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5】

Share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1】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2】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3】

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4】

以前,總覺得未來還好遠,日子隨便胡亂地過。一轉眼,竟然就來到讓你認清現實的這一天,才發現未來已經來到自己面前,逼得自己驚慌失措,搞得自己坐立難安,但又無計可施。我該拿未來怎麼辦?

當我越靠近未來,卻越抓不住未來。

失眠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當官敬磊告訴我,說他決定要投身在志工這個行列時,那時我是多麼為他驕傲。看著他往全台灣偏遠地區跑,到最後還拿到國際志工的證照,變成全世界不停地飛,我總會在他要離開我的那一天習慣性地失眠。

因為太想念他的樣子,所以努力地想著他的臉;因為太想念他的聲音,所以不停地想著他對我說過的每一句話;因為太想念他的一切,所以每天都要複習我們曾經擁有過的記憶。

十年很長,但他真正在我身旁的時間短到讓我不敢去算,我害怕現實會讓自己崩潰。

他曾經到尼泊爾一整年,那一年裡我們只通過三次電話。也曾經到肯亞兩年,期間只回來過台灣一次,四天又十八個小時。其他無數次的飛行,他去過的無數個國家,他停留的無數時間,我已經記不住。

一開始,依依和樂晴還常跟我開玩笑,什麼「現代王寶釧」、「進階版牛郎織女」,還有「二十一世紀最後一位忠貞聖女」。但當我和官敬磊分開的次數和時間越來越多,她們反而比我更笑不出來。看著我和官敬磊的戀情,他們比我這個當事人更加無奈。

我知道,她們其實很問我要不要為自己好好考慮一下。

但她們什麼也沒有多說,因為,她們知道我對官敬磊的牽掛有多深。而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竟會如此深愛官敬磊,比起永遠失去他,那我寧願先失去我自己。聽起來很傻對嗎?但這不是傻,是愛一個人的妥協。

失眠的這個晚上過去,我昏沉沉地坐起身,身上的襯衫已經皺到不行。我努力下床站了起來,一股暈眩感從腳底衝上頭頂,眼前突然暗了一下,再張開眼時,覺得頭痛到快爆炸了。

全身無力地走出房間,打算到廚房喝杯水,一開門,就看到立湘坐在客廳看電視新聞。她聽到我開門的聲音,轉過頭來看著我,對我指著桌上的水還有藥丸。我笑了笑,走到她旁邊坐下,然後拿起藥丸和水一口吞下。立湘問我,「需要幫妳按一下百會穴、太陽穴還是行間穴嗎?」

我搖了搖頭。

依依、樂晴還有我,我們三個人只要喝太多,隔天頭都會爆痛。立湘不愛喝酒,因為她覺得不能控制自己是很可怕的事,所以她的角色常會淪為司機或按摩師。

樂晴剛好從廚房走出來,看到我已經起床,嚇了好大一跳,「欸,才七點耶,妳不是十點才上班嗎?」

我對她笑了笑,「就是醒了。」我也很想睡啊!對一個失眠的人來說,最想做的事永遠都是好好睡一覺。

「藥吃了沒?」她繼續問。

我點了點頭,她給了我一個很滿意的微笑後,走到大門口把門打開,孫大勇就站在門外,還拉著行李箱,滿臉憔悴,正常來說,看到自己男朋友一下飛機馬上風塵僕僕趕來和自己見面,應該衝上前去給他一個擁抱才對。

但樂晴直接戳了孫大勇的額頭,很不客氣地對他說:「我是不是叫你直接回家嗎?坐了十五個小時飛機,還來這裡幹麼、幹麼、幹麼!」邊說一次幹麼,手指就狠狠地往大勇的額頭戳去。

孫大勇摸著紅通通的額頭,可憐地說:「因為我想吃完早餐再回家睡啊!」

這時候如果說:「因為我想看妳一眼再回家睡覺。」不就能憾動人心,浪漫指數百分百了嗎?可惜孫大勇很會打電動,但不會什麼甜言蜜語,當然又白白挨了樂晴好幾下,才讓他進門。

***

孫大勇一走進來,馬上癱在三人座的沙發上,然後對著我和立湘揮揮手打招呼。我笑了笑,丟了個抱枕給他,讓他躺得舒適一點。他感動地看著我說:「明怡真好,溫柔又有女人味。」

樂晴在廚房聽到這句話,聲音馬上從廚房傳了出來,「對,我不溫柔又沒有女人味,整身都是油煙味,都不知道是誰一下飛機就馬上傳訊息order一堆菜單,什麼水波蛋、什麼鮪魚起司鬆餅、什麼海產粥,老娘這麼辛苦是為了誰?」

孫大勇馬上從沙發跳起來,然後朝廚房的方向跪下,大聲地往廚房的方向吶喊,「我錯了,已經跪下。」再對著我跟立湘使眼色。

我笑了笑,大聲說:「我作證。」立湘的眼睛沒有從電視新聞移開,也直接說:「我也作證。」雖然這種情景幾乎每天都會發生,但我還是覺得很好笑,而且好羡慕這樣單純的鬥嘴,平凡又幸福。

這樣的情景,幾乎不會發生在我和官敬磊的之間。

聽到廚房裡繼續傳出做菜的聲音,孫大勇才又癱回沙發上,不到三秒又彈起來,跑到玄關那裡翻自己的行李箱,然後拿了大一包東西給我。我疑惑地看著他,他開口對我說:「這是敬磊交代的,他知道我這次帶團去義大利,叫我幫忙買鞋,說妳工作要常常站又要走來走去,可是妳都買便宜的鞋子……反正就是要送妳的啦!」

我接了過來,拆開一看,裡面有一雙要花掉我一個半月薪水的名牌鞋,我看著手上的鞋子,百感交集。比起感動,更多的是不捨,我捨不得他用微薄的收入買這麼貴的鞋子,因為我知道他做的事有多辛苦。

「很感動吧!我還硬是跟在女團員後面,拜託她們給我意見,還請她們喝飲料。我難得這麼用心,居然還不是買給樂晴的,哈哈哈!」孫大勇笑到一半馬上停住,臉上表情又開始扭曲,因為樂晴剛好從廚房走了出來。

「你不用對我用這種心,我又不穿高跟鞋,你只要把你的電動給戒了,我就會很感動了。」樂晴走到我旁邊。

孫大勇繼續癱回沙發上裝死。

樂睛瞪了他一眼,轉過頭俏皮地對我說:「難得想稱讚官敬磊一下。妳鞋櫃那兩雙高跟鞋修了好幾次,真的拜託可以丟掉了!」

我笑了笑,點點頭。

但我知道我不會穿,因為我不曉得該用什麼心情穿它。

把鞋拿回房間收好,我快速地洗了個澡,吹乾頭髮,換上乾淨的衣服,把自己帶回準備上工的狀態裡。走出房門,看見孫大勇拿著碗在沙發上睡著了,樂晴和依依在餐桌前吃早餐。

依依一看到我,馬上對我招手,「明怡,快過來吃早餐,樂晴的新料理,翡翠魚生粥,超好吃,我吃第二碗了。」

我微笑著走了過去,樂晴快速地把放在一旁的粥推到我面前,「我剛才盛起來放了一會兒,比較涼了,妳趕快吃。」

「頭還會痛嗎?如果很不舒服,要不要叫康尚昱幫妳請假?」依依看著我繼續問。

「不用,我很好。」我笑著搖了搖頭,拿起湯匙開始喝粥。

接下來的時間,我們三個人幾乎都沒有對話,我知道她們想問,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我的心情有沒有受影響,但她們知道,我的答案永遠只會是,「沒事,我很好。」所以誰都沒開口。

但不管是誰,不管有沒有事,其實我們都必須努力讓自己很好。

快速地喝完粥,到巷口買了杯咖啡,搭上固定路線的公車,準時到公司打卡、換制服。日子就是這樣平凡無奇,卻又充滿大大小小的挫折,當你覺得忍耐到達極限,才發現自己的忍耐力根本沒有上限。

本文出自《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雪倫Sharon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