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時候忽然到了

Share

米琪一直習慣手洗貼身衣物,那一天,她在後陽台洗完自己的內衣褲,接著洗男友的內衣褲,用手揉搓著,忽然感到不耐煩。她覺得那條褲子的花色不好看,根本就很難看,到底是什麼時候買的?在哪裡買的?怎麼會挑這樣的花色?是誰幫他挑的?是哪一個女人?這會不會又是一段曖昧的情感?甚至根本就是隱瞞住她的一段姦情?

她揉搓著那條內褲,感到噁心、頭暈,她停下動作,撐著身子站了一會兒,然後,洗淨了手,走回房間,撥通了電話,對正在上班的男友說:「我們分手吧。」

米琪三個月後對我們敘述這段經歷,大家都聽得瞠目結舌,一時之間,做不出任何回應。

米琪和男友相識時,我們這些朋友都不太看好,因為那個男人的情史豐富,他和米琪戀愛時,據說前一段關係也沒有處理得很乾淨。但米琪的說法是:「其實他已經處理好了,是那個女人一直不肯放手,而他又太心軟了。」很多關係需要的,也就只是言之成理的說法,米琪說服了她自己,我們當然沒什麼好說的了。

男友對米琪真的很體貼,接接送送,毫無怨言,前兩年確實是水乳交融的狀態,他們希望買了房子再結婚,因此過起同居生活。然而,男友換了工作之後,擔任採購,常需要出差和出國,又開始傳出一些曖昧的情事,甚至還有被米琪當場撞見的。這些事對米琪打擊很大,她陷入深深的低落中,去做心理諮商,也辦了留職停薪,但是,她並沒有和男友分手。因為她相信男友的說辭,也覺得真愛就是要面對許多挑戰,一次又一次,她努力說服自己。

「想到要離開他,我就痛苦到快要死掉了,我沒辦法和他分手。」那時候,她是這樣回答我們的關心的。

連她自己也沒想到,幾個月之後,某個洗衣服的早晨,突然之間,再也無法忍受和這樣的人繼續相處下去了。一邊說著愛,一邊止不住的出軌,這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人生。

「也許,妳早就想要離開他了。」我說。

「也許吧。只是那一天,時候忽然到了。」米琪心平氣和的說。

本文出自《愛一個人》皇冠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張曼娟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