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賈永婕的10個婚紗愛情故事─閨蜜(上)

Share

陪新娘來店裡看婚紗的人,除了情人、婆媽、姊妹之外,更多是新娘的閨蜜陪著來。宜靜是三年前來C.H拍婚紗照的新娘,當時陪她選婚紗的就是閨蜜小艾;這次換小艾結婚,宜靜陪她來看婚紗,理所當然。

剛開始,曾經接待過她們的業務小蘋果,並沒有覺得太奇怪的地方,直到和她們談到婚禮伴娘的服裝時,小艾告訴小蘋果:「伴娘,就是宜靜。」時,她聽了是滿腹疑問。

「她們年輕人會不會是因為不懂禮數?所以不知道已婚的太太,不能夠再當伴娘?還是她們百無禁忌,毫不在意?」小蘋果告訴我時,我提醒她,不管客戶在不在意?知不知道?我們都應該再跟她們提醒或確認。所以,當兩人再次來店裡溝通一些拍照細節時,小蘋果私下就「伴娘人選」的問題,提醒了新娘。

「謝謝妳提醒,我不忌諱這些的,況且宜靜目前單身。對我來說,她願意主動當我的伴娘,陪著我張羅這些結婚細節,對我來說很重要,也是對我最大的祝福。」小艾話說的語重心長,勾起小蘋果的好奇心。

「總經理,既然新娘不介意,我當然也就沒有繼續往下說。不過,我就是覺得怪怪的。沒想到第三次,小艾和準新郎一起出現時,我覺得新郎好面熟。經過我一番調查後,妳知道嗎?我有驚人的大發現,原來,小艾要結婚的新郎,竟然是宜靜的老公。」

接下來小蘋果被勾起的八卦魂欲罷不能,小艾、宜靜這對閨蜜間的故事,就這樣一點一點地被小蘋果挖了出來。

宜靜、小艾兩人從高中時代開始,就是好朋友。兩人要好,個性卻很不相同;宜靜,聰明外露、個性自我、任性隨意;小艾,相較之下,頭腦就比較簡單,帶點傻氣,所以相對她比較認命。

就像宜靜曾在大學時代,鬧過轟轟烈烈的事端一般。原來,怡靜在系上分組作業提出的創意構想,被學姊擅自剽竊,拿去作為校外論文的發表。宜靜發現後,相當氣憤。於是,拿著證據,直接在課堂當教授、同學的面前揭發學姊,這完全就是她的作風。

但專任教授卻認為,既然是分組作業,學姊如果也曾參與討論,就不能斷定學姊抄襲。於是沒有積極處理。宜靜不肯善罷干休,一路投訴告到學務處,要求學校處理,甚至還到學校公開的PTT要求公斷,引起軒然大波。搞到最後教授被調查,只是沒想到宜靜的下場,竟然是那學期的這門學科被當。

但如果相同的事情發生在小艾身上,小艾就會選擇息事寧人,最多也只是私下去告訴教授,教授如果不受理,小艾最積極處理的方式,大概就只會給自己尋找一個舒服的理由,消化掉負面的情緒,息事寧人。

因為個性互補吧,所以兩人結為好友以來,宜靜通常都是發聲的主角,而小艾的世界,也大都是繞著宜靜打轉。大學時,兩人雖然不同校,各自也都交往不同的朋友,但兩人的默契、交情,就是和後來認識的朋友不一樣。加上宜靜對人防衛心重,所以心裡有心事或想法,有時也未必真正顯露出來。所以,即便是曾交往過一陣子的男朋友們,也未必抓得住宜靜的心思,宜靜最常跟小艾說:「他們反正是不懂,我也不想說。」至於,小艾真懂宜靜嗎?宜靜就曾告訴小艾說:「我想妳當然也是不懂,不過這不重要,我就是放心講給妳聽。」而小艾反正也不喜歡複雜的事,宜靜說她不懂就不懂吧,反正宜靜願意講,她聽就是了。

而對小艾交往的男朋友們,宜靜通常也會事先警告他們:「不准欺負小艾!」,她就像是小艾的姊姊一般。其中曾發生過小艾交往過的男友小P,慣性劈腿,小艾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時,宜靜就直接找到小P,當場賞他一耳光,幫小艾出氣,甚至直接跟小P說:「你根本配不上小艾,請你離小艾遠點,能滾多遠就多遠。」。

宜靜大學畢業後,去了美國念書。兩人雖然相隔遙遠,但絡沒少過。這期間,無論工作或感情上的大、小事,彼此也都分享。

宜靜認識Allen是在朋友家的聚會上,那時候宜靜已經決定回台灣找工作,Allen則是一家電腦公司的工程小主管,原本沒有交集的兩人,是因為貓咪阿肥開始認識。宜靜準備回台灣,正在猶豫要不要把養了三年多的阿肥帶回台灣,或是幫它找到一個好主人寄養。宜靜認養阿肥的時候,阿肥已經是一隻高齡貓,加上在外流浪受過傷,所以經過醫生的診斷,年事已高的阿肥,並不適合飛機的長途飛行,但阿肥這三年多來,就像是宜靜在異鄉唯一的親人一樣,所以宜靜遲遲下不了決定。

因為一對夫妻朋友有意收養阿肥,但家裡其實已經養了三隻貓咪,宜靜怕阿肥受欺負,所以先去幫阿肥探探狀況。那天,Allen正好也在,宜靜進門的時候,Allen正跟貓咪玩得不亦樂乎,讓宜靜對他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那天實地探訪後,夫妻朋友的環境和愛貓的態度,讓宜靜決定把阿肥留給他們照顧。

宜靜當晚跟小艾視訊,還跟小艾說:「平常我不常在家,阿肥都是孤伶伶一個,未來如果有家人陪牠,會不會更好些?」宜靜告訴小艾,下午在朋友家遇見一個叫做Allen的男人,這是他提出來的論點,卻也是她從來沒思考過的問題。

因為阿肥,小艾發現宜靜跟她提到Allen的次數,愈來愈多。約莫兩個月後的某一天,宜靜突然視訊告訴小艾:「小艾,我懷孕了。我該生下來嗎?」在小艾的追問下,才知道孩子是Allen的,但糟糕的是在宜靜的認知裡,Allen根本不算男朋友,只是一個「人很好」的朋友而已。宜靜跟小艾說,Allen是一個很直白的人,認識不到三天,他就對她表示好感,也告訴她,他正在找一個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女友,並且認識宜靜的同時,他身邊也有幾個還在約會的對象。但如果宜靜願意給他機會,他就不會再和其他人約會。

「小艾,他真的是一個好好先生,脾氣好、對人也好,在我面前,他像是一個大人,理性而成熟。但我試過,我們之間,除了阿肥,沒有辦法有其他的話題。即便上床,我們的頻率也不對,他親吻我之前,還會刻意先漱口……,這對我來說,是不可思議的煞風景。我其實已經告訴他說,我們真的無法在一起。」

生?或不生?宜靜歷經一番掙扎,最後決定她要獨自把小孩生下來。視訊裡,她跟小艾說:「遇到Allen之後,連我自己都覺得我變得很不正常,我怎麼會和他上床?又怎麼會讓自己懷孕?甚至,我知道這個孩子,會綁住我的自由,應該拿掉她。但是,我卻鼓不起勇氣,決定生下小孩對我來說,實在是很懦弱的一個決定。」

懷孕初期,宜靜的狀況很差,根本沒有辦法坐長途飛機,所以延宕了回台灣的時間。有一晚,宜靜大量出血,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打了電話跟Allen求救。後來,他當然也就知道他是小孩的爸爸。

接近感恩節前的一週,小艾接到宜靜的電話,電話裡她告訴小艾,要飛回台灣辦婚禮,希望她能事先為她張羅婚禮細節、像是挑選婚紗、拍照等。一週後,感恩節當天,宜靜就和Allen回到台灣,很快時間將婚禮到位完成,給雙方父母一個交代後,兩人就又一起飛回美國。

宜靜決定結婚,小艾是意外的。尤其是見到Allen本尊之後,她怎麼看他,他都不像是可以闖進宜靜生活裡的那個人。Allen進退有禮,真的就像宜靜形容他的,是個懂事的大人;相形之下,宜靜就像是個任性的大小孩。大人照顧小孩,要很有耐心,大人照顧小孩也要很周到,只是小孩哪可能乖乖聽話?宜靜說,婚後發生第一個嚴重的衝突,就是因為產檢。宜靜產檢,Allen每次都會儘量請假陪伴,新手爸爸得失心很重,有次例行產檢,Allen沒有事先跟宜靜討論,竟然請醫生安排一個非產婦必要的例行檢查項目,當下,宜靜覺得Allen真的很不尊重她,不但拒檢,回到家兩人還為這件事,吵得不可開交。「那是一個寵物傳染病的篩檢,我不懂,這關阿肥什麼事?阿肥怎麼可能有傳染病?非要做這樣的檢查,我實在不懂為什麼要做?而且事先不跟我商量?」

宜靜說,她當下很難忍受,他對阿肥的質疑,就像疑神疑鬼一個親人得了傳染病一般。而且,她更在意,Allen根本不尊重她,「小孩在我的肚子裡,是不是要從我身上取走什麼,應該要事先讓我知道,並且同意。」

小艾說,宜靜跟她說這件事時,她雖然靜靜聆聽,也勸她不要生氣,但其實心裡很納悶宜靜的情緒。她心想:「這有什麼好生氣?如果所有檢查,都是為了共同孩子的健康,那的確是需要做的。況且Allen的擔心,也是新手爸爸的正常反應。」但,小艾,沒有把自己真實的想法跟宜靜說。

當然,這件事在Allen不斷的道歉下,終於還是平息了宜靜的怒氣。

懷孕七個月時,宜靜不顧醫生搭機危險的警告,堅持要回台灣生產。Allen也只好順從宜靜的想法,Allen臨時請了幾天假陪宜靜回台灣,來去匆匆,安頓好宜靜母子,才趕回去上班。臨走前,Allen第一次單獨約小艾吃飯,「妳是宜靜最好的朋友,她很依賴妳,因為臨時決定回台灣生產,時間太匆促,所以我必須趕回去交接工作,才能再回來。我不在的時間,只能拜託妳多多關照宜。」Allen說,宜靜這一個月來,總是怪怪的悶悶不樂,問她怎麼了?她總是說:「累了!」Allen問多了,她就會大發脾氣。後來就突然跟Allen表明,非要回台灣不可。「我其實也覺得,她回台灣生孩子比較好,我有時候工作忙,真的也無法一直陪她。她在這裡,有熟悉的家人和妳這樣的朋友陪她,我想這樣,她情緒應該會比較穩定。」Allen說,他回美國交接工作後,就會趕緊回台陪宜靜,之後,只要宜靜想留在台灣,他就請調回台定居。

Allen一走,小艾看宜靜好像如釋重負,覺得十分奇怪,小艾問宜靜:「你們夫妻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宜靜回小艾:「我好像從婚姻的牢籠裡逃了出來,我幾度想跟Allen提分手,但孩子畢竟還沒出生,看他樂在當爸爸的喜悅中,我根本沒有勇氣,告訴他我想要離婚。而且不管我怎麼發脾氣,他都默默忍受。」

宜靜說,她很不開心、很不快樂。兩個人在一起生活,Allen對她既周到又好;像是他打呼聲很大,怕吵到她和寶寶睡覺,竟然主動跑去醫院做手術;家裡的家務,也都自己動手整理,雖然不至於到有潔癖,但他明明就是一個生活井然有序的人。宜靜覺得,她出現在他的生活裡,就變成把他生活搞得一團亂的人;而Allen闖進她的生活,他就像是一個老師,雖然不至於到嘮叨的長篇說道理,但她卻也被迫Follow他的很多規矩。所以,無論他怎麼對她好,她都覺得嫌棄、生氣,他做越多,她越覺得喘不過氣來,覺得自己快被他的好,窒息。「我不敢坦白說實話傷害他,所以只能先逃開。」

不過,宜靜逃開的時間,並沒有很長。Allen真的如他告訴小艾的,交接了美國的工作,申請調回台灣。宜靜生產前,他就回到宜靜身邊。而隨著宜靜的反覆無常,Allen因為求助於小艾,他跟小艾的接觸也就越頻繁。但介入越多,小艾就越同情Allen,在她看來,Allen沒有哪裡做錯,有錯也只是錯在他並不知道,宜靜一點也不愛他。

小孩生下來,他喜孜孜抱著剛生出來的兒子,到宜靜身邊給她看,Allen才正感動開口說:「老婆,妳辛苦了!」沒想到,宜靜竟然回他:「Allen,我們離婚吧!」Allen一頭霧水,以為宜靜產後憂鬱,除了求助醫生,同時也求助小艾,小艾雖然不明白宜靜提離婚的時機,卻也不覺驚訝。只能反過來安慰Allen,這只是新手媽媽的一時情緒,宜靜會改變想法的。

賈永婕的10個婚紗愛情故事─閨蜜(下)

本文出自《賈永婕的10個婚紗愛情故事》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時報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