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他欠的承諾,妳可以自己還

失戀,真的很痛苦,被突然告知分手的那一方不管平日性格如何理智平和,也沒幾個能承受前幾天還信誓旦旦、說著未來計畫的人冷酷的丟下一句核爆彈:「我不要了。」

妳用盡全身的力氣去消化這句話,妳要費盡這數十年人生累積出來的所有涵養,才能不致於在他面前崩潰,他說了很多關於為何妳們不適合的理由,但總歸一句就是:「他不再那麼愛妳了。」

不管今年幾歲、也不管在社會上累積了多少年的歷練智慧,接下來妳一定會在每個獨處的時刻痛哭,每個他留下的物件都將引起妳心中的一場風暴,妳食不下嚥,渾渾噩噩,妳醒來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他此刻正在做些什麼?妳腦海中滿是同樣一個問題:「為什麼不愛我了?」「為什麼不愛我了?」妳無心照顧自己和環境,任由擦滿鼻涕眼淚的衛生紙擠爆垃圾桶,任由髒衣服塞滿洗衣籃,任由自己躺在床上發臭。

妳不甘心,他明明還欠妳那麼多未完成的承諾夢想;妳不相信,他怎麼可能忍心拋下妳說走就走,不久之前明明還是最親密依賴的兩人,轉眼間要變成沒有關係的陌生人,妳不接受。

妳雇計程車直接殺到他家,他不應門妳就守到他出現,然後哀求他再給一次機會,妳借朋友的臉書帳號看他動態,因為妳的臉書已經被他封鎖,妳決定自殺,好讓他知道失去妳的痛苦,親朋好友都將譴責他的無情。妳哭著不停打電話給他,直到他心軟答應複合的那一刻,妳要擺爛,從健康清秀變成殘花敗聊,好讓他不安,讓他親眼目睹他如何毀了一個人。

如果妳打算但還真正沒這麼做,在看到這篇文章時,請妳先暫停這些念頭,因為我跟你一樣,不久前剛被分手,上述所有這些行為,都在我腦海中認真轉過念頭。我跟每個剛失戀的人一樣幼稚無能,並不因為我是熟女、或者兩性作者而有所不同。

阻止我的不是自尊,而是我沈浸在有關失戀文章、失戀電影、失戀座談的資料中,試圖找到出路,看完之後我發現,所有以上妳以為有助於挽回愛情的行為,其實恰恰是趕跑愛情,而且更加降低妳的地位,他要跟你分手便是想遠離妳,妳的百般糾纏只會像「北風與太陽」的故事一樣,讓他逃得更遠覺得更煩。就算他一時紛亂被妳成功挽回,強摘的果子也難甜。鄧惠文醫師說了一句讓我印象很深刻的話,大意是說:「如果有人採取的姿勢是卑躬屈膝,那麼另一方就算個性再溫和,也很自然會變得殘酷,因為這就是一種人性的角色扮演。」

我們其實不必浪費時間去做這些難堪的挽回行為,因為我們想做的都有前人做過,並且統統陣亡,太多的事實證明如果對方回頭,絕不會是因為妳變得更慘更弱,只會是因為妳更好更優秀。

仔細想想,我不介意放下自尊、放下理性,到底想挽回什麼?我們瘋狂想挽留的其實未必是這個人本身,而是這個人當初所承諾的美好未來,我們不想錯失的是情感的歸屬感或方向。於是我們往深一層去想,也許那個未來其實本就不屬於你們,你可以往另外一個方向去找自己的歸屬,最重要的,先讓自己(和對方)都沈澱,去檢討這段關係失敗的主因,如果你們真是彼此對的人,時間自會給出答案。

凌茜粉絲團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男女分手後的難看行為排行榜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