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4】

Share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1】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2】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3】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4】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5】

其中身材胖胖臉上戴金屬框眼鏡的男生,感覺脾氣很好,也笑著說:「我也沒有啊!」

另一個膚色很黑、很瘦的男生,也理所當然地說:「幹,我也沒有啊!」

於是我把視線望向站在最後的高個子先生,他理著平頭,有張娃娃臉,眉毛很粗、眼睛很大、鼻子很挺、嘴巴很小,穿著白色背心,扯了扯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然後看著站在他前面的那三個人說:「他媽的,我剩五百塊中午我們吃牛肉麵都花光了,現在喝瓶啤酒,還沒有人帶錢!你們好意思嗎?好意思嗎?好意思嗎?」

他邊說一句「好意思嗎」,手就往其中一個人的頭敲下去。

看著這一幕,我只好把櫃檯上的四瓶啤酒收到下面去,然後坐回椅子上,繼續看我的三民主義。

高個子先生突然走到我前面,露出非常迷人的笑容,「小姐,是這樣的,我們剛好忘了帶錢,可以讓我賒一下帳嗎?」

看到這個笑容,十個女生有九個會被電到,剛好我是例外那個,因為打工做到要死要活的我,窮到只有錢可以電到我。

我低下頭繼續盯著課本,用我的頭頂朝向他,「不行。」

「借賒一下啦,我明天晚上來的時候再一起付啊!」

「不行。」這次我連頭都沒有抬。

其他三個人發現朋友的美男計第一次失效,在旁邊笑到東倒西歪,「靠!看阿磊吃鱉,為什麼心裡有種莫名的爽快!」「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昨天還比我們多喝一杯珍奶,想不到有今天這種下場。」

他不死心繼續問:「為什麼不行?」

他的問題讓我瞬間愣住,課本裡的字變得模糊。他怎麼會這麼理所當然地問我「為什麼不行」?這種買東西要帶錢的生活常識,他不知道嗎?難道人家問他上廁所為什麼不擦屁股,他還要問人家為什麼要擦嗎?

我抬起頭看著他,然後拿起一旁的紙跟筆,快速地寫下一串號碼,「如果你有問題,請你打我們老闆的電話,但可能要麻煩你在外面等到早上八點過後再打,他沒有那麼早起床,謝謝。」

接下來把紙條遞到他面前。

他接了過去,帶著笑容看著我。但我沒有興趣多看他兩眼,把視線再放回三民主義課本上,越想就越火大,到底為什麼餐飲科要讀三民主義?還要考試就算了,居然還是申論題!

高個子娃娃臉男生不曉得是什麼時候想開了,決定放棄賖帳。但從那天開始,每天凌晨四點半,就會看到他們四個人到店裡買啤酒,然後坐在外面的楷梯上。其他三個人是邊喝邊打鬧,倒是那個高個子娃娃臉總是一臉心事地看著遠方,學校裡的男同學在耍帥時也都是這樣。

後來,有一天,我中午上完課,回到家就接到老闆的電話,說早班的工讀生突然腸胃炎,問我能不能去幫忙支援。於是,我快速地換好衣服搭公車上班。在便利商店附近下了車,經過資源回收的老爺爺家時,看到那四個人在裡面幫忙。高個子娃娃臉正在幫爺爺釘櫃子,他突然抬起頭,和我對上眼,給了我一個微笑。我很快收回眼神,跑進便利商店。

老闆一看到我來,好像得救了一樣,「明怡,還好妳可以來幫忙,我老婆回越南,我還要照顧兩個小的,都快忙死了,今天差點沒辦法營業。」

我笑了笑,對老闆說:「老闆,你去忙你的,這裡我來就可以了。」

「好,那就麻煩妳了。對了,儲藏室裡我拆了一堆紙箱,還有一些可以回收的盒子,等等我會去叫伯伯過來收,妳不用特別搬出去,有幾個年輕人會幫忙伯伯,讓他們直接進來搬就好。」老闆邊說邊脫掉背心,準備離開。

我突然非常好奇,忍不住問老闆,「那些年輕人是老爺爺的親戚嗎?」

「不是啦!他們四個好像是最近剛搬來附近的,我是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啦!不過那四個年輕人還滿善良,前一陣子才去幫後面獨居的婆婆整理房子,很厲害耶,四個人自己補牆壁、粉刷有的沒的,我本來還以為他們是混混。」

這答案還滿出乎我意料的。

   老闆拿了自己的包包,離開便利商店前對我說:「對了,妳今天上到十點就好,不要再接大夜班,妳還要上課,這樣太累了,早點回去休息才有公車搭。我這兩天會再請我朋友的兒子來幫我顧,謝謝妳啦,明怡。」

***

老闆離開後,我開始工作。但不知道為什麼,高個子的娃娃臉時常從我腦海裡跳出來。尤其剛剛我們對視時他的眼神,不斷出現在乖乖上、出現在純喫茶上、出現在肉包上。一直到我交接完今天的工作,走在回家的路上,那眼神還是一直在我眼前揮之不去。

我嘆了口氣,發現一定是自己肚子太餓的關係,從早上吃完早餐,直到現在晚上十點半我幾乎都沒有進食。於是我往前走,決定好好犒賞自己一番,在牛肉麵店裡叫了牛肉湯麵,還有五顆水餃。

吃得正開心,高個子娃娃臉竟突然出現,還在我旁邊坐下。我把水餃塞進我的嘴裡,眼睛盯著他,他也看著我,給我了一個微笑。我差點嗆到,沒有理他,回過頭繼續吃我的東西。

他沒有找我說話,只是坐在旁邊。過了五分鐘,他的牛肉麵上來了,熱情地跟老闆娘寒暄了幾句,老闆娘馬上又端來滷牛肚和滷牛腱招待。只能說這個人真的到哪都很吃得開。

他把牛肚和牛腱推到我面前,笑著對我說:「一起吃。」

我搖了搖頭,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掉自己的食物。沒想到他比我更快,我們同時付了錢,同時走出店外。我故意走得很慢,讓他走在我前面,我看著他白色的T恤後面髒了一塊,褲管上還有些木屑,但他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很自在地哼著歌。

看著他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很想嘆氣。

突然,他的腳步停住了,走在他後面五公尺的我也停住了。他面前站了個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兩個人一開口就吵起來,聲音非常大,但我不知道他們在吵什麼,一句也聽不明白。高個子娃娃臉突然轉身,我們的眼神再一次對視,當下我完全不知所措。

中年男子突然抓住高個子娃娃臉的手。他臉上沒有了笑容,神情很憤怒地用力的甩開中年男子的手,往我這個方向走過來。我才想閃開讓他過,他已經二話不說牽起我的手,拉著我走,然後越走越快、越走越遠。

直到我從驚慌中回過神來,才意識到自己被一個陌生人牽手走了那麼遠的一段路。我甩開他的手,然後我們都停下腳步。我難得失去冷靜,高分貝地問著他,「你沒事拉我走幹麼?」

原本表情很凝重的他,馬上又露出笑容,翻臉比翻書還快。他笑著說:「我也不知道,就是直覺地拉了啊!不然妳要繼續站在那裡嗎?」

「我不會繼續站在那裡,因為我要回家!」我難得大吼,然後才想到我要回家的事,接著看了手上的錶一眼,居然已經十二點半了,過了回家的最末班公車的時間,想到要再花錢搭計程車,我心都痛了。

結果他只淡淡回了我一句,「是喔。」

不然呢?

我不想理他,轉身往回走,決定步行回家。反正剛吃飽,很有體力,能夠省多少是多少。畢竟我總是交完一學期的學費就要開始準備下一學期的學費,寧願沒錢念書,也不會跟父親開口要。

他馬上走到我旁邊,「我送妳回去。」

「不用。」我連看都不看他,直接拒絕。

但他依然跟著我,走在我旁邊,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過去,我們都沒有任何的對話。一直走到家附近,我正打算開口叫他離開時,他卻比我先說:「剛那人是我爸。」

我停下腳步看著他,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件事,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不是嗎?

他也停了下來看了我一眼,但沒有打算停下這個話題,繼續說:「他很有錢,卻連自己父親的喪事都沒有過問……」

我對別人的私事不感興趣,就像我也希望別人對我的事不要過度關心,那會讓我壓力很大。所以我開口阻止他,「停!我不想知道,你可以不用告訴我。」

我話一說完,就看到他的眼睛裡好像閃過一道祈求我聽下去的眼神,隨即又恢復平常。即使只有一秒,我也能感受那眼神裡的求救訊息,似乎釋放了他一直以來心中的壓抑。

突然覺得,我們好相像,都好會假裝。

他再次把面具戴好,對我露出了微笑,恢復到那副厚臉皮的模樣,沒有理會我的拒絕,他開始對我交代他的祖宗十八代,說他父親的事、他母親的事、他爺爺的事、他妹妹的事,還有他自己的事。

可是我居然沒有叫他閉嘴,乖乖地走在他旁邊,聽著他說的每一句話,和發生在他身上的每一件事。不知道我們在家附近繞了幾圈,也不知道我們走了多久,只知道從那天開始,我和他就緊緊地牽扯在一起。

一年、兩年,不知不覺來到了十年。

我躺在床上,狠狠地嘆了口氣,不知道未來的十年我們會變得怎麼樣?

「未來」這兩個字凍得我一整個晚上失眠,我只能綣縮在床的一角,等待太陽出現。

(明日待續)

本文出自《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雪倫Sharon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