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3】

Share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1】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2】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3】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4】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5】

回到座位上,依依看著我問:「是敬磊嗎?」

我點點頭。

坐在我對面的人資部主任Maggie一臉好奇地發問,「男朋友啊?想當初妳一進公司多少人在打聽,結果聽尚昱說妳名花有主,公司多少男同事傷心啊。不過妳和男友不是在一起挺久了嗎?兩個人沒有什麼打算嗎?」

這是世界上最讓我害怕的一個問題。

我深吸一口氣,帶著微笑回答,「目前沒有。」以後也不會有。我和官敬磊從沒有聊過,關於我們兩個人一起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子。他只對我說過屬於他自己的未來,那個充滿夢想的未來。

Maggie不認同地搖了搖頭,「什麼叫目前沒有,妳都幾歲了,三十一了吧!再拖下去,妳很快就三十五,再貶個眼,妳就要四十歲了。女人只要年紀一大就很吃虧,妳看看男生到了五十歲,再交個二十歲的女朋友,人家都說這叫有能力。可是女人就算才四十,交個小八歲的,就被人家指指點點。妳要趕快叫妳男友把妳娶回家,哪有在一起這麼久了還不結婚的道理?」

我努力保持臉上的微笑,卻因為Maggie說的每一句現實,打得我嘴角開始顫抖。依依馬上跳出來幫我緩頰,「談戀愛又不一定要結婚,兩個人在一起開心就好啦!而且每對情侶的進度表本來就不一樣啊!」

說到這種話題,尤其是別人的事,大家都馬上來勁了。祕書室組長Annie馬上接著說:「是這樣說沒錯,但情侶在一起超過四年沒結婚,通常到了最後都會分手,這是有經過調查的。所以,如果交往四年了,男朋友還沒有打算結婚的話,當然就要馬上分手,女人的青春是有幾個四年啊?」

尚昱學長也開了口,「哪有這回事,我跟我們家依依在一起十幾年,我們也沒有分手啊!」

Annie馬上反駁,「可是你和依依有結婚的打算啊!不是嗎?來,明怡我跟妳說,如果是妳男友想結婚,但妳不想,那就另當別論。可是如果是妳男朋友什麼都沒有表示,只是這樣一天過一天,我覺得妳趕快甩了他,找下一個男友還比較快,不是嗎?」

我只能微笑地點點頭。

Maggie幫我倒了杯清酒,然後很嚴肅說:「明怡啊!我跟妳說,男人如果真心愛一個女人,是不會讓她等太久的。妳不要像我妹一樣,傻傻等了男朋友五年,結果還是被甩。後來交往的這個男朋友,在一起不到一年就結婚,現在多幸福美滿啊!我也是過來人啊,妳真的要好好想清楚!」

我接過清酒,一口喝下,微笑著回應,「好,我知道,謝謝妳。」

Andy邊吃沙拉邊對我說:「欸!明怡姊,妳有男友這件事該不會是幌子之類的吧?我來公司少說也三年了,都沒看過妳男友半次,妳男友都不會接送妳上下班嗎?我上次還看到妳自己淋雨往公車站跑去,我有叫妳,可是妳都沒聽到,這種時候,不是應該要叫男朋友來接妳……」

他話還沒有講完,馬上被學長塞了兩塊炸豆腐到他嘴裡,「你懂什麼啊?吃你的東西啦!明天早上九點前把這一季的行銷預算整理出來。」

Andy好可憐,差點被炸豆腐噎死就算了,還要被學長壓榨。

以為Andy住嘴之後我就可以逃過一劫,很可惜沒有,所有的話題依然圍繞在我身上。趕快結婚啊!要不趕快分手啊!我失去了食慾,倒是清酒喝了不少瓶,而依依的右手始終握著我的左手,試圖讓我知道,她在我身旁,我不是自己一個人。

但,我很清楚,我其實一直是一個人。

接受將近兩個小時的轟炸,再加上喝了好幾瓶清酒,一坐上車,我幾乎要昏厥。眼睛一閉上,快要失去意識時,我聽見坐在前座的依依咬牙切齒開始對學長開砲,「你同事今天是怎麼一回事?幹麼一直講明怡的事?嘴都不會痠嗎?」

話講到一半她突然停住了,然後我聽到衣服摩擦座椅的聲音,我猜她是想確認我睡著了沒有。接著依依放低音量,用氣音對著學長發火,「我真的越聽越生氣你知道嗎?」

依依以為我睡了,但我沒有。

學長無奈地嘆了口氣,也小聲地說:「明怡難得跟我們聚餐一次,大家都很好奇她的事,就會想跟她聊聊啊!」

「是沒有別的事可以聊嗎?一定要在乎別人感情的事嗎?好幾次我都要轉開話題了,結果一下子又把注意力放在明怡身上,我以後都不要參加你同事的聚餐了,以後也不准你再找明怡參加什麼鬼聚餐!」依依越說越憤怒,還氣得按掉了車內的廣播。

車上突然安靜了一陣子。我知道依依捨不得我,但我也覺得被牽扯的學長很無辜,就因為我的感情狀況特殊,連帶身旁的人都變得很敏感,我感到非常抱歉。

「好啦!是我不對,妳不要生氣了,我真的不知道會這樣,想說難得一次聚餐,妳答應要跟我去,我當然也想順便約明怡,妳們有伴比較不會無聊,更何況今天敬磊又出門,帶明怡出來走走不是很好嗎?」學長邊開車邊解釋著。

學長成功地安慰了依依,依依深呼吸一口氣,無奈地說:「這個官敬磊真的是……」

我坐在後面,依然閉著眼,但也無奈地笑了。

到家之後,依依扶我上樓,學長幫我們兩個人拿包包。一路上我都很清醒,但為了假裝我沒聽見他們說的話,我只好裝作不省人事。

樂晴幫我們開了門,也趕緊走過來扶我,問著依依,「搞什麼啊?怎麼讓明怡喝得那麼醉?」

依依嘆了好大一口氣,「算了,別問了,先扶她進去休息,她今天快被折騰死了。」

樂晴和依依很快地把我扶進房間,幫我脫掉外套和襪子,蓋上棉被後熄燈關門。房間陷入一片漆黑,睜開眼和閉著眼一樣黑暗,就像有官敬磊和沒有官敬磊一樣孤單。

退酒後的涼意,讓我下意識拉緊了被子,忍不住想起,自己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自己和官敬磊的感情產生了疑惑,失去了信心?

但明明十年前不是這樣子的啊!

***

大三那一年,我在便利商店打工。有一回剛好大夜班的同事離職,為了多賺一點錢,所以我請老闆把我排在大夜班。一開始老闆不同意,認為一個女生上大夜班很危險,但那陣子都徵不到人,只好讓我先值大夜班,老闆說找到人就馬上把我調回來。

上大夜班說不害怕是騙人的,首先樂晴和依依就非常不贊成,但也拿我沒有辦法。樂晴買了一支球棒,依依買了一把大鎖,要我放在櫃檯內好保護自己的安全。

半夜客人不多,但半夜的客人和白天的客人差別非常大。白天班遇見的不是學生就是媽媽們,晚班遇見的大多是上班族,大夜班遇見的不是喝醉的醉漢、嚼檳榔的「七逃郎」,就是準備去上班的小姐們,都算是常客。

一開始我非常不習慣,但後來已經可以打電話請醉漢的兒子來接他,知道「七逃郎」抽菸只抽峰,不抽七星,小姐們都會先來買牛奶喝了墊胃,然後告誡我,「妹妹啊!沒有男人是不會亂來的,但是妳要記住一點,只能讓有錢的男人對妳亂來,知道嗎?」

我總是微笑地對這些親切的大姊們點頭。

她們常會告訴我很多現實,後來才發現,從我認識官敬磊的那一刻起,再怎麼現實,也破壞不了我對愛的想像和執著。也就是人家說的,愛情和麵包,寧願被愛噎死,也不要吃麵包撐死。

老闆貼心地告訴我,補完貨如果店裡沒客人,可以把書拿出來看。某一天,當我在凌晨四點半邊打瞌睡邊讀三民主義時,便利商店門口的鈴聲響了,四個男子走了進來,全身都是油漆和水泥的髒污,他們在飲料櫃前挑了一陣子,後來拿了四瓶啤酒到櫃檯結帳。

「總共一百一十二元。」我看著他們說。

然後他們四個就站在原地,等待其中某個誰會拿錢出來付,三秒過去、五秒過去,都沒有人有動作,我重複說了一次,「總共一百一十二元。」

其中一位頭髮長到蓋住眼睛的男生,看起來是四個人裡面,年紀最小的。他對其他三個人說:「我沒有帶錢。」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4】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5】(明日待續)

本文出自《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雪倫Sharon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