神色有異地拉著那個同部門的女同事,走出門外躲在某個角落講話的背影。

那女同事我見過,上次我老公帶我去部門聚餐的時候就坐在我旁邊。她很殷勤的叫著我嫂子嫂子,說很謝謝我老公平日的照顧,我當時還想著這女孩真懂禮貌。現在想來覺得真是有夠噁心。

即便我覺得此時是我人生中最狼狽不堪的一刻,我也沒有掉一滴眼淚。因為這時候我才體會到,欲哭無淚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無奈。婚禮正在進行,一切都已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我腦子裡所能想到就是我那對可憐的爸媽,如果知道了自己女兒在這個節骨眼上的不堪,會有多麼心疼?而那些他們的親戚好友們,又會怎樣的在背後對著他們投以同情的竊竊私語?

我強忍著腦袋像被雷劈開似的劇烈疼痛,躲進了洗手間。

進了廁所裡,我把門關好。抽了好幾張衛生紙揉成一團,丟進馬桶裡然後按下沖水鈕,無意識地看著馬桶裡的漣漪。這樣的動作我大概重複了三四遍,然後打開廁所門走了出去。直到站在鏡子前我才發現,眼淚已經把我的妝都弄糊了。

原來我痛到沒有知覺了。接著眼淚完全不受控制地瘋狂的飆著,但是我不敢哭出聲。『為什麼?』我在心裡問了千百遍,『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這時我的電話響了。「老婆,你在哪裡?新祕說時間快來不及了,要換衣服了。」

我什麼話也沒說,下意識地掛掉了電話。這時候我媽剛好找到洗手間來。「乖女兒!妳怎麼哭成這樣?」

我一個箭步上前抱緊我媽,哭成淚人。「媽,我好捨不得妳。」

「傻孩子。」我媽溫柔地像小時候那樣摸著我的頭。我心裡更是下定了決心,我要把這個婚結完,我得把戲做完!

走回新娘休息室,「未來老公」神情緊張地已經在裡面等著我。我看著我媽跟未來老公解釋了剛剛的情形,也把他略鬆一口氣的模樣看在眼裡。

結完婚之後沒多久,「老公」果然藉口要出差,帶著那個同部門的女同事去大幹了三天。他們那三天的行程,我都請徵信社蒐集好了證據。

結婚一週年紀念那天,我提出離婚。

財產當然都是歸我。因為這一年之間,在我一步一步地規劃之下,他所有的財產幾乎都已經過戶到我的名下。

喔,除了他的信用卡,還有他那個專門用來放生活費的銀行戶頭。

柳喪彪粉絲團

Advertisement
柳喪彪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