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1】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1】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2】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3】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4】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5】

 

「主任!」

 

一道撒嬌又帶點做作的聲音突然傳到我耳裡,我一抬起頭,就看到小蘋從辦公室門口朝我小碎步飛奔過來。

 

邊跑,還邊熱切地叫著,「主任、主任、主任、主任、主任——」

 

        通常只要她喊著「主任」超過五次,就一定沒有好事。

 

        她跑過來的十秒間,我坐在位置上,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迅速做好心理準備。身為上司,處理公事不難,處理人事最難。

 

        「主任!」小蘋跑到我旁邊,又喊了我一次,然後微微皺起眉頭,還咬著下嘴唇,一臉就是準備要來刁難我的神情。

 

        「說吧!」我邊處理客人的郵件,邊假裝輕鬆地回答。

 

        她在一旁扭捏了三秒才緩緩開口,「下個月二十號,我可以排特休嗎?」

 

        又是二十號!

 

        我深深嘆了一口氣後,從檔案架上拿出排班表看著。已經有三個人在那天同時排休,那天是七夕情人節,對飯店來說是重大節日,常常得在同一時間服務好幾組客人入住。現在能輪班的只剩下幾個同事,如果小蘋再請特休,那天肯定會忙翻。

 

        看到我面露難色,小蘋拉著我的手,著急地說:「主任,拜託啦!因為我男朋友臨時可以排到假,而且還訂好那天晚上的夜景餐廳,我不想讓他失望啦!拜託!」

 

        我的頭又痛了起來,小蘋再度哀求了一聲,「主任,拜託!」那個「託」字的尾音都要從公司拖到一○一大樓了。

 

        在特別的日子裡,總是想和心愛的人一起創造特別回憶,我又何嘗不明白這樣的心情?我完全懂那種內心的期盼和雀躍,雖然平時也能見面,也能一起吃飯,但「情人節」這三個字,是所有人一旦談戀愛就會戴上的緊箍咒,那天不做點什麼就一定會頭痛。

 

        我按了按太陽穴後,抬起頭看小蘋一眼,她依然露出殷切的眼神。我再低頭看了一眼排班表,然後拿起鉛筆和橡皮擦開始修改,「小蘋,妳也知道,那天我們一定很忙,原本是禁休的,是老闆體諒大家,才放寬休假標準。再加上已經有三個人排休了,所以妳要休假一整天有點困難,我讓Angela上晚班,我會上all班,妳得支援到下午三點半,給妳兩個小時回家打扮,應該來得及吧?」

 

        我話一說完,才剛抬起頭,小蘋已經往我臉頰上親了一下,興奮地摟著我,「主任,妳最好了!我最愛妳了,妳最正、妳最美、妳最善良,我會好好工作報答妳!」

 

        「妳不用報答我,我只麻煩妳以後遇到麻煩的客人,不要一轉身就馬上翻白眼。妳不知道我們櫃檯後面的大理石牆壁是會反射的嗎?」每次我一看到她這種舉動,就幾乎被她嚇到全身冒冷汗。算她運氣好,沒有被客人抓到。

 

        小蘋仍然激動地繼續摟著我,「好好好,我答應妳,以後都不翻白眼了。」

 

        誰說男人說謊都不打草稿的?女人才是好嗎?

 

***

 

        「妳現在是打算出櫃的意思嗎?」尚昱學長的聲音突然在我們旁邊響起,小蘋嚇了一跳,馬上放開我,對著學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趕緊準備逃出去。

 

        小蘋跑出辦公室之前還回頭對我告白,大喊,「主任,我愛妳!」接著一秒消失。

 

        我笑了笑,尚昱學長也笑了笑。

 

        「妳在公司的人氣居然比我還高。」學長雙手扠腰,開起我的玩笑。他跟我差不多同時間進飯店工作,只是學長在行銷業務部,我在櫃檯部,同一時期進來的同事,不是陣亡就是轉換跑道,只剩下我們兩個相依為命。

 

        「你在依依心裡人氣夠高就好啦!」我笑著回答。

 

講到依依,我忍不住想起我的室友們。房東樂晴是我大學的同班同學,在我遇到爛房東時,好在有她先收留我。後來,樂晴的直屬學長康尚昱也請樂晴收留他的青梅竹馬女朋友依依。接著又有一天,我和依依去吃飯時,在路上撿到立湘,我們四個人就這樣從大學一直同住到現在,我們任何一個人從來都沒有搬走的念頭。

 

        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可以在那裡住一輩子。

 

        「喔,講到這個,我在她心中應該只能排到第四,前三名就妳、樂晴和立湘佔據了啊。昨天晚上我去家裡吃飯,她幫立湘剝蝦,不幫我剝,她說我有手,但立湘也有手啊!她就說立湘的手是用來畫畫設計的,不是用來剝蝦的。但我的手就不是用來賺錢的嗎?我的手也很珍貴啊……」尚昱學長只要一講到依依,就會馬上變成少女,然後開始猶如大浪滔滔,綿綿不絕地訴說他的苦楚。

 

        但是我不會游泳,總是幾乎要被他的口水淹死。

 

        「學長,你找我有什麼事?」我微笑著,有禮貌地打斷學長的少女情懷,我怕學長再繼續講下去會超過三小時,到時候我只能打電話給依依,請她出動救生艇來救我。

 

        學長這才突然想起他到這裡來的真正目的,「啊!晚上我們約了幾個同事聚餐,妳要一起去嗎?依依也會去喔!」

 

        基本上,我不喜歡任何社交活動,樂晴常笑我和立湘是全世界最孤僻的兩個人。但是,我覺得孤僻才是保護自己最好的方法,不需要向不熟的人說明我的一切,或解釋我的一舉一動。不是我愛搞神祕,而是我不想成為八卦的焦點,我只不過是平凡的人。

 

        所以我很自然地拒絕,「不用了,你們去就好了。」

 

        「可是依依也會去喔!」學長強調。

 

        我微笑著點了點頭,「那你們一起去就好啦!」

 

        「可是依依也會去喔!」學長又強調了一次。

 

        認識十幾年,如果還不知道他用依依來壓我,那我就真的太不上道了,我無奈地嘆了口氣,但也只能面帶微笑點了點頭,「那就一起去吧!」

 

        學長開心地拍了一下手,「Good!」突然問了一句,「對了,敬磊今天的飛機嗎?」

 

        「呃……嗯。」沒想到學長會說起官敬磊,我先是嚇了一跳,才穩定住情緒。

 

        「這次他回來,我去新加坡開會沒有碰到,有點可惜,幫我問候他一下。」

 

        我點了點頭,目送學長離開辦公室。

 

        眼神忍不住望向放在桌上的手機,它依然保持一貫的沉默,就像電力耗盡了一樣,不會發出任何聲音,就像官敬磊每次的離去一樣,完全不聲不響。

 

我們從來沒有經歷過依依不捨的離別場面,他只會在離去的前一天,抱著我輕鬆地說:「我明天要走囉。」我也只能學他,待在他懷裡輕鬆地點點頭,然後隔天太陽升起,我上班,他離開,強迫自己快速地回到沒有他的生活,不容許自己浪費太多時間去想念和感傷,因為這改變不了官敬磊不在我身旁的事實。

 

官敬磊,一直都是一個離我很遙遠的情人。

 

遙遠到我似乎不曾真正擁有過他,可是因為我愛他,所以我只能說服自己,只要他願意擁有我,那也就夠了。

 

可是,真的夠嗎?

 

為什麼佔據在我心裡的那股巨大空虛感,卻比官敬磊更常擁抱我?

 

「主任,前檯有人找妳喔!」Jean站在辦公室門口喊著我的名字,謝謝她把我從一陣無力感裡拉回現實。

 

我微笑,對她點點頭,起身拉了拉坐得有點皺掉的制服套裝,深呼吸一口氣,留下不會有官敬磊來電的手機後,和Jean一起離開辦公室。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2】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3】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4】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5】(明日待續)

 

 

本文出自《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